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对话壳牌全球下游业务执行董事海博:传统能源公司如何实现净零排放转型?

2021年03月10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綦宇 

石油行业传统商业模式正在走向末路,石油巨头们也要追赶全球能源转型的步伐,做出相应改变。

全球油价大幅波动、“碳中和”转型迫在眉睫……对于传统大型石油公司来说,外部环境从未显得如此严酷:他们必须要找到一条穿越减碳时代的发展道路。

2020年,全球除了美国以外的主要经济体,均发布了其各自的碳减排、碳中和目标及战略。其中,欧洲将在2050年达到碳中和,中国的目标则是在2030年实现碳达峰,2060年实现碳中和。

作为生产高排放化石能源的企业——石油巨头们面临着社会公众和投资者的诘问,被质疑能否在新的转型周期中延续此前的荣光。

更为糟糕的是,随着新冠疫情的大流行,全球油价出现了现象级的暴跌,意味着大量的石油资产面临减记甚至是放弃的风险。石油巨头们一方面既要追赶全球能源转型的步伐,另一方面又不得不减记甚至是抛弃当前的“现金牛”。

“我们石油总产量在近几年正在以每年2%的速度递减。”壳牌全球下游业务执行董事海博告诉记者,“但我必须强调,传统上游业务对于壳牌来说仍然是绝对必需的,它能够继续为壳牌提供我们投资于未来增长业务所必需的现金流。”

成为全球领先的电力公司

在过去一个多世纪以来,石油行业的商业模式从未变化——石油巨头们在全球收购油气田,并以此为基础向全球出售石油和天然气。然而,在当前形势下,这一商业模式正在走向末路,越来越多的国际石油公司在向一百多年以来的传统挥手告别。

壳牌宣布,每年的石油产量将降低1%-2%,十年后其石油产量将下降10%-22%之间。如果这一战略持续到2050年,那么壳牌的石油产量将大幅度下降35%-81%。

不仅是壳牌宣布将在未来逐年降低油气产量,它的两家欧洲同行——道达尔和BP甚至比壳牌做得更加激进。BP已经承诺将其石油产量削减40%,并在2020年之前将低碳支出提高到每年50亿美元。

相比之下,壳牌未来的投资策略显得更加“稳健”。海博向记者透露,在短期内壳牌会保持每年190亿到220亿美元的支出。一旦公司的资产负债率降低至650亿美元(目前754亿美元,负债率32%),在保证股东分派的基础上,进一步新增资本性开支。

“新增资本性支出会有很大一部分投入到未来增长业务领域。随着时间的推移,更多的资本会投入到未来增长业务领域。”海博说。短期内,壳牌在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入达20亿-30亿美元,相比之下,其在传统上游业务的投资仍高达80亿美元。

对于其可再生能源方面的投资远低于传统项目,海博解释称,“相较于传统上游业务和一部分的转型支撑业务的项目可再生能源项目属于轻资本类型的项目,对资本投入的需求没有那么大。需要更多的是一种运营支出,而不只是资本支出。”

而对于不同项目的投资回报率方面,在化工和化工产品领域,壳牌希望达到的内部回报率是10%-15%,面对消费者市场营销业务是15%-25%,可再生能源和能源解决方案领域要求相对较低,不过也需要达到10%以上。

对于转型的重点,此前壳牌CEO范伯登等对外表示,壳牌未来将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力公司。壳牌计划到2030年将销售约560万亿瓦时的电力,是目前销售电力的两倍。

海博告诉记者,为了实现这一目标,壳牌全球电动汽车充电网络要从目前的6万多个充电位增长到2025年的50万个左右,增幅超过7倍。

最大难点在于推动客户减碳

壳牌设定的碳中和速度呈现出明显的加速状态。

与2016年相比,2023年壳牌的净碳排放强度将下降6%-8%,2030年则是20%,到了2035年则为45%,2050年则为100%——彻底实现碳排放净零目标。

值得一提的是,在壳牌的远景目标当中,提到了使用植树造林等“碳补偿”的方法,与公司的碳排放进行中和。但这一方法的难点在于,已经有越来越多的公司宣布采用同样的方式,甚至欧盟都将种树作为碳补偿的重要手段,壳牌的努力在实际操作中很容易成为“海市蜃楼”。

这是因为,以地球目前每年吸收二氧化碳的能力,加上地球上空余可以种树的土地,已种不下满足所有公司和国家进行“碳补偿”的树木。所以这样的办法看似很美好,但尤其是随着时间的推移可行性可能会越来越低。

目前,壳牌在其远景战略中似乎并没有注意到这有什么问题,也没有一些国家或组织指出这些“碳中和”计划中存在的可能的悖论。在“碳补偿”途径之外,壳牌也尝试使用碳捕捉和封存技术,以减少其碳排放的总量。

值得一提的是,壳牌是全球所有国际石油巨头中,明确提出将“范畴三”排放纳入其碳排放削减计划的企业。

按照目前对于国际石油公司碳排放范畴的通用定义,范畴一和二是石油公司自身产业链上形成的排放;而范畴三则是指石油公司所销售的(无论是否自己生产)全部产品的全链条碳排放。范畴三的碳排放,占壳牌全部碳排放的90%。

“在推动碳排放的过程中,最大的难点实际上也是最大的机会,并不在于壳牌想做什么,以及如何去做到。”海博说,“而是在于我们能够怎样去驱动整个社会,并且和我们广大的客户一起去推动脱碳化。”

他认为,要实现净零排放的未来,壳牌的消费者也要从现在开始改变他们的能源消费习惯。“对于壳牌来说,将来我们的工作会更多地以广大客户为出发点,甚至作为起点来倒推回我们的业务。”海博说,“因此,到2050年,壳牌将不再为仍然存在未经抵消的碳排放的客户提供服务。”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