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十四五”科创指标:强调“高价值”发明专利 挤出专利数量“泡沫”

2021年03月1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振,李嘉炜 

增加“高价值”三字背后,折射出未来中国科技创新的导向之变。

日前,“十四五”规划和2035年远景目标纲要(下称“十四五”规划纲要)全文发布。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一处细微变化,过去“十三五”规划纲要中用以衡量城市创新实力的“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指标,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加了三个字,即“每万人口高价值发明专利拥有量”。

长期以来,我国专利申请量一直位居世界第一。但其中真正体现技术含金量的发明专利不到总量的三分之一,实用新型和外观设计专利居多。尽管中国是专利申请大国,但并非专利强国。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前中国的创新现状。

在受访专家看来,三字之差背后,或许折射出未来中国科技创新的导向之变。增加“高价值”这一限定条件后的指标,更能体现一座城市的创新策源功能,折射着“质量、结构和效益”导向,但实现起来也更具挑战性。而要实现“十四五”期间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7%以上,资金不一定全部由政府投入,企业也应该成为研发投入的重要参与者。

从重视“钱变纸”转向重视“纸变钱”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发现,尽管当前中国的专利申请总量已经位居世界第一,但很多专利的质量并不高,有效专利的产业化率也不高。

据《世界知识产权指标》报告显示,2019年中国国家知识产权局受理的专利申请数量已达到140万件;2018年更是达到创纪录的154万件,占全球总量的46.4%,其数量相当于排名第二至第十一位的主管局申请量之和。

而国家知识产权局在其2019年组织的一次专利调查中发现,我国国内有效专利的产业化率仅为32.9%,国内有效专利许可率为5.5%。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尹中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直言,我国发明专利中不少专利质量不高,要么是简单的发明专利,要么是实用新型专利,对创新没有起到更大推动作用。

受访专家也表示,以前大家总有一种数量取胜的思维定势,总是把发明专利变成纸后放在保险箱内,在某种程度上抑制了社会的创新创造。尤其是中国发明专利过低的转化率,造成了资源的极大浪费,形成专利数量的泡沫。

在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看来,这与早期中央对科技创新的导向密切相关。在知识产权事业发展初期,很多人对专利的重要性认识不到位,因此在鼓励发明人申请专利方面,各地政府部门逐渐将专利数量作为考核指标,一些地方出现了“为申请而申请”的情况,甚至有用财政资金来补贴专利申请的现象。

广东省知识经济发展促进会会长顾奇志也表示,在早期我国发明专利申请受理量仅有1万多件,尚未出现高质量专利概念,彼时要解决的是“有”的问题,因此各地都在积极将“钱变纸”,即加大研发投入提升创新能力。

“当前我国发明专利申请量步入快车道,迅速从30万件、50万件达到100万件的时候,专利质量便成为了大家关注的重点。”顾奇志判断,未来各地将要把重点放在“纸变钱”,这就要求各地提升高价值发明专利拥有量。

实际上,中央的思路也在转变。国家知识产权局在近期印发了《推动知识产权高质量发展年度工作指引(2021)》,明确提出要引导各地向推动知识产权高质量发展上转变。尤其是那些能够引领行业发展的具有重大突破的关键技术,且市场前景好、技术创新度高和法律状态良好的专利。

赵占领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分析,突出“高价值”专利,这三字之差背后符合了当前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需要。我国的经济发展战略已经从过去追求数量的增长,逐步转向了追求高质量的增长上。

尹中卿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正是为了落实高质量发展要求,“十四五”规划纲要才在指标中强调了专利的“高价值”。而具体怎样衡量专利价值高低,需在统计指标上作出相应修改。

“加码”社会投入创新

“各地要实现高价值发明专利的跨越,需要从很多方面努力。”赵占领表示,一方面知识产权管理部门对于专利审核要更加严格,在相关补贴甄别上要摒弃以前数量衡量创新能力的做法;一方面专利申请主体也要转变以往观念,强调专利成果转化效果。

顾奇志认为,广东作为专利大省,在推动实现高质量发明专利跨越方面是一个不错的案例。截至2020年底,全省有效发明专利量35.05万件,居全国首位;每万人口发明专利拥有量28.04件,超额完成国家“十三五”规划纲要提出的目标。

而日前国家知识产权局公布的第二十一届中国专利奖评选结果中,广东共获奖239项,金奖数、优秀奖数、获奖项目总数均居全国第一。广东省市场监管局相关负责人透露,在239个获奖项目中,发明专利占比高达87.9%。其中18项获奖专利项目属于战略性支柱产业技术、4项属于战略性新兴产业技术。

这得益于广东近年来在引导高价值专利发展方面做出的诸多探索。一方面,广东积极引导企业申报国家专利奖,开展粤港澳大湾区高价值专利培育大赛,并且在粤港澳大湾区知识产权交易博览会中强化高价值专利元素,促进转化交易等。

另一方面,在推动知识产权证券化、知识产权质押融资方面,广东也在强化高价值发明专利的价值评估和价值变现,使拥有高价值发明专利的企业具有更强的获得感。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还注意到,“十四五”规划纲要提出,未来全社会研发经费投入年均增长要大于7%;还在研发费用加计扣除、税收优惠、首台(套)重大技术装备保险补偿和激励等方面提出了一系列政策,激励企业加大研发投入。

清华大学建筑学院教授、中国新型城镇化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尹稚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加码”社会投入创新,企业应是投入的主体。

例如,深圳、重庆等这两年在科技投入上增长比较快的城市,其中大概真正由政府引导的资金投入,占比较低的城市大概也就在10%-20%之间。而后发城市要多补一点短板,但占比其实也就在20%-30%之间,这意味着70%-80%的投入其实是由企业承担的。

中国(深圳)综合开发研究院公共经济研究所执行所长汪云兴也认为,企业是科技创新的主体,要充分发挥企业在技术创新决策、研发投入、科研组织和成果转化应用方面的主体作用。

顾奇志则认为,对于地方政府部门而言,应该将判断是不是高价值发明专利的标准交给市场决定,尊重市场规律,不要擅自设置评判标准,避免闭门造车出政策,而应该多去听取市场主体和专业机构的诉求。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