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9大股份行业绩PK:招行净利赶超国有行

2021年04月0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侯潇怡 

从已披露业绩的股份行年报数据看,9家银行资产规模和营收均保持正增长,且资产规模除民生银行外,均保持双位数增长。但净利润增速则明显放缓,并呈现两极分化。

截至2021年3月31日,我国12家全国性股份行中,有9家披露了2020年业绩,分别为招商银行、兴业银行、浦发银行、中信银行、民生银行、光大银行、平安银行、浙商银行与渤海银行。

席卷全球的黑天鹅新冠疫情之后,这是银行业的首份年度答卷。

从已披露业绩的股份行年报数据看,9家银行资产规模和营收均保持正增长,且资产规模除民生银行外,均保持双位数增长。但净利润增速则明显放缓,并呈现两极分化。

净利润规模和增速最高者均为招商银行,分别为973.42亿元和4.82%。第二名兴业银行2020年净利润为666.26亿元,同比增加1.15%。若将国有六大行与九大股份行一起横向比较,招商银行净利润超过六大行中的交通银行和邮储银行,位列第五,兴业银行净利润则超过邮储银行位列第七。股份行近年来增速较快,不过国有大行基数普遍较大。

其余7家股份制银行中,除浦发银行、民生银行和浙商银行净利润下滑外,中信、光大、平安、渤海均保持了净利润的正增长。具体来看,浦发银行2020年净利润为583.25亿元,同比微降0.99%。民生银行2020年净利润为343.09亿元,同比大幅下降36.25%,不良率为1.82%为已披露股份行中最高,同比增加0.26个百分点。浙商银行净利润为123.09亿元,同比下降4.76%。

零售转型经受疫情大考招商银行继续稳坐零售之王

对2020年的银行业来说,疫情是最核心的年度关键词之一,银行净利润增速整体放缓亦在预料之中。

近年来,零售转型已成为不少股份行的核心策略,但疫情冲击显然给零售业务造成了显著冲击。从零售业务规模、利润、客户等综合指标来看,2020年招商银行零售管理客户总资产(AUM)达8.94万亿,新增增量1.4万亿,同比增长18.56%;客户存款总额达到5.63万亿元,较2019年的4.84万亿元同比增长16.18%,其中活期存款日均余额占比在60%,占比同比提升2.01%;理财产品余额达到2.45万亿,资产托管规模突破16万亿。依然稳坐股份行零售之王宝座。

但招行在年度报告中也指出,零售贷款业务受疫情冲击明显,除小微贷款外,其他零售品种贷款不良均有所上升。截至报告期末,零售贷款占比53.31%,较上年末上升0.70个百分点;不良贷款余额217.57亿元,较上年末增加45.71亿元,不良贷款率0.81%,较上年末上升0.08个百分点,其中,信用卡贷款不良额124.24亿元,较上年末增加33.91亿元,信用卡贷款不良率1.66%,较上年末上升0.31个百分点。

此外,股份行中明确表明做零售银行的是平安银行,从年报数据看,平安银行零售业务发展也较快,零售AUM超2.6万亿,增幅32.4%。

但进入零售转型第二阶段,平安银行对零售的提法也有了微妙的转变。在这一阶段,平安银行更强调依托平安集团“金融+生态”战略,通过团金会、个金会两个组织作为抓手试图大力综合金融价值,强化生态导流、内部协同。从数据来看,2020年末,平安银行零售客户突破1亿,较上年末增长10.4%,对公客户数也较上年末增长14.4%。虽然零售利润贡献依然占优,从数据上来看,对公发展增速更快,呈现出零售、对公两条腿走路的新局面。

除了两家零售银行外,多家股份行也都瞄准了零售赛道,并在2020年展现出不俗业绩。

以中信银行为例,年报显示,中信银行实现营收1947.31亿元,同比增长3.81%;全年净利润达489.80亿元,同比增长2.01%,表现稳健。其中,零售营业净收入796.1亿元,占比41%,是中信银行营收主力军。年报同时显示,敏捷组织、协同效应、数字化赋能、生态场景、开放银行等互联网时代的内容与零售业务交相辉映,代表了中信银行零售业务的新型发展观,即以日益亲密的用户关系推动中信银行迎来新的扩张期。

股份行业绩第二名兴业银行在零售业务上也表现出亮点,在整体“商行+投行”战略下,兴业银行将场景生态优势从F端(也就是金融机构端)延伸到G端(政府端)、B端(企业端)、C端(零售端),形成FGBC融合赋能的开放生态。2020年其企业金融客户较年初增长18.74%,突破90万户,零售客户逼近8000万户,法定利率存款增长12.64%,存款付息率下降13个BP。

在投资生态圈内,兴业通过自营和代客双向发力,连接投资生态圈带来的资金和投行生态圈带来的资产,形成新的大财富业务格局。2020年该行通过理财、代理代销、资产托管、信托及基金子公司等实现财富管理收入206.72亿元,同比增长34.18%,大幅高于全行营收增速。财富销售能力也依托线上化转型发力,销售规模达5.43万亿元,实现财富代理类业务收入同比增长79.70%;发挥银银平台连接中小金融机构优势,面向终端客户财富产品余额1387.45亿元,同比增长87.45%。

对公贷款排位转换浦发重回第一

根据浦发银行发布的2020年年报数据,截至2020年末,浦发银行贷款总额为4.53万亿元,同比增长12.62%;报告期内,对公贷款规模重返股份制银行第一。对公贷款总额(含票据贴现)2.66万亿元,较2019年末增加3740.67亿元,增长16.35%。

在年报发布当天(3月27日)举办的业绩说明会上,浦发银行行长潘卫东表示,经过去年一年的策略安排,浦发银行完成2020年股份制商业银行对公贷款市场占比第一以及增量第一的目标。

副行长、财务总监王新浩在业绩发布会上介绍称,截至2020年末,浦发制造业中长期贷款余额首次突破千亿大关,增幅达55%。绿色信贷余额超2600亿元,普惠金融贷款增速超30%。另一方面,浦发围绕央企国企和地方龙头企业,加大了投放力度。支持升级产业、传统优势产业、战略新兴产业、现代服务业和绿色产业,信贷结构显著优化。

据王新浩此前介绍,从2020年开始,浦发主要通过重要节点和核心客户的上下游,通过在线融资平台,以及金融科技生态圈进行闭环操作。年报显示,浦发通过批量化获客、标准化经营、数字化支撑、智能化风控,实现小企业融资业务的线上流程再造。

但与此同时,在减费让利的背景下,2020年,该行实现营业收入1963.84亿元,同比增长2.99%;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83.25亿元,同比略降0.99%。这是该行上市以来首次出现净利润同比下降。

有券商研报分析称,利息净收入低增长是浦发银行营收增速减缓的主要原因。贷款宏观结构上向对公倾斜,加上零售贷款微观结构上向利率较低的住房按揭贷款倾斜,2020年的贷款结构性调整导致了利息净收入下降。

因而潘卫东指出,浦发银行还要聚焦财富管理,提升“大资管”服务能力,未来将持续巩固对公业务发展优势,强化投行、自贸、科创、绿色等特色业务发展,形成“行业+科技+金融”的发展优势。

业内人士指出,浦发之举或意在资管+对公两条腿走路。

光大银行管理层也展现出了财富管理+对公协同发展的战略方向。年报显示,光大银行2020年实现营业收入1424.8亿元,同比增长7.3%;净利润379.1亿元,同比增长1.2%,盈利能力变化呈现向好趋势;不良贷款额同比下降5.5亿元,不良贷款率1.38%,较上年末下降0.18个百分点,不良率降至近年来最低。

光大银行董事长李晓鹏在29日召开的2020年度业绩发布会上表示,未来两年要进一步加大贷款的投放速度,满足实体经济的要求,但同时也要更加注重贷款流量的管理。我们要进一步加大对重大业务板块,比如说绿色中收、金融市场、交易银行、投行业务等重要板块的市场竞争。同时要进一步关注在重要区域龙头行的建设,在这些地区、在这些业务板块中市场竞争力在经营规模上不能减少,进而实现经营规模的增长。

而在零售层面,光大银行副行长齐晔指出,下一阶段光大将在五个方面进一步发力。一是聚焦财富管理、零售信贷和信用卡的三大业务,实现三大业务的跨越。二是聚焦客户获客和客户的分层经营,构建数字化的全链路营销模式。三是聚焦协同赋能,既包括公司条线相互的赋能,集团产融的赋能,以及特色业务的赋能。四是聚焦科技赋能,在智能营销、智能运营和智能风控上的赋能。五是聚焦结构调整,将继续负债业务以及促进贷款业务提质增效上进一步进行结构调整,实现高质量发展。通过五个聚焦加速转型提升零售金融的价值贡献。

风险暴露加速资产质量承压

2020年9家全国性股份行年报中,银行在盈利和资产质量呈现的两极分化值得关注。尤其是民生银行和渤海银行,民生银行2020年净利润为343.09亿元,同比大幅下降36.25%,下降近四成,而不良率为1.82%为已披露股份行中最高,同比增加0.26个百分点。

对于2020年利润同比下降的主要原因,民生银行在年报中解释称,系该行加快问题资产处置节奏,加大拨备计提力度导致。数据显示,报告期内该行拨备前利润总额1313.22亿元,增长2.81%。该行全年计提资产减值损失946亿元,同比增加316亿元,增幅50%;全年处置不良贷款消耗拨备671亿元,同比增长31.8%。

此外,该行资产质量也有所下行。2020年,民生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82%,比上年末上升0.26个百分点。年报指出,该行对公不良余额增长主要集中在三个行业:交通运输、仓储和邮政业,批发和零售业,采矿业,这三个行业占全部公司业务不良余额增量的103%。随着疫情形势转好、复工复产加快,这些行业将逐步回升,该行资产质量将趋于稳定。

零售不良方面,该行的余额增长主要集中在信用卡上。受疫情影响,该行2020年末信用卡透支不良余额151.8亿元,较年初上升41.23亿元。随着国内经济逐步回暖,预计信用卡不良也将趋稳。

浙商银行净利和不良上升据业内人士指出,或与其多“踩雷”有关。

从年报数据看,“公司银行业务”是浙商营业收入的主要来源,2020年其公司银行业务营业收入为266.8亿,营收占比为55.9%,毛利率为100%。

浙商银行也表示,近年来,浙商银行坚持将信贷资源优先投向国民经济基础行业、国家战略性新兴产业,持续加大制造业、普惠金融、民营企业、科技创新、绿色发展等服务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提升服务实体经济质效。当前,浙商银行的民营企业贷款余额占比和普惠型小微贷款余额占比均保持业内领先,全面完成民营企业、制造业、小微企业服务目标。

但从不良贷款的分布来看,年报数据显示,公司贷款不良贷款率为1.86%,较去年同期上升0.15个百分点,占比65.8%。对公不良的攀升也影响了浙商银行的资产质量。

疫情更考验银行业的风控能力。正如招商银行在年报中所说,疫情演变和外部环境仍存在诸多不确定性,世界经济复苏之路不稳定不平衡。如何在一个高度不确定的环境中谋求高质量发展,仍是每一家银行的待解题。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