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光伏茅”隆基的下一站:“诗和远方”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

2021年04月22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曹恩惠 

新的故事总要继续,“诗和远方”还要书写。对于隆基股份而言,挑战之路上依旧充满着不确定性。

从2020年第四季度开始,投资者就开始展望隆基股份下一年的盈利前景:市场上几乎形成了一种确定性的猜测,2021年,该公司净利润能够破百亿元。

隆基股份最新发布的年报,从侧面印证了上述猜测的可能性。该公司公布的2021年度收入目标为850亿元,较去年同比增长55.73%。参照去年的净利润率水平,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测算发现,隆基股份今年的净利润有望超过120亿元。

从“单晶龙头”“最赚钱的光伏公司”到“光伏茅”,在业绩与市值水涨船高之下,隆基股份身上的褒义标签越来越多。而其话题性也越来越强。特别是今年2月份股价创新高后,隆基股份未来的成长性还有多少,一度引发热议。

诚然,横向对比当下国内的竞争对手,隆基股份无论是在基本面还是市值上来看,都具有明显的优势;纵向对比历史上的光伏龙头企业,隆基股份目前也几乎创造了一个新的高度。但来自资本市场的担忧不是空穴之风,成长为千亿市值的企业之后,该公司的下一站在哪里?

新的故事总要继续,“诗和远方”还要书写。对于隆基股份而言,挑战之路上依旧充满着不确定性。

“光伏茅”没有亏损

数日前的一场机构电话会议上,一位“专家”预测隆基股份一季度亏损17亿元。尽管举办电话会的机构亲自下场辟谣,解释该“专家”的预测不可信,但负面情绪发酵了。

该场电话会议后三个交易日内,隆基股份的股价累计跌逾12%。投资者纷纷在互动交流平台上寻求“定心丸”,该公司也第一时间回复,“该说法(亏损17亿元)的逻辑和结论与事实完全不符,存在严重偏差。”

4月20日晚间,隆基股份的2020年度报告和2021年一季报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超出市场预期的业绩打脸“专家”,投资者欢呼。的确,隆基股份从某种意义上来说已经不单单只是一家光伏制造公司,其背后还有近50万股东的期待。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截至今年一季度末,隆基股份的股东总数为49.74万户,近一年时间大增3.23倍。

针对这份一季度业绩,一位不愿具名的机构分析师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挺有隆基特色的。”

“当市场预期很高时,隆基股份最后出来的业绩虽然不错却往往略低于预期;但当市场预期低迷时,它总会超预期。”该分析师认为,隆基股份不错的一季度业绩是“有基础的”。

财务数据显示,今年1至3月份,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58.54亿元,同比增长84.36%;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25.02亿元,同比增长34.24%。事实上,这组业绩数据表明隆基股份今年一季度的经营虽然说不上“惊艳”,但比较稳健。2020年同期,该公司实现营业收入85.99亿元,同比增长50.60%;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8.64亿元,同比增长204.92%。在去年一季度行业饱受新冠疫情冲击的情况下,隆基股份的净利润却逆势实现翻倍式增长。

去年同期,影响国内光伏产业的发展是“外患”,即疫情造成的行业生产和需求减缓、萎缩。但今年一季度,国内光伏行业却面临的是竞争“内卷”,即产业链价格上涨导致的上下游生产节奏不协调。这样的负面影响连隆基股份也未能幸免。

“今年一季度,特别是二三月份,国内组件厂商的开工率不算很高,导致市场对组件企业的业绩预期很低。”前述分析师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硅料价格出现上涨,是目前国内光伏企业进一步开放产能扩大生产的一大阻碍因素。截至上周,绝大多数硅料企业订单已签至4月底甚至5月中旬。

保障供应链的稳定性,已经成为包括隆基股份在内的光伏龙头企业的重要生产策略。其表现形式之一便是,锁定原材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4月20日晚间公布财报之时,隆基股份还发布了一份重大采购合同,拟与蚌埠德力光能材料有限公司签订五年、55亿元的光伏玻璃采购协议。

这是隆基股份“锁料”的表现之一。不可忽视的是,这在短期会对该公司的现金流带来一定的压力。根据一季度财报,隆基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6.15亿元,环比去年第四季度和同比去年第一季度有所放大。对此,在业绩说明会上,隆基股份财务负责人刘学文解释称:“主要由三个原因造成,第一,硅料、辅料的预付账款增多;第二,一季度是淡季,应收账款回款较少;第三,因海运等物流运输的影响,组件造成的存货周转下降。”

然而,硅料等产业链原材料未来价格走势的不确定性,依旧是影响隆基股份今年盈利的主要因素。对此,中金公司“考虑到今年以来硅料价格持续上行超年初预期”,下调了此前对于该公司今年的净利润预测11%至116亿元。

隆基的“诗和远方”

今年2月份,隆基股份盘中股价创下了125.68元的历史纪录,总市值一度超过4800亿元。彼时,资本市场有传出这样的声音,“今年破5000亿,五年破万亿。”

资本市场对隆基股份股价的期待有些疯狂。但市值若要再次进阶,新的故事还要继续。

实际上,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隆基股份正在筹谋下一站。一方面,在主营产品结构发生重大变化之时,该公司所面临的竞争环境也已然不同;另一方面,资本市场对光伏产业的想象力迟早会碰触天花板,除了光伏之外,隆基股份需要“诗和远方”。

隆基股份今年的营收目标是850亿元。在业绩说明会上,该公司董事长钟宝申将这一数据进一步分解:硅片环节215亿元、组件业务565亿元、其他领域70亿元。

2020年的财报显示,隆基股份的组件、硅片营收占比分别为66.39%、28.42%。结合上述具体的营收目标,可见该公司今年将会继续倚重组件业务的营收,预测营收占比为66.47%。

2020年,隆基股份超越晶科能源,成为全球最大的组件出货商,市场份额达19%。参照该公司今年的目标,其组件产能为65GW、出货量为40GW,产销目标双双大幅上升。

“今年公司组件市占率会继续提升。”隆基股份品牌总经理王英歌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虽然在光伏产业链中组件因受硅料短缺、涨价的压力导致利润挑战最大,但长期来看,龙头企业的市占率会提高,未来在产品溢价上比二、三线企业有优势。

在现有的光伏业务结构中,隆基股份扩大了组件业务的投入力度。在优势的硅片环节,随着新入局者越来越多,隆基股份与中环股份双雄割据的局面在未来或将被打破,该公司也需应对新的竞争。

“硅片环节新上的企业很多,竞争一定会加剧。如果产能大于需求,硅片的竞争就会越来越激烈。”钟宝申坦言。

不过,在光伏业务上,隆基股份似乎并不畏惧竞争。“公司一直在储备新的技术。”王英歌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业绩说明会上,钟宝申透露了今年隆基股份在电池环节的新动作,“今年年底,公司会投产两条新技术路线的电池产能,一种用于地面电站,另一种用于分布式,效率会比目前的量产产品显著提高。”

值得注意的是,隆基股份正在开辟新的业务赛道,将未来的成长性之一投向了氢能。

“我们定位绿氢领域,做装备制造,公司擅长的核心还是制造环节。”王英歌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隆基股份在氢能的布局重点聚焦电解水相关装备,如电解槽等成套装备和解决方案,“预计在今年第四季度会形成规模化的产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隆基股份内部已经将氢能列为第五大业务。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