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破除不合时宜的体制机制弊端

2021年03月0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峰 

应将教育生态纳入地方政府政绩考核指标,建立教育生态评估监测体系。

教育作为民生焦点,直接关系国民素质的提升以及人的全面发展。

习近平总书记3月6日下午看望了参加全国政协十三届四次会议的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并参加联组会,听取意见和建议。

习近平强调,要围绕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以教育评价改革为牵引,统筹推进育人方式、办学模式、管理体制、保障机制改革。要增强教育服务创新发展能力,培养更多适应高质量发展、高水平自立自强的各类人才。

“十四五”规划纲要草案从推进基本公共教育均等化、增强职业技术教育适应性、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建设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深化教育改革等方面作出部署,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2021年政府工作报告也提出,发展更加公平更高质量的教育。

“目前社会、家长对教育的焦虑是不正常的。主要原因是我国教育处在一个特殊的发展阶段,一方面在高速发展,另一方面随着社会转型,教育的各种矛盾交织在一起,错综复杂,集中爆发。”全国人大代表、中国教育学会副会长周洪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教育公平不可能一蹴而就

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谈到了社会关切的“教育公平”问题:

“解决教育公平问题不可能一蹴而就,就是在北京这个问题也很突出。所以学区房加价很高,都往好学校的片区钻啊。”

“教育不平衡不充分问题,跟区域发展不平衡不充分密切相关。我们应该通过提升中西部教育水平来促进中西部经济社会发展,通过解决教育不平衡带动解决其他方面的不平衡。”

“十四五”规划纲要草案提出,推进基本公共教育均等化。巩固义务教育基本均衡成果,完善办学标准,推动义务教育优质均衡发展和城乡一体化。

周洪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推进基本公共教育均等化是一项长期工作,主要原因在于城乡发展的不均衡是长期形成的结果。”

全国人大代表、广东梅县东山中学教师李杏玲在参加全国两会之前专门进行了调研,发现如今山区的一些小规模学校,师生比例严重失调,老师一人教多个科目、多个班(年)级的现象普遍存在。

对此,她建议:结合山区学校实际,在“生师比”的基础上结合“班师比”,按班级的数量配备老师的编制,确保教师配置足额,更好地提高教学质量,促进学生健康成长。

全国人大代表、河北省张家口市第一中学教师尤立增说,目前,城乡义务教育一体化取得了很大进展,但教育教学效果不均衡、学生学习机会不均衡、教学技术手段不均衡等问题仍然存在。

尤立增建议,要实现教师素质均衡发展,采取对口支援、送教下乡、师资培训等措施,使农村学校、基础薄弱学校教师的职业素养、教学水平和管理水平不断提高。

如何提升中西部教育水平?3月6日,习近平总书记告诉大家,相关部门正在研究。国家将加强中西部欠发达地区教师定向培养和精准培训,深入实施乡村教师支持计划。

“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需要建设高质量教师队伍,”周洪宇说,“‘十四五’期间将实施教育提质扩容工程,目前已有的1700万教师还不能完全满足中国教育发展的需要,教师队伍还需要大发展,一方面是数量的增长,另一方面是素质的提升。”

评价是教育发展的指挥棒

习近平在看望医药卫生界、教育界委员时强调,要围绕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以教育评价改革为牵引,统筹推进育人方式、办学模式、管理体制、保障机制改革。要增强教育服务创新发展能力,培养更多适应高质量发展、高水平自立自强的各类人才。

“教育改革的重中之重,是人才培养模式的改革。要围绕这个中心,深化办学体制改革、现代学校制度改革、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教育‘放管服’改革,以及教育评价改革。”周洪宇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

周洪宇认为,教育评价作为教育发展的指挥棒,贯穿学校评价、教师评价、学生评价等关键领域,事关教育发展方向。现有评价体系是历史形成的,在当时条件下有其合理性,但也暴露出简单化、片面化、近利化等不良弊端,已经越来越不适应新时代发展的需要,亟需优化和改变。

比如,在高等教育评价方面,民盟中央就建议,在构建高等教育评价指标体系过程中,应综合反映高校在建设一流师资队伍、培养拔尖创新人才、提升科学研究水平、传承创新优秀文化、着力推进成果转化方面的切实表现。

周洪宇建议,应将教育生态纳入地方政府政绩考核指标,建立教育生态评估监测体系。将教育优先发展、区域教育质量、教育公平等指标纳入区域教育生态评估监测体系。根据监测体系,对各地进行教育生态评估监测。

此外,应推动建立地方政府教育问责督导机制,对教育生态问题严重的地区进行问责。对教育生态监测评估不合格、教育生态问题严重的地区要求整改,并问责地方政府负责人。

全国人大代表、江苏省教育厅厅长葛道凯介绍,教育评价事关教育发展方向。江苏将聚焦教育评价改革导航定向,研制出台深化新时代教育评价改革的“江苏方案”,坚决破除“五唯”、坚决破除不合时宜的体制机制弊端。

正是在目前这个特殊的教育发展阶段,周洪宇认为,“全社会对教育焦虑感的消失还需要一个过程,但我相信已经找到了正确且明确的方向,采取的措施总体上也是正确的。”南方财经全媒体集团全国两会报道组 王峰 北京报道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