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博鳌亚洲论坛报告:疫情下亚洲经济表现领先 全球价值链中心地位难被撼动

2021年04月20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随着亚洲在全球最早稳定疫情、恢复生产,预计今年亚洲经济复苏的步伐将会提速,增速有望达到6.5%以上。

“我们认为,以中国为主干的亚洲市场将进一步扩大,为世界经济创造巨大的需求。亚洲区内的货物贸易、服务贸易、直接投资以及金融市场进一步的融合、互联互通进一步提升的大趋势非常明显,而且不会改变。”博鳌亚洲论坛秘书长李保东说道。

4月18日,博鳌亚洲论坛2021年年会举行首场新闻发布会并发布“《亚洲经济前景与一体化进程》2021年度报告”(以下简称报告)。李保东在发布会上指出,随着亚洲在全球最早稳定疫情、恢复生产,预计今年亚洲经济复苏的步伐将会提速,增速有望达到6.5%以上,这是一个非常可喜的数字。

报告指出,在新冠肺炎疫情冲击下,亚洲经济体经历了经济增速大幅下降阶段,但经济表现明显好于世界其他地区。总体看,2020年亚洲经济体经济增速为-1.7%,较2019年下降5.7个百分点,比发达经济体高3.0个百分点,比拉美和加勒比地区高5.3个百分点,比撒哈拉以南非洲高0.2个百分点,比欧洲发展中经济体高0.3个百分点。相对较好的经济表现,使亚洲经济总量占世界的份额进一步提升。

按购买力平价计算,亚洲经济总量占世界的份额比2019年提高0.9个百分点至47.3%。作为亚洲最大的经济体,中国对亚洲经济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2020年,中国是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经济增长率为2.3%。

在疫情之下,亚洲区域经贸合作持续推进。截至2021年2月,亚洲经济体与区域内外经济体生效的区域贸易协定共有186个,占全球区域贸易协定总数的54.9%。

“去年11月签署的《区域全面经济伙伴关系协定》(RCEP)正在加紧落实生效,这个协定与“全面与进步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CPTPP)等其他的区域自由贸易协定一道全方位、多层次地促进亚洲贸易和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李保东说道。

李保东指出,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东盟互联互通总体规划2025年以及欧亚经济联盟建设等区域性、全球性的互联互通倡议有力的衔接对接,对于区域经贸合作疫情后恢复与发展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报告指出,面对疫情考验,“一带一路”建设展现出强大韧性和活力,相关项目持续推进,合作成果亮点颇多,贸易和投资逆势增长。中国商务部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与沿线国家货物贸易额为1.35万亿美元,较上年增长0.7%;中国企业在“一带一路”沿线对58个国家的非金融类直接投资达到177.9亿美元,同比增长18.3%。

与此同时,李保东指出,疫情仍然是直接影响亚洲经济复苏发展的变量,存在很大变数。另外,美欧的疫情控制形势、经济复苏状况以及宏观经济政策等因素将对亚洲经济复苏带来重大的影响。

“总的来说,我们相信在后疫情时代,亚洲经济体将更加积极有为参与国际经贸规则的制定,推动国际机构改革与完善,推动建设开放性的世界经济,为维护经济全球化和多边主义做出更多贡献。”李保东说道。

李保东在发布会上指出,随着亚洲在全球最早稳定疫情、恢复生产,预计今年亚洲经济复苏的步伐将会提速。新华社

疫情给亚洲经济带来多重冲击

中国社会科学院学部委员张宇燕在发布会上指出,亚洲经济去年出现了60年来首次的负增长,经济萎缩伴随着物价下跌、失业增加、贸易与跨境投资的减少以及大宗商品价格异动。

报告显示,2020年,多数亚洲经济体通胀缓和,日本甚至陷入通货紧缩。失业率总体上有所上升。根据国际劳工组织估计,2020年东亚地区15岁及以上人口失业率增至4.8%,东南亚及太平洋地区增至3.2%,南亚地区增至6.8%,阿拉伯国家增至9.9%,中亚和西亚增至9.8%。

据世界贸易组织统计数据,2020年前三季度,亚洲货物贸易总额为9.16万亿美元,较2019年同期下降7.0%;但中国等少数亚洲经济体货物贸易逆势增长。据中国海关统计,2020年中国货物进出口总额达到4.65万亿美元,居全球第一位,较2019年增长1.5%。

在国际直接投资方面,报告指出,虽然亚洲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资有所减少,但相对表现突出。据联合国贸易与发展会议估计,2020年亚洲发展中经济体吸引的外商直接投资为4760亿美元,较上年下降4%,而全球外商直接投资降幅高达42%。疫情还造成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出现大跌。

债务进一步上升

报告指出,受疫情冲击,亚洲经济体总体债务水平进一步攀升。为应对疫情和促进经济复苏,亚洲各经济体都出台了大规模的应急对策和经济刺激政策,推升了公共债务水平。2020年亚洲地区有41个经济体公共债务率上升,马尔代夫、日本和巴林的公共债务占GDP的比重分别较上年上升40.3个、28.2个和24.9个百分点。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财政监测估计,到2020年底,全球公共债务达到GDP的98%,而疫情前的预测为84%。

张宇燕指出,尽管亚洲债务上升水平比全球平均水平要低,但还是应该给予高度关注,“因为债务水平的上升对于国家的长期增长有着掣肘的作用”。

同时,亚洲金融市场也出现大幅波动。报告指出,在疫情冲击下,亚洲地区各经济体的股票市场曾经历猛烈下挫,但得益于刺激政策和相对宽松的宏观环境,绝大多数经济体的股票市场出现上涨行情,且部分经济体的股票市场指数涨幅较大。亚洲主要经济体的汇率均出现不同程度的升值。

RCEP进一步增强亚洲价值链地位

新冠疫情给全球产业链、供应链带来重创,有关产业链是否会从亚洲转走的话题引起高度关注。

报告显示,亚洲主要经济体仍然高度依赖亚洲工厂,而且绝大多数亚洲经济体对亚洲工厂的依存度逐年递增,印度增速最快。2019年中国香港、印度尼西亚、菲律宾、韩国等对亚洲工厂依赖度最高。尽管2020年新冠疫情导致亚洲工厂部分生产网络中断,但并未使亚洲的全球价值链中心出现转移,亚洲工厂对中国的依赖程度远高于美国、日本和亚洲其他经济体。在亚洲贸易额前22位的零部件产品中,亚洲仍有18种零部件产品主要依赖中国。亚洲工厂将带动亚洲经济体率先实现疫后经济复苏。

对外经济贸易大学原副校长林桂军在发布会上指出,新签署的RCEP将成为今后一段时间亚洲推进贸易、投资自由化便利化,支撑经济全球化的重要力量。“RCEP最重要的意义其实不在于贸易,而是在于进一步增强了亚洲价值链在全球的地位。”

报告指出,当前,亚洲货物贸易一体化进程持续推进。2019年一体化指数进一步增加,亚洲主要经济体对亚洲自身的贸易依存度均在近50%及以上,东盟和中国在亚洲贸易中居于核心位置。亚洲经济体之间双边贸易规模持续增加,中国和日本在亚洲贸易中扮演着重要角色。尽管东南亚国家的贸易规模相对较小,但是越南等国家的贸易增速加快。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