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四银行2020年度气候风险压力测试动向,助力国内“定标”

2021年04月15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胡天姣 

在4月8日举行的第43届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会议中,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指出,推进绿色金融是人民银行的工作重点,赞同基金组织将气候变化纳入全球政策议程。

绿色金融与全球复苏并驾齐驱,多国央行对此趋势进一步明确。

在4月8日举行的第43届国际货币与金融委员会(IMFC)会议中,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指出,推进绿色金融是人民银行的工作重点,赞同基金组织将气候变化纳入全球政策议程。而4月1日,央行副行长刘桂平在国务院新闻办发布会上表示:“央行将以能源结构调整为核心,创设直达实体经济的碳减排政策支持工具。……除此之外,为应对气候风险,央行还决定要逐步将气候变化相关风险纳入宏观审慎政策框架。”

银行作为主力金融机构之一,在气候风险中也是一大敏感预测标。 与往年不同,近期陆续披露的2020年度银行年报里,多家银行罕见以较多的篇幅披露气候风险及气候压力测试的动向性信息。

绿色金融与全球复苏并驾齐驱,多国央行对此趋势进一步明确。-甘俊摄

四银行年报披露压力测试信息

4月12日,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查阅已经发布2020年度年报的银行,六大国有上市银行中,中国银行、工商银行、建设银行对此领域均有披露。而目前7家赤道银行中,除兴业银行披露的年报中有提及外,重庆银行、重庆农商行与贵州银行的年报中均未提及气候测试相关信息。而截至记者发稿时,江苏银行、湖州银行与绵阳市商业银行尚未见其披露的2020年度报告。

梳理发现,中国银行将针对部分高碳行业和敏感因子开展气候与环境风险压力测试,其伦敦分行在2020年内已经对金融业务气候风险进行了评估与管理。在2016年开展煤炭行业的气候压力测试后,工商银行表示今后将在人民银行的指导下,继续推进环境信息披露和环境风险压力测试标准制定工作。

在3月26日工商银行2020年度业绩新闻发布会上,行长廖林表示,工行将持续推进了环境风险压力测试,控制高碳行业的融资政策,促进投融资结构在绿色、低碳、转型、结构上优化投向,同时着力提升环境与气候风险管理能力。“工商银行还将在人民银行的指导下,继续推进环境信息披露和环境风险压力测试标准制定工作。”

建设银行紧随其后,在年报里较为详细地阐述了于2020年内对化工行业和火电行业开展专项压力测试,已密切跟踪国内外监管要求,将环境与气候等风险纳入全面风险管理体系,于2020年首次将全球重大公共卫生危机事件纳入实质性议题分析。同时披露了环境风险压力测试研究及压力测试流程。

具体来说,建行本次展开的专项环境风险压力测试选择了环境风险高、业务量较大的化工行业和火电行业。化工行业情景设计根据环投效果划分为低中高三档压力水平,计算企业未来因环保要求提升会带来的成本增加比例,以此为依据施压。火电行业情景设计分为“全面减排”“碳达峰”提前和“碳中和”提速等轻度、中度、重度3个压力情景,对火电行业客户的财务成本、信用评级及风险加权资产等指标进行施压分析。

测试结果显示,化工行业客户信用风险的影响总体可控,客户评级下迁较少且幅度较小,火电行业客户财务状况受碳交易因素的影响最为明显,但风险整体也可控。

对于今后测试规划,建行表示将在前期工作基础上,进一步完善高碳排放行业及客户的压力测试方法, 优化情景设计,加大对高质量发展的支持力度。同时控制火电行业信贷投放,加大对绿色有机农业、动植物种质资源保护等生态农业的金融支持力度。

差异化测试助力国内定标准

虽然根据巴黎协定,距离2050年的净排放目标还有29年,中国2060年“碳中和”的规划尚有39年。而中国银行业,早在数年前,就开始探索这一领域的测试。

一位业内人士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为对于国内银行来说,气候压力测试属于前沿性课题,工行2016年测试是一次先行突破的尝试,积累经验以便推广,此外为今年的测试做标准。”即便因业务侧重领域、特定偏好及资金结构等差异,银行对气候风险因子的选择、评估与计算会有所不同,但一个根本的相同点是,银行、尤其是大行均显露出对气候与风险在金融领域影响的重视。

2016年,国内银行中,工行首次进行了火电、水泥行业环境压力测试,以评估环境政策变化对银行信贷风险的影响。

当时的环境压力测试结果表明,无论是火电行业还是水泥行业,更严格的环境标准都将给企业带来成本压力,尤其是中小企业,并对其信用风险产生影响。

“在目前AA及以上评级的火电企业中,81%的企业在重压力情景下评级会被下调,75%的企业在中压力情景下评级会被下调,68%的企业在轻压力情景下评级会被下调。而对于水泥行业来说,在重、中、轻压力情景下,目前评级在AA及以上的企业的信用评级被下调的比例可能分别达到81%、62%和48%。” 测试结果显示。

国内首家赤道银行——兴业银行湖州分行于2020年进行了环境测试。2020年,兴业银行湖州分行根据湖州银保监分局《2020年湖州银行业保险业绿色金融标杆工程工作方案》的指引,联合中财大绿金院,首次对湖州地区的绿色建筑行业信贷资产开展环境压力测试。

由此,银行对气候和环境风险的频频提及与关注的升温不仅表明对金融领域中气候风险的重视,还意味其正从此前被动的披露者转型为相对积极的管理者。

对比建行与工行前后进行的气候风险部门测试可以看到,即便前者并未公布具体数字与计算公式,与后者相比评级下调的幅度较小,此或意味银行近年来在气候风险因素中的提升。

不过,即便气候风险因素近期频频被提及,该领域先锋者欧洲央行尚且还在摸索气候压力测试,而对于国内的银行等机构来说,气候压力测试尚属于前沿领域。

在兴业银行在浙江湖州地区的绿色建筑行业信贷资产开展环境压力测试中,中央财经大学绿色金融国际研究院以兴业银行湖州分行绿色建筑项目为测试样本,通过应用自主创新的优化净现值法、风险值模型两类环境压力测试方法学对其所有绿色建筑项目进行测试,评估未来不同环境风险因素对绿色建筑信贷违约造成的影响。据了解,中财大绿金院的环境压力测试方法已经在资管机构和银行得到应用。

基于环境压力测试结果,该研究提出要进一步加大对绿色建筑项目的信贷投放力度,将环境因素、指标纳入风控及授信流程,增强环境风险管理的底层数据的完善性等建议。

对此,兴业银行湖州分行相关负责人表示,首次尝试开展绿色建筑环境压力测试将为更多商业银行在绿色金融业务领域提供可资借鉴的实践样本。

收缩与世界的距离:合作与竞争

早在新冠肺炎病毒疫情暴发之前,气候变化的结构性问题就已在各国央行考虑清单排在前列,而在最近各国争先恐后推出的绿色金融刺激项目之下,气候风险更是获得了不小的势头。

截至目前,全球已有78个国家、1800多家组织和机构加入气候相关财务信息披露工作组(Task Force on Climate-Related Financial Disclosures,“TCFD”)。其中,中国境内共有11家企业支持TCFD,其中8家为金融机构。

2015年加入的那批银行、公司等金融机构已着手探索其绿色足迹。虽然国内银行和企业对TCFD的认知度至今仍较低,但随着国内绿色金融及相关框架的落地与完善,逐步从单纯被动的信息披露发展至主动的气候风险监测与管理。中国境内,也于2020年12月成立可持续金融专家小组,以讨论环境问题、政策方法,及2050年实现碳中性的目标。

2019年4月,法国央行(Banque de France)旗下的审慎监管管理局(ACPR)公布了对法国银行气候变化风险调查结果;2021年1月25日,美联储(Federal Reserve)和欧央行成立了专门的部门来关注气候变化风险。我国香港金融管理局于去年12月表示对其银行进行气候变化风险压力测试;日本金融厅(JFSA)也于去年12月成立了可持续金融专家小组,讨论环境问题、政策方法以及2050年实现碳中性的目标。

可不得不承认,欧元区如今已然走在了前列。

当地时间3月18日,欧洲央行(ECB,下称欧央行)副行长金多斯表示,欧央行目前正在对400万家企业与几乎全部欧元区银行进行为期30年的全经济气候压力测试。此次“自上而下”气候压力测试预计将为2022年实施的欧盟银行监管测试依靠的是银行自身提供的数据。

对此,惠誉国际评级(Fitch Ratings)可持续金融高级总监Janine Dow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因为目前细节仍不清楚,因此也无法断言欧央行将如何利用“自上而下”测试的结果从而以“自下而上”的模式为银行设定要求。

对于中国境内气候压力测试的前景及与欧央行的不同点,Janine Dow认为,中国境内银行尚未进行广泛意义上的气候压力测试,但工商银行已经进行了几次气候事件压力测试。“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近日表示,央行正在考虑实施环境风险压力测试。我们目前已知中国人民银行正在探索将气候变化因素纳入中国金融机构压力测试的可能性,但具体时间尚未公布。鉴于此,尤其考虑到中国人民银行或将使用何种方案这些细节,现在评论中国与欧盟的气候压力测试的区别为时过早。”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