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贾康:扩大内需要充分调动消费、投资潜力 以更好掌握主动权

2021年03月06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振 

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继续执行制度性减税政策、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基点等一系列目标举措。

3月5日,第十三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开幕。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提出,继续执行制度性减税政策、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坚持扩大内需战略基点等一系列目标举措。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全国两会报道组就此邀请中国财政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华夏新供给经济学研究院院长贾康,对上述举措进行了解读。

增值税、非税收入负担有望进一步下调

《21世纪》:今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0年全年为市场主体减负超过2.6万亿元,而今年将继续执行制度性减税政策。您如何评价今年继续执行制度性减税政策?

贾康:这体现了我们减负政策的连续性。中央在关于进一步推进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方面早已确定了为市场主体减轻负担的方针。总理这次特别强调的是制度性减税,这意味着我们的有效制度供给,需要通过改革来达到,与税制相关的制度优化,实际上正是改革的一项任务。制度性减税其实就是税制改革的同义语,其导向是要进一步降低市场主体与纳税人的负担,激发创新创业潜力。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还强调,宏观政策要继续为市场主体纾困,保持必要支持力度,不急转弯。这是何种考虑?

贾康:中央在货币政策具体的定位上早有指导精神,提出需要转弯,但还要考虑怎么转。要转弯但又不能急转弯,是在操作上的要领,主要是考虑到政策的承前启后,让市场主体适应现在货币政策从原来的比较宽松转回更为稳健发展环境的变化;在财政政策上,主要不是转的问题,而是如何继续积极的问题,强调的是积极的财政政策如何进一步提高绩效水平与可持续。代表性的指标上,是以赤字率为代表的扩张力度要作适当的回调。

2020年“3.6%以上”的赤字率是多年以来最高的水平,今年根据情况变化,确实没有必要再维持如此高位,但不是急剧地、大幅度地向下调整,而是相当谨慎地、比较柔性地调为3.2%左右。这也体现了财政政策在服务全局方面提高绩效的综合考评,是既要扩张又要给未来发展留有余地,要考虑在调整过程中避免或减少形成对市场主体预期的压力,我觉得这也是很明显的综合权衡以后又积极又审慎的一种拿捏。

《21世纪》:考虑到财政的可持续性,接下来在减税方面会有一些侧重或重点吗?

贾康:从政府工作报告看,减税的重点从正税来说,特别强调的是在增值税方面还要有进一步的考虑;非税收入概念下的五险一金、社会保障体系里边的企业和纳税人实际形成的负担,虽然表现为非税收入,但它是整个负担中一个非常重要的组成部分,还需要有明显力度的下调。

房地产调控重点转向大城市

《21世纪》:我们注意到,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重申了“房住不炒”定位,要求稳地价、稳房价、稳预期,尤其是解决好大城市住房突出问题。这是否意味着,房地产调控重点转向大城市?

贾康:中央提出要建立房地产市场的长效机制,必须是依靠基础性制度建设,这是一个配套改革的系统工程。配套改革需要经过若干年的努力才能见效,而当下调控的要求更多的集中于突出的问题。因此,房地产调控的重心肯定是在矛盾比较突出、压力比较明显的大城市和中心城市。客观上讲,中小城市的问题并不是那么突出,但并不是说政府对中小城市的调控就不重视。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在增加保障性租赁住房和共有产权住房供给、规范发展长租房市场等方面着墨颇多,您认为应该如何解决好大城市的住房问题?

贾康:在供给方面不能简单地只靠产权房、商品房的供给,还要靠公租房、政策性租赁住房、长租房等,实现租购并举的方针。在这一并举政策下,实际上要在供给方面更多适应年轻白领、夹心层的支付能力,在保障轨上形成一个有效供给体系,满足不同类型的住房保障需求,缓解现在社会的矛盾。今年政府工作报告强调了租赁房,我认为也要引导社会成员在观念上有所调整,引导越来越多的人通过接受租房的形式解决住有所居的安排。这个安排在许多人那里也是阶段性的安排,随着职业生涯不断的发展、收入的提高,也可以出手买产权房。

扩大内需要充分调动消费、投资潜力

《21世纪》:政府工作报告提出,坚持扩大内需这个战略基点,充分挖掘国内市场潜力。把内需作为战略基点,您怎么看这一提法?

贾康: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表述是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从表述看,更多是要倚重于国内大循环,这也是扩大内需方针的另外一种表述。当今世界正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外部的不确定性因素不可回避,应对之策就是要更好把握主动性,以扩大内需作为战略基点,调动中国这个世界上最大的新兴经济体的内部潜力。我们在新的发展阶段上决不放弃外循环,但是需要更多地倚仗国内大循环,客观上这使我们可以更好地应对不确定性。

《21世纪》:未来扩大内需,可以从哪些方面继续发力?

贾康:中国显然有一个实际上非常独特的最大人口规模新兴市场经济体的消费市场。但是这个市场的潜力怎么释放?消费跟投资两方面都要调动潜力。

消费潜力如何调动?在这里应该有一个前置条件,就是老百姓有收入才有可持续的消费能力。而老百姓的收入从哪来?必须要有具备支撑力的就业机会。就业机会从哪来?这就需要通过有效投资形成吸收就业的机会,让老百姓能够在就业前提下通过收入增长,形成自己的消费购买力。让消费可持续发挥潜力,是离不开把蛋糕做大的有效投资的。

做好蛋糕后如何切分蛋糕,又会有一系列的问题。我们不能只看人均收入指标,必须增加就业、增加低中收入阶层的可支配收入,如果他们的收入不能够继续提高的话,消费市场潜力是不能够充分释放出来的。

另外也要积极地在发挥再分配“抽肥补瘦”作用方面,以改革来发展和加强再分配的一些创新机制,比如税制方面需要进一步优化,以改革来逐步提高直接税比重。

再有,无论是低中收入阶层还是中产阶层都同样碰到一个问题,就是收入到手以后,敢不敢花钱的问题。如果能更好地提高社会保障体系水平,解除老百姓在教育、医疗、住房等方面的后顾之忧后,大家才会更敢花钱。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全国两会报道组李振北京报道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