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70年山东老字号连续被罚 青岛食品“一块饼干”如何玩转股市

2021年04月13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韩永先 

正在冲击A股的青岛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为青岛食品)日前发布2020年业绩和分红预案。

正在冲击A股的青岛食品股份有限公司(后简称为青岛食品)日前发布2020年业绩和分红预案。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4.8亿元,同比减少0.50%,另一方面公司坚持分红,拟以现有总股本6655万股为基数,每10股派现金5元,共计分红3327.5万元。

新三板挂牌两年没有资本动作,带着下滑营收业绩拟转战A股市场,青岛食品能带给A股投资者多少期待?

公开资料显示,青岛食品前身为青岛食品厂,始创于1950年,已过“古稀之年” 。

70年的发展历史,“老字号”青岛食品在行业内依旧只能算是“小企业”。同行企业亿滋国际和达利食品近年来营收均在百亿元规模。

2017年至2020年上半年报告期,青岛食品的营收分别为4.44亿元、4.74亿元、4.83亿元和2.36亿元,归母净利润为4771.32万元、6691.79万元、7513.51万元和3995.40万元。青岛食品空有“老字号”的名头,业绩抵不上巨头零头,甚至已经陷入停滞下滑。

目前,青岛食品的固定资产成新率仅有30.62%。此次拟募资4.64亿元用于智能化工厂改扩建项目、营销网络及信息化建设项目以及研发中心建设项目,等同于再建“青岛食品”,但是老业务换“新装”,青岛食品能否突围?

“一块饼干”的业务

据中国焙烤食品糖制品工业协会数据,截至2019年,我国主营收超过2000万元的规模以上饼干生产企业数量达到656 家,营收达1317.33亿元,行业经营主体数量众多,市场早已是红海竞争。

在行业竞争加剧、同业公司努力丰富自身产品线的情况下,青岛食品70年来却守着“饼干”单一的产品线,难以创新突破产品线,这无疑会让公司增长处于劣势。

青岛食品公开的经营范围较为广泛,包含饼干、调味品(半固体)以及巧克力代可可脂类糖果。不过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青岛食品招股书发现,其业绩高度依赖饼干尤其是钙奶饼干。报告期内,公司饼干产品贡献的销售收入占主业收入的比例分别达79.87%、82.61%、83.16%及87.08%,贡献的毛利占主业毛利均超过9成。

2020年上半年,公司的钙奶饼干业务贡献了公司83.95%的营业收入,而花生酱业务在报告内占比持续出现下滑,2020年上半年占比仅为8.44%。市场上热销的休闲类饼干,在青岛食品的产品中几乎可以忽略不计,每年营收不足2000万元,只占到公司营收的3%。

青岛食品坦言,饼干行业市场竞争激烈,公司的经营业绩很大程度上取决于饼干产品的销售情况,如果未来该领域竞争加剧,或者该行业市场环境发生系统性不利变化,抑或消费者认可度或口味发生重大改变,均将对公司的生产经营和业绩带来不利影响。

业界分析认为,休闲零食市场行业竞争激烈,尤其互联网零食品牌的崛起背景下,“老字号”衰落速度更快。扩充热门产品线,通过丰富的产品线分担风险已成为传统零食企业增强自身竞争力的重要手段。另一方面,食品领域首要风险是食品安全,过度单一的产品线很难抵御食品安全带来的品牌损益。

对此,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多次致电青岛食品采访,但是其公示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

产品被曝不合格

招股书中,青岛食品首先提示食品安全风险,称公司产品生产过程中的环节众多,若供应商向公司出售不合格原材料且公司未能检验发现,或公司在领料、生产、人员卫生管理、工艺控制、产品检验等环节有所疏漏,抑或下游经销商或销售终端在运输和销售过程中未按规定保存产品,均可能导致食品安全问题的发生,从而对公司声誉和业绩造成不利影响。

事实上,报告期内,公司已经多次因为主营业务产品不合格被处罚。

2021年1月,济南市监局发布2021年第1期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通告,青岛食品子公司“青岛青食有限公司”生产的生产日期/批号为“2020-07-21”的特制钙奶饼干产品被检出“过氧化值(以脂肪计)”项目不合格。2月2日,青岛市监局发布2021年第4期不合格食品核查处置情况通告,其中,由青岛食品生产的铁锌钙奶饼干、铁锌动物饼干(冲泡型韧性饼干)被检出不合格。经立案调查,青岛市监局对青岛食品做出罚款120万元,没收违法所得47413.40元,罚没款共计124.74万元。

在递交招股书的2020年当年,青岛食品就先后被河南市监局和北京市监局通报存在产品不合格。

2020年9月,河南市监局通告显示,由舞钢市新概念购物广场销售的标称青岛青食有限公司委托青岛食品生产的1批次铁锌钙奶饼干,过氧化值(以脂肪计)检出值大幅超标。当年11月,北京市监局通报,在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中,青岛食品生产的铁锌动物饼干(冲泡型韧性饼干),经国家副食品质量监督检验中心检验发现过氧化值(以脂肪计)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

此外,据公开报道,青岛食品甚至涉嫌将试生产产品公开销售。

青岛食品在研产品中, 包括黑芝麻钙奶饼干研发项目、异麦芽酮糖钙奶饼干研发项目、蛋圆饼干研发项目、壳寡糖钙奶饼干研发项目、花生淇淋酱研发项目、红酒玫瑰曲奇研发项目。其中,黑芝麻钙奶饼干研发项目、异麦芽酮糖钙奶饼干研发项目处于试生产阶段,蛋圆饼干研发项目、壳寡糖钙奶饼干研发项目、花生淇淋酱研发项目、红酒玫瑰曲奇研发项目处于试验阶段。

而青岛食品淘宝官方旗舰店“青食旗舰店”显示,黑芝麻钙奶饼干、异麦芽酮糖钙奶饼干、壳寡糖钙奶饼干已上线销售。甚至早在2019年,已有多位消费者对购买的黑芝麻钙奶饼干作出评价。

根据《食品生产许可审查通则》,申请人试生产的食品不得作为食品销售。因此,青岛食品涉嫌将试生产阶段的产品上线销售,或违反了规定。

冲击资本市场的关键期,青岛食品却屡踩食品安全监管红线,甚至被公司所在地监管部门开出百万罚单,这让市场再次对70年历史的“老字号”产生疑问。

传统销售模式之困

主营产品频发不合格事件,无疑为青岛食品的资本市场之旅投下了阴影,而市场更为担心的是公司仍显传统的营销体系。

目前,新生的休闲零食品牌更多的依赖电商手段营销,不仅可以压缩流通领域成本,防范食品安全风险,还可以强化品牌宣传推广,而青岛食品却依然固守经销商老路,销售市场开拓能力严重掣肘。

据招股书透露,青岛食品的销售模式以经销模式为主,报告期内,公司国内经销模式收入占主营收入的比例分别为 60.47%、65.44%、66.36%及 73.19%。在休闲零食企业越来越重视的线上销售渠道方面,青岛食品的布局却十分缓慢,截至2020年上半年,线上销售仅为青岛食品贡献了3.42%的收入。

同时,历经70余年,青岛食品始终没有走出山东省。报告期内,公司于山东省内的销售收入占主营收入的比例均超过80%,2020年上半年高达85.09%,收入越来越依赖山东地区。

青岛食品称,虽然公司致力于开拓发展山东省外市场,并大力发展网络销售业务,但销售渠道的拓展和消费者习惯的培养需要一定时间,公司销售区域集中的现状在短期内预计仍将存在。

此次募资计划中,青岛食品拟用6276.86万元打造营销网络及信息化建设,但是主要建设仍然立足线下,计划在8个城市建设新的营销中心。在电商营销已成为食品行业重要的营销渠道和品牌推广方式背景下,青岛食品仍在布局传统零售营销体系,其成长性难免让市场担心。

挂牌新三板多年,青岛食品至今没有拿出高成长性的发展方案,包括产权归属未解决、公司结构不完整等问题仍被监管层问询,甚至在提交招股说明书前不久,还因未披露股权转让事宜被监管部门通报。70年的“老字号”靠着“一块饼干”上市,投资者难免要对其可投性打出问号。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