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无锡探路零碳城市:构建零碳科技产业园,倒逼产业转型

2021年04月22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海平 

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与无锡发改委、生态环境局、高新区等有关部门和人士近期的交流看,个体消费领域正逐步成为城市能源消耗和碳排放(包括直接和间接排放)增长的重要领域之一。

一款名为“碳时尚”的App正在无锡流行。

“如果你在生活中能通过实际行动减少能源消耗和碳排放,比如选择绿色出行,那么积累到一定的程度,就可以享受到一些用电上的优惠。”4月中旬,无锡供电公司有关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与那些高能耗、高排放的产业相比,生活中的个体虽小,但从城市体量看,积累到一定程度会发生质的变化。

2020年3月,无锡在全国城市中率先提出了打造“零碳城市”的工作目标。

无锡是全国第二个经济总量破万亿元(2017年)的普通地级市,人均GDP高居全国第二。从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与无锡发改委、生态环境局、高新区等有关部门和人士近期的交流看,个体消费领域正逐步成为城市能源消耗和碳排放(包括直接和间接排放)增长的重要领域之一。

碳达峰、碳中和作为一个全社会行动,需要越来越多的人加入来减少碳排放,以降低消费者成本等方式鼓励公共参与降低碳排放,对城市未来双碳目标的实现颇为重要。

实现碳达峰、碳中和,是一场广泛而深刻的经济社会系统性变革。根据统一部署,中国力争2030年前实现碳达峰、2060年前实现碳中和,这需要政府、企业、公众共同努力、协同发力。

“根据《无锡市碳排放峰值研究》,在没有重大经济波动和技术突破的情况下,无锡很大概率上将在2026年左右实现总量达峰,峰值规模将在1.2亿-1.3亿吨(二氧化碳)的区间范围内。”无锡市生态环境局大气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前正在进行重新测算。

同时,地方政府思考的是,如何在“双碳”背景下,进一步更优调整产业和能源结构,尤其是发展那些可以帮助实现降低能源消耗和减少碳排放的产业。

无锡在全国城市中率先提出了打造“净零碳城市”的工作目标。郑迪坤

能源结构与零碳排放的博弈

经济总量和能源消耗呈现正比关系。2020年,无锡经济总量约1.23万亿元。当前,能源活动是无锡最大的温室气体排放源,占到排放总量的93.6%。

从有电力数据记载以来,无锡的用电量一直处于快速成长中。2020年,无锡市全社会用电量760亿千瓦时,最高负荷达到1345.43万千瓦,两者均创历史新高。

作为全国经济总量过万亿的城市之一,无锡的发展是当前中国东部经济发达地区的典型代表,即由于能源资源禀赋不足,一次能源资源贫乏,导致用能严重依赖化石能源,大量用电需求来自区外供应,能源转型艰难。比如,2020年无锡煤电装机占比超过50%,达到51.2%,风电、太阳能等新能源发电装机占比仅有13.5%。

无锡供电公司有关负责人对此解释,尽管近些年在技术上有了很大的创新,但风电、光电的不稳定性对电网造成毁坏性损伤的可能性仍存在,因此不可能在较短时间内大幅度提升。无锡市发改委能源处负责人表示,双碳目标倒逼产业转型,促使一些产品在生产和使用中能够降低能耗,如提升不统计在煤炭中的焦炭的使用量等,使得重产业转轻。

尽管在进入“十三五”后无锡已不再立项燃煤项目,但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2019年无锡能源消费总量达到3585.6万吨标准煤,约占江苏全省的11%。其中煤炭消费总量2171万吨,占江苏13.4%,单位国土面积耗能量是江苏全省平均水准的1.09倍。

从排放看,无锡2019年碳排放总量约为9098万吨,占江苏的12.89%,排名仅次于苏州、南京。2019年无锡碳排放强度(单位地区GDP碳排放量)为0.79吨二氧化碳/万元,较上年度下降4.8%,“十三五”前四年累计下降17.7%,综合得分89.5,在江苏全省温室气体控制考核中排名第三。

“目前社会对零排放还是有不同的理解,我们认为是一种动态平衡,也就是在当前的形势下,随着发展,若达到一定的峰值时,采取措施进行下降,然后不断调整。”无锡发改委能源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解释。

2020年,无锡的三次产业结构为1:46.5:52.5,产业结构中能源消耗较大。如,无锡高新区作为全国集成电路产业的高地,聚集了大量的企业、研发机构和高级人才,贡献了全国11.2%的产业规模,但也因此导致了能耗需求居高不下。2020年全区能源消费总量折合标准煤400万吨,其中电力消费162万吨,水电占比约为9%,区内光伏发电占比1.2%,其余均为化石能源发电。

与减少化石能源消耗对应的是尽量使用清洁能源电力。不过,据无锡市发改委人士透露,根据国家规定,区外来电是否是清洁能源,也算到了当地的能源结构和排放量中(以省为单位计算),而清洁用电的输送量又与电网容量紧密关联。此外,城市的土地、环境等资源直接决定了不可能大规模上马风电、光电等新能源发电项目,即使已有部分尝试,但其位置偏远、规模也较小。

好在目前正在启动建设±800千伏白鹤滩水电入苏特高压输电工程等重大项目,将保障清洁能源大比例输入江苏。

谋划零碳产业园

地方政府对双碳倒逼产业转型已有共识,这促使地方政府调整行动加速。

“过去是应付治理,现在是末端治理和低碳转型。”宜兴市委常委、宜兴环科园管委会主任朱旭峰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双碳倒逼下,环保产业是决胜未来的产业。

无锡发改委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前正在对各产业园区内的产业分布情况和碳排放现状进行摸底,有序推进产业结构调整升级。一方面,不断淘汰高能耗的落后产能,腾出宝贵的能耗和主要碳排放指标,用于支持优质重大项目。另一方面,扶持低碳、零碳、负碳的技术创新,积极引进低碳相关产业进驻,带动低碳产品在无锡研发和生产,扶持新的经济增长点,拉动低碳经济发展,促进产业绿色低碳转型。

在2021年市两会期间,无锡市市长杜小刚就公开表示,碳达峰、碳中和要长远谋划,要编制落实碳达峰行动方案,规划好目标清晰、操作性强的路线图,率先探索建立零碳基金、零碳技术产业园。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获悉,目前国家下达江苏省的目标尚未明确,而无锡碳达峰时间要根据省级目标再进行分解。无锡市发改委能源处负责人表示,正根据国家、省级统一部署,重新测算减排空间和达峰路径,确保于2021年12月底前完成方案编制。

零排放并不意味着不发展,深刻理解精准施策反而是一次主动捕捉产业的重大机遇。无锡市委书记黄钦指出,要加大对各类“用能大户”“排放大户”的技术改造,深入实施新一轮战略性新兴产业、智能制造、现代服务业发展行动计划,真正做到在保护中发展、在发展中保护。

根据4月初公布的总领无锡“十四五”创新的《无锡太湖湾科技创新带发展规划(2020-2025年)》,将建设碳中和先行示范区,开展“零碳排放区”示范工程,推行“碳普惠制”。在发展零碳产业上,将形成技术的引进和自主创新、成果转化、实践应用等三大场景。

不过,由于主攻的产业都是以高科技为主的高端产业,因此高新区的单位GDP能耗只有0.205吨标煤,这只有全国高新区平均值(0.464)的44%,江苏平均的58.7%,万元GDP能耗处于世界发达国家工业区先进水平。

“总体来看,在目前能源结构和产业结构下,高新区碳排放减量空间极其有限。”无锡高新区(新吴区)发改委田旭昂博士表示。

当前,无锡高新区正在规划设立零碳科技产业园,打造长三角乃至全国知名的零碳技术集聚区、产业示范区,积极争创国家级绿色产业发展示范基地和国家高新区绿色发展示范园区。

“3月下旬,在学习‘3060’目标和低碳产业的基础上,就筹备设立零碳科技产业园给市政府递交了报告。”田旭昂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市长杜小刚批示要求全力高水平做好规划,大力引进各类头部企业,积极支持产业园建设。

以点带面是构建零碳科技产业园的基本思路。即率先打造零碳科技产业核心区进行试点示范,以此带动22平方公里的零碳科技产业园,再进一步推动220平方公里的高新区全覆盖,实现绿色低碳循环高质量发展。而试点的内容,则是突出“零碳、低碳”技术研发应用、成果转化和产业集聚,以及实现能源数字化和智能化、构建运营管理服务平台、打造“零碳”商务区试点示范、建设低碳社区等。

如何走出一条不同于其他特色产业园区的发展路径?田旭昂表示,无锡高新区将通过高起点规划发展、高质量平台建设、高水平应用示范、高层次国际合作推进园区建设,以国际、社会共建的方式成立零碳创新研究院,让国际合作、科技研发、技术引进、成果展示、示范应用等同步进行,聚焦无碳技术、减碳技术、去碳技术等重点领域开展项目招引、应用和产业化。

“目前少量用户比较侧重储能。”田旭昂介绍,在某工业园区小范围的部分企业,采用了市场化的储能充电方式,已能满足需求,技术水平和政策支持上处于起步阶段。此外,从高新区的实践看,外资企业在低碳转型上处于领先水平。

田旭昂认为,推动绿色转型,最重要的还是从源头降碳入手,无论建筑、交通或是工业生产等其他领域,要实现零碳的核心都是能源结构的转型即非化石能源的使用,所以接下来在风电、水电、太阳能等非化石能源开发利用领域新技术的创新研发非常重要,筹建中的零碳创新研究院将聚焦于此。

碳交易路线图

地方政府是如何推进碳排放和碳交易的?

无锡是江苏省重点碳排放单位。分行业看,尽管2020年无锡高新技术产业产值占江苏全省比重达15.6%(居全省第二),但根据2019年无锡温室气体排放清单数据分析,电力和钢铁是碳排放量最大的两个行业。其中,电力行业2019的排放量为4868.2万吨,占46.7%,钢铁行业碳排放量为1963.4万吨,占到18.9%,两者加起来超过全市65%。分城市各经济板块看,江阴市占排放总量的60.48%,宜兴占21.27%,两个全国经济百强县是实现碳达峰的重点区域,能源则是重点领域。

无锡发改委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当前一系列的工作正在紧张有序推进中,一旦目标确定,落实到具体达峰路径上,会尽力争取为江苏的目标实现做出贡献。

这包括了摸清碳排放现状,构建清晰的总量统计核算机制,分析影响碳达峰的重点行业、重点区域、重点领域,建立目标考核和预警机制。根据目标分解任务,层层压实责任,有计划有部署实现目标任务,同时通过多种手段推进碳达峰目标的实现。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无锡2020年通过核查的电力企业数量为25家(燃气电厂3家,燃煤电厂21家,垃圾电厂1家),已纳入全国碳排放权交易配额管理。

从流程看,每年3-4月份组织企业填报监测计划和排放报告(电力行业需在4月底前完成填报),5月份由省级请有资质的第三方核查机构对企业提交的排放报告进行核查(相当于对企业的碳排放进行认定),之后再由省级根据核查结果分配配额,6月份启动交易。

无锡市生态环境局大气处负责人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省级生态环境主管部门根据本行政区域内重点排放单位2019-2020年的实际产出量,以及本方案确定的配额分配方法和碳排放基准值,核定各重点排放单位的配额数量。再将核定后的本行政区域内各重点排放单位配额数量进行加总,形成省级行政区域配额总量。将各省级行政区域配额总量加总,最终确定全国配额总量。

事实上,具体配额发放多少则是由国家根据企业前一年的碳排放量核查结果进行统一分配的,一般预分配配额与发放核查结果之间存在一定的比例。

配额是如何计算和发放的?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省级生态环境主管部门根据配额计算方法及预分配流程,按发电机组2018年度供电(热)量的70%,通过全国碳排放权注册登记结算系统向本行政区域内的重点排放单位预分配2019-2020年的配额。在完成2019和2020年度碳排放数据核查后,按机组2019和2020年实际供电(热)量对配额进行最终核定。核定的最终配额量与预分配的配额量不一致的,以最终核定的配额量为准,通过系统实行多退少补。

“考虑到机组固有的技术特性等因素,会通过引入修正系数进一步提高同一类别机组配额分配的公平性。”上述生态环境局人士解释。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