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钟伟专栏丨纵使贪婪,也需耐心

2021年02月06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钟伟 

贫富分化是个令人忧虑的全球现象,太少的富人拥有太多财富,并且日益不劳而获;太多的穷人纵然风雨兼程,却也只能养家糊口、薄有积蓄。

钟伟(民生加银基金首席经济学家)

贫富分化是个令人忧虑的全球现象,太少的富人拥有太多财富,并且日益不劳而获;太多的穷人纵然风雨兼程,却也只能养家糊口、薄有积蓄。纵你是互联网巨头、开发商首领,若尝试外卖骑手网约车司机,起早贪黑也恐无法致富。这就是阶层和分工,公还是不公?因此对收入不丰厚者,如履薄冰地做理财,就显得尤为重要。

一种可能的赚钱方式,可概述为三个押注,双份耐心。

一是押注中国。全球经济动荡不已,中国经济很可能是在不确定性时代,经济前景最为确定,宏观政策斡旋空间最为宽绰的。从现在到2035年的政策愿景,是实现GDP翻倍并迈入中等发达国家,这意味着期间中国经济年均增速大约维持在4.8%,在2035年之前,中国经济体量可能达到32万亿-33万亿美元,超越美国或与美并驾齐驱,中国人均GDP达到2.5万美元以上。从现在到2025的“十四五”期间,中国将超越中等收入陷阱,稳妥地迈入高收入经济体的门槛,经济体量则可能在2025年之前超过欧盟,使美、中、欧三足鼎立之势凸现。而在2021年,中国名义和实际经济增速可能分别在10%和8%,明显快于全球增速。

不仅如此,在西方主要央行陷入零利率和量化宽松政策,无法自拔之际;在西方主权债务负担率日益高企之际,中国财政货币政策仍然努力维持常态化,比较稳妥地增长,和比较有余地的宏观政策,使得人们纷纷用钱投票,押注中国。不难观察到近年来外资持续流入中国金融市场,也不难观察到人民币日益坚挺,被寄予厚望。

二是押注权益。大类资产战略配置破局。大量研究显示,投资组合收益的94%以上,取决于权益、债券、商品、衍生品等大类资产的配置比率,而不是随机应变的择时交易。在量宽操作和超低利率大行其道之前,机构投资者惯例是债券、权益和其他各配置60%、30%和10%,但流动性环境的剧变根本上动摇了权益和债券的收益比,甚至使高盛都叹息战略配置面临巨变,而习惯于配长债的养老金和年金等机构投资人更为苦恼。权益超配一枝独秀。2010年底至今,美股始终牛市;日经则创出30年来的高点;A股其实从2016年初熔断之后,虽有波折却大致牛市脉络。回顾2020年创业板和纳指分别涨了65%和45%;沪深300涨30%,标普和日经225则都涨了18%以上。债市的2020年也还差强人意,美债指数、欧债指数和中债指数分别上涨7.5%、4.0%和2.9%。但和股指不可同日而语。美联储面临的痛苦是,零利率之后还能不能负利率?通胀回升会否从预期变为真实?

押注权益很大程度上是流动性泛滥带来的新难题,但好在A股泡沫没有西方那么大,中美战略竞争和中国“双循环”机制,可能使中美股市联动弱化。考虑到2020年恒生指数微跌,因此看好港股A股成一时之风气。

三是押注科技创新。投资就是预见未来,而不是浏览过去。全球经济增长衰微和流动性泛滥并举,造成了权益市场的热闹,尤其是对科技成长的憧憬,憧憬即结构性牛市。不是所有股票都涨,和上市相比,中石油市值和股价还剩下多少?大型银行和头部地产的估值又如何?2020年,和中小创的涨幅相比,沪指和上证50则大为逊色。从2001年以来,股价涨幅最大的20家公司,股价上涨在46倍到415倍之间,涨幅超过10倍的公司多达168家。从2011年以来,股价涨幅最大的前20家公司,上涨至少19倍到50倍之间,涨幅超过10倍的公司有67家。2016年以来,涨幅最大的前20家公司,涨幅在13倍到54倍之间。2016年以来,涨幅5倍的公司有93家。以5年、10年、20年的视角观察,A股出现大牛股的概率始终不低于5%,牛股有九成以上,出没于不超过六个行业,即医疗生物、食品饮料、电子、机械设备、化工,以及互联网行业。那些失去了价值创造和投资者认可的所谓估值便宜行业或公司始终未有大起色,偶有机会,也仅充当让科技成长重新上马的踏脚石。

科技成长没有泡沫吗?在市场随处可见百倍市盈率十倍市净率的标的之时,科技创新之昂贵还是让人咋舌。这就是成长烦恼和估值证伪,其中一部分将是光环效应下的泡沫,而另一部分则可能穿越周期茁壮成长。

在押注中国、押注权益和押注科技创新之时,特别需要有耐心,一种耐心是看惯分化的耐心。太多几十个亿市值的小公司看不到鲜明主业和成长气息,太多暮气沉沉的传统行业和企业看不到转型的紧迫和亮点。它们被以年轻人为主的、朝气蓬勃的基金经理们冷落是很自然的,机构抱团也罢,英雄所见略同也罢,权益市场的严重分化在所难免,长期低迷不振的行业未必值得捡便宜。另一种耐心是守得花开的耐心。金融从来都不是经济的核心,科技才是第一生产力,大量股票交易都只是你输我赢的;零和的噪声交易,股票在这些短期交易者手中只是筹码。基于预见未来的长期主义十分重要,再好的公司也需要以年计算,而不是以数周、数月计算的成长期。

一个老生常谈的笑话是,国王急切地想要看到年幼公主的未来美艳,众皆无措,一个方士称自己有办法,他的办法无非是带着小公主离开皇宫,云游十几年后归来,彼时公主已亭亭玉立,国王遂大喜云云。一个有可能的牛市在逐步展现,但纵然牛市也不是一飞冲天,纵使贪婪,也需要贪婪的耐心。对风险弱不禁风,对贪婪急不可耐,这种和长期主义乖离太大的人,不是时间的朋友,不易得到时间的奖赏。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