首页 > 财经 > 正文

逐鹿中国版Clubhouse:音频社交创业的本土化挑战

2021年02月2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申俊涵 

随着对话吧、CapitalCoffee等产品接连推出,中国版Clubhouse将面临怎样的机会与挑战?

随着对话吧、Capital Coffee等产品接连推出,中国版Clubhouse将面临怎样的机会与挑战?

今年2月初,在特斯拉创始人马斯克“网红带货”效应的影响下,美国音频社交软件Clubhouse迅速获得破圈的影响力,成为全网追逐的热点。

Clubhouse的火爆也点燃了国内互联网从业者的创业热情,有业内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目前国内有上百个团队在进行中国版Clubhouse产品的研发布局,有些团队甚至过年期间也在加班加点。

据记者了解,国内正式亮相的首款逐鹿中国版Clubhouse的产品,当属映客推出的对话吧。据映客创始人奉佑生透露,公司春节前就探讨过Clubhouse这款产品,旗下团队通过数天连续加班,在除夕就上线了该产品。

2月20日晚,奉佑生与金沙江创投合伙人朱啸虎、昆仑万维创始人周亚辉等人在对话吧APP上进行的对谈,让该产品迅速吸引大量用户的关注。不过让人意外的是,22日,对话吧在安卓和苹果商店均已下架。对此,对话吧相关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回应称,下架主要是因为团队正在进行一些产品功能的调整,已下载产品的用户仍能进行正常使用。

与此同时,36氪集团旗下公司鲸准(不在已经上市的主体36氪内)推出的Capital Coffee,在2月21日上线测试版。产品与对话吧、Clubhouse一样是邀请制形式,上线后吸引了不少创业者和投资人的涌入。

随着对话吧、Capital Coffee等产品接连推出,中国版Clubhouse将面临怎样的机会与挑战?

音频创业价值被重估

据了解,在今年2月初蹿红的Clubhouse其实诞生于去年3月,它由Paul Davison和前谷歌员工Rohan Seth共同开发,并在2020年4月上线。产品以邀请制形式冷启动,但在不到一年的时间里,已经拥有200万用户。同时,在近期完成新一轮融资后,Clubhouse的估值也达到10亿美元。

其实Clubhouse的火爆并不能完全归因于马斯克的“带货”,他只是加速了这款产品出圈的进程。

艾媒咨询CEO兼首席分析师张毅对21世纪经济报道分析称,从产品形态的角度来说,以往互联网产品主要是通过文字、图片、视频进行信息的传递,对用户来说,接收信息是以眼睛为主、耳朵为辅。但随着产品和技术的发展,用户接触的手机屏等电子屏幕越来越大、时间越来越长,视觉享受已经达到一定极限,眼睛疲惫感也在增强。而声音作为信息载体的音频创业,则迎来了新的发展机会,Clubhouse的火热一定程度上也与此相关。

“与文字、图片、视频形式相比,音频实现广告收入会相对困难,这也是音频创业以往没有受到重视的主要原因之一。”创世伙伴CCV创始主管合伙人周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说。

他表示,但音频产品也有其它产品不具备的优势,它具有陪伴属性,是属于弱关注度、强需求属性的产品。当用户在使用图片、文字、视频产品时,需要眼睛一直盯着。但在使用音频产品时,用户不需要保持那么高的专注度,可以健身、开车、做家务,保持更高的时间自由度。

由此在音频创业赛道,国内市场也曾跑出YY语音、荔枝、喜马拉雅等产品。与同属于音频社交赛道的YY语音聊天室相比,Clubhouse到底有怎样的区别与魅力?

对此,周炜解释称,Clubhouse跟以往语音聊天产品最大的区别在于,用户话语权的差异。原来在语音聊天室产品中,要么由一位大咖分享观点,其他人严肃听课,要么是一堆人七嘴八舌,很难产生高质量的讨论。Clubhouse的变化在于,它常常是由核心的KOL主导讨论,听众如果感兴趣,举手后也有机会参与讨论。这样既保证了对话质量,又让听众有更高的参与度。

“我也很喜欢Clubhouse中,好友互相关注的机制。朋友参与的话题讨论,我也可以去旁听。对一些以往没有接触过的领域来说,这也是获得信息的全新方式。”他说。

中国版Clubhouse角逐战开启

当Clubhouse在美国火遍全网时,中国版类似产品也在春节后陆续出现,鲸准推出的Capital Coffee即是其中一款。

Capital Coffee项目负责人柴源对21世纪经济报道回忆称,自己最早也是因为听闻马斯克要在Clubhouse上做一场演说,作为马斯克的粉丝,他开始四处找邀请码,然后下载使用Clubhouse。

在马斯克演说当天,由于人数众多,柴源并没能挤进马斯克的演说间。但在Clubhouse其它房间闲逛的过程中,他无意中发现一些很久没联系的朋友,大家在平台上聊得火热。柴源也逐渐对这款软件“中毒”,一天最多甚至会在上边待8小时以上。

在使用Clubhouse的同时,柴源也在思考国内做类似产品落地的可能性。“当时玩Clubhouse的中国人很多是科技圈、创投圈的,鲸准也是在国内的创投领域服务多年,积累大量资源和客户群体。我们有好的冷启动的品牌背书,觉得可以尝试做相关的中国版产品。”他说。

于是,鲸准研发团队从2月12日大年初一开始做产品,最终测试版Capital Coffee在2月21日上线。

对于产品未来的商业模式,柴源坦言,目前产品还在发展的初期阶段,团队希望将更多精力放在功能完善和产品运营方面,商业化并不是现阶段考虑的重点。从长期发展来看,鲸准APP去年服务了接近2000家创业企业,帮助对接投资人进行融资。这些现有业务可以在Capital Coffee上进行嫁接,为创业企业、投资机构提供更多增值服务。

除了Capital Coffee以及上文提及的对话吧,国内还有不少团队在进行相关产品的研发。有业内人士对记者分析称,目前可以预判,微博、腾讯、快手这样的社交巨头,荔枝、喜马拉雅这样的垂直在音频领域的公司,都会进行类似的尝试。对创业公司来说,没有资金、资源方面的积累,跑出来的难度会非常大。

重在社区氛围、运营水平、本土化能力

“目前在市面上确实看到一些中国版Clubhouse的产品出现,它们在产品设计层面大同小异,有的甚至可以说是完全照搬Clubhouse。”周炜说。

在他看来,产品设计不是最关键的,最重要的是团队如何引导用户,让不同层面的用户都可以持续进行有效有趣有价值的沟通。最终决定成败的是从种子用户阶段形成的社区氛围,这是很微妙的东西。

比如周炜团队曾经投资了社交APP探探,当时很多人认为陌陌已经做得很大,探探并没有机会。但从社区氛围角度来说,两者存在很大的差异。探探是女性视角的产品,更关注女性用户的使用体验,而陌陌是男性视角的产品,这种差别让探探有获取不同用户群关注的机会。

“Clubhouse也不是在美国突然爆发的,它也有一年多的预热过程,形成比较成熟的社区氛围。在产品彻底出圈后,新来的用户基本遵守原有的规则,不会对产品调性产生太多的冲击。”周炜补充说。

周炜还表示,大公司借助现有资源做音频社交产品,优势在于可以迅速获得大量的流量。但这不代表就一定能够做成,最终决定成败的还是社区氛围的精细化运营。所以创业公司同样有做大的机会,创世伙伴团队也在密切关注相关的创业团队。

朱啸虎则认为,Clubhouse更偏向于知识分享,类似知乎的模式。这种模式在文字方面可以走通的,在语音聊天方面也是可以走通的,不过一定要做内容沉淀,做录播的回放。这个产品核心考验的还是运营能力,要能把用户留下来。核心的关键是,要把比较好的质量内容留下来,给到需要的用户。

周亚辉认为,Clubhouse是过去5年硅谷最为创新的社交产品,这个产品是真正面向整个IoT时代。如果Clubhouse、对话吧这样的产品,后续加上视频应用会有非常广泛的价值,能在教育、医疗及各种各样的垂直领域重构学习和交流的社群关系。

同时,周亚辉判断,未来Clubhouse在美国会是一款成功产品,估值甚至可能会超过推特。而中国版Clubhouse在国内遭遇的最大挑战可能是,中国人普遍不善于表达,是否能刺激中国人的表达欲,是在中国能否有类似Clubhouse产品存在的关键点。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