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正文

资源链接、研发抗疫新品——抗击疫情CSR能力研究之科技互联网行业篇

2021年02月04日  12:12  21世纪经济报道 21财经APP 

导语:科技互联网行业在本次疫情中的突出表现主要集中在相对捐献力度、专业能力、利益相关方维护以及企业反应能力这四个方面,尤其在专业能力和利益相关方维护这两项上,3

导语:科技互联网行业在本次疫情中的突出表现主要集中在相对捐献力度、专业能力、利益相关方维护以及企业反应能力这四个方面,尤其在专业能力和利益相关方维护这两项上,30家样本企业的得分均值几乎接近满分且内部波动非常小。

2020年12月19日,在21世纪经济报道举办的第十七届中国企业公民论坛上,21世纪企业公民研究中心发布了“中国企业抗击新冠疫情CSR能力研究报告”。该报告根据捐赠总额、捐赠总额占2019年净利润、救援效果、利益相关方维护、专业能力、领导者带头作用、反应能力等七个方面指标,对科技互联网、工业制造、金融、汽车等行业的近300家样本企业在疫情中的CSR能力进行综合评估,评出了得分排名前10位的CSR能力卓越企业,并根据得分对各行业的企业进行了CSR能力评级,及行业CSR能力分析。

以下为科技互联网行业的报告内容。

一、抗击疫情CSR能力总分评级

依据CSR总分排名将30家科技互联网样本企业划分成四个等级,其中前5名为AAA级,依次是:阿里巴巴、京东、华为、小米、腾讯;6-10名为AA级,依次是:中国电信、中国移动通信、中国联通、58同城、联想。其余的为A级和B级。

表1  A级以上科技互联网企业CSR总分评级表

图1  A级及以上科技互联网企业CSR得分情况的柱状图

二、行业内分析

结合30家样本企业CSR一级指标得分来看,科技互联网行业在本次疫情中的突出表现主要集中在相对捐献力度、专业能力、利益相关方维护以及企业反应能力这四个方面,尤其在专业能力和利益相关方维护这两项上,30家样本企业的得分均值几乎接近满分且内部波动非常小。

从雷达图来看,行业整体在行动效果和领导者的带头作用方面的表现略有欠缺,30家代表性企业在这两项一级指标上的平均得分分别低于该项满分的75%和65%。行业内部表现差异较大的方面在于绝对捐赠数额、行动效果以及领导者的带头作用。

从分级统计图来看,不同CSR级别企业之间的得分差距主要体现在行动效果和领导者的带头作用两方面。CSR总分前十的AAA级、AA级企业在行动效果这一项上的平均得分与后面两个评级的企业之间出现了明显的断层,B级企业在领导者的带头作用方面的平均水平也明显不如前三层级。

表2  30家科技互联网企业各项一级指标得分的描述统计结果

图2  30家科技互联网企业一级指标均分与各项满分之比的雷达图

图3  30家科技互联网企业分级均分的面积图

三、行业CSR能力分析

以这30家企业CSR的评分情况为依据,我们认为在这场疫情中,科技互联网企业的社会责任行动表现出如下几个行业特征:

1.行业整体在相对捐献力度、专业能力、利益相关方维护以及企业反应能力这四项上的表现较为突出。

相对捐献力度指的是企业在本次疫情中捐款捐物总额占企业上一年度净利润的比例。在这30家企业中有27家捐赠总额占企业上一年净利润之比超过了2‰。在专业能力方面,互联网企业充分发挥其科技研发能力以及资源链接能力,第一时间针对本次疫情创新产品、提升服务,有效整合各方的信息和服务资源,积极开展跨界合作,共同助力战胜疫情。利益相关方维护主要是指针对客户、员工、合作伙伴以及市场秩序的保障措施。科技互联网企业运用其技术优势积极推行远程办公,维护企业员工的生命健康,免费开放各类线上资源、不断丰富线上服务体验,惠及广大用户。同时,平台型企业积极出台针对商户与合作伙伴的扶助与补贴计划,有效维护行业生态和市场秩序。在企业反应能力方面,近半数科技互联网企业(14家)在武汉封城当日或更早的时候便采取了积极的抗疫措施,充分体现了消息迅敏、行动灵活的行业特质。

2.在绝对捐赠数额、行动效果和领导者的带头作用三方面,行业内部的差异悬殊。

绝对捐赠数额受到企业体量的影响,因此不同规模的企业在捐赠能力方面有较大差异。行动效果主要指企业直接援助抗疫一线并为疫情控制或救助带来重大效果。在通讯、科技与智能物流方面具备明显技术优势的企业在这一指标上表现突出,这些企业积极响应国家号召,第一时间调配物资、组建团队支援定点医院的建设,为战胜疫情赢得了宝贵的时间。平台型企业则充分发挥其资源链接作用,多方联动筹集善款物资并直达武汉及湖北各市医院。头部互联网企业的领导人也在本次疫情中起到了非常重要的推动作用,表现出色的企业家不仅在企业内部有序组织防疫行动、强力率领抗疫援助,更面向行业伙伴乃至全体社会公众发出呼吁,对抗击疫情起到了积极的引导作用。

3.在行动效果和领导人的带头作用方面,行业整体的表现有待提高。

除去少数几家头部企业,大部分互联网公司支援一线的积极性略显不足。多数企业充分利用其平台优势和线上资源开展远程支援,但在参与实地援救方面的投入较为有限。企业领袖的正面号召力量也主要局限在一些头部企业领袖之间,更多的互联网企业领袖还未能充分发挥其社会引导力。

 >>>点击此处,进入聚焦丨第十七届中国企业公民论坛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