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评论丨美国1.9万亿美元刺激:根除通缩预期的决心和迅速抬头的通胀预期

2021年03月12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迅 

当地时间3月10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1.9万亿美元的新冠病毒疫情援助法案,预计总统拜登将在3月12日签署。

当地时间3月10日,美国众议院通过了1.9万亿美元的新冠病毒疫情援助法案,预计总统拜登将在3月12日签署。一如事前预期,投票结果是赞成220票对反对211票,这意味着民主党人在完全没有共和党支持的情况下,在其控制的国会强行通过了一项巨大的再分配方案:向美国地方政府,企业,和居民部门(85%的家庭将符合现金支援条件)提供了又一轮的巨额经济刺激。

虽然大家对该法案的通过事前并没有悬念,但是还是有必要在这里提醒一下读者,这其实是2020年3月13日美国宣布疫情紧急状态后第五次财政刺激。在大约1年的时间里,美国一共发动了5.8万亿美元的财政支援,这约等于美国名义GDP的28%,大大超过德国和日本的12%和16%,好消息是OECD因此乐观地把今年全球经济增速上修到5.6%,这还是考虑了中国将经济增速目标定为6%以上后的结果。

然而,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资本市场在美国该计划落地前的乐观越来越淡,对副作用的担忧反而越来越强烈。

越来越多的投资者开始担忧通胀压力,这直接导致了一个悬念:美联储可能提前开始紧缩行动。因此,很多投资者将春节后美国长期利率的迅速走高解释为市场对通胀预期的反应。之前的预期是没有新冠疫情的话,2021年美国实际GDP大约会增长到19.8万亿美元,所以,美国如果有6%的增速就可以大幅领先欧洲和日本,在今年就能填补缺口。目前看美国GDP实际上已经恢复到新冠疫情前的97.6%,市场将之前的乐观预期提前,倾向于今年年中美国就可能完成“填坑”。

这和强烈担忧就业和中小企业生存环境的美联储,以及拜登团队之间形成了巨大的心理落差。鲍威尔和耶伦都指望这个超预期的刺激方案能在明年解决就业(耶伦预计2022年末实现最大就业),形成刺激企业扩大再生产,居民收入随之改善,诱导消费进入自发扩张的正循环。

正如笔者最近一直强调的那样,前述市场参与者的悬念并非完全合理,在某种程度上,笔者更认同美联储的看法——近期美国的通胀率出于技术原因的确可能出现强劲的反弹,但很可能是短期一次性的现象。在真正的通胀挑战来临前,政府和央行都缺乏动机转向紧缩。

美联储出于对日本过去20多年来的境况的反省,比起通胀压力更担心通缩心理在企业和居民部门生根,导致所谓的“日本化”。这足以解释为什么从鲍威尔到耶伦,甚至伯南克都在反复强调需要尽快解决美国的就业问题——有效需求不足。美国GDP超过六成来自消费,如果不尽快通过刺激企业中长期乐观预期来刺激就业的话,之前的巨额财政刺激可能会像日本那样因为居民对未来生活的担忧而转化为过剩储蓄。

目前美国、欧洲和日本已经出现这个苗头。作为美联储而言,一旦常态化会导致内部需求慢性不足的同时物价长期低迷,特别是外部还存在中国这样的强大供应能力。那么央行将被迫面临更长期的低利率环境,非传统货币政策将成为常态,美联储可能会损失很大一部分市场控制手段,从而影响其对经济的管控能力。

对于央行而言,通胀可以通过加息有效镇压,是短痛。而从日本经验来看对付通缩预期非常棘手,一旦溺入流动性陷阱就会慢性挤压央行的能力空间,自伯南克以来美国研究者和决策层几乎认定安倍经济学未能见效,主要就是因为日本央行早期没有果断行动所致。因而,可以预见短期而言,资产泡沫和通胀预期的副作用在美国主流派眼里都是次要的,直到其破灭诱发新的动荡。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