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商业 > 正文

书评丨跳跃在标点符号间的情感

2021年05月0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磊 

对于一段文章来说,标点符号既重要又不太重要。重要之处在于,如果没有逗号等标点符号,在许多情况下人们甚至无法理解文字内容。

文 / 郑磊

对于一段文章来说,标点符号既重要又不太重要。重要之处在于,如果没有逗号等标点符号,在许多情况下人们甚至无法理解文字内容。中国最初的古文是没有标点的,读懂它们需要读者有更深的学问。所谓不重要之处表现在很多人其实经常乱用标点,常常忽略标点符号运用的重要性。西方文字也是如此,不过,由于它们是拼音文字,写作者还要额外注意拼写是否正确。经过多年写作训练,我已慢慢感受到了标点符号的妙处,看到《纽约客》资深文字编辑撰写的《逗号女王的自白》,感觉既诙谐有趣又能给人以启迪。书中提到了很多编辑中碰到的趣事和有关标点符号的用法,值得英语学习者参考。

对于英语来说,标点符号的使用除了要顾及语法要求,我觉得语气、节奏方面的考量同样重要。有时候过于规范的用法,反而会将灵动的文字束缚住,而且破坏了阅读时的韵律。有人认为,文言章句中的停顿并非牢固不变,因声求气,所以很长时间都没有使用逗号。但其实文言文中用了很多表达语气的虚词,口口相传,这样的停顿转折之法称为“句读”。

大约在1490年,威尼斯印刷商阿尔多·马努齐奥(Aldo Manuzio)发明了逗号,用来切分句子,避免歧义,之后在西方语言中开始使用。同样,逗号的使用也分为两派:一派主张即兴发挥,用逗号来表示停顿,如同音乐中力度的变化。朗读时,逗号能提示何时该呼吸换气; 另一派运用逗号来凸显深层结构以阐明句意。作者调侃狄更斯喜欢“乱用”逗号,比如,在《尼古拉斯·尼克尔贝》(Nicholas Nickleby)中他写到,“But what principally attracted the attention of Nicholas, was the old gentleman’s eye... Grafted upon the quaintness and oddity of his appearance, was something so indescribably engaging ...”(但是真正吸引尼古拉斯的,是老先生的眼神……在他那古怪而奇特的相貌之中,还有种难以名状的魅力……)。狄更斯喜欢写长句,但是按照这个标点断句,读起来不仅毫不费力,还隐隐带着一种令人愉悦的节奏感。这是我们在汉语译文里不容易感受到的属于作家本人的独特韵律。

另一位知名作家赫尔曼·梅尔维尔似乎也不太会用逗号,他写道“Often I have lain thus, when the fact, that if I laid much longer I would actually freeze to death, would come over me with such overpowering force as to break the icy spell”(我常常就这么躺着,但是一想到我再躺下去真会活活冻死,就有一股无比强烈的力量席卷全身,打破了冰咒)。在fact和that之间加逗号是比较少见的,梅尔维尔使用逗号的原意是为了朗读时能读得抑扬顿挫。如果按照规范用法改为“Often I have lain thus, when the fact that if I laid much longer I would actually freeze to death would come over me with such overpowering force as to break the icy spell”,恐怕会读得上气不接下气,而且也更难理解句子含义。这个标准版滤掉了梅尔维尔的个性,水分全无,只剩下干巴巴的句子。

使用逗号不仅能增添句子的活力,有时还体现了作者的缜密的考虑。在作家詹姆斯·索特写的《光年》一书中,“Eve was across the room in a thin, burgundy dress that showed the faint outline of her stomach”里的逗号是为了突出礼服裙下的腹部线条。这不是一条薄薄的酒红色礼服裙,而是一条薄裙, 颜色是酒红色。作者特意加了一个逗号,是想让读者留意裙子的轻薄感。使用标点符号的主要语法用途是防止误读,不过,在能够避免混淆意义的情况下,有时也不必苛求标点符号使用的严谨。在一些情况下,破折号可以代替逗号和分号,甚至当引号或冒号使用,这可能也是英语的特点之一。在肯尼迪的遗孀杰奎琳回复时任美国副总统尼克松的慰问信时,写道:“I know how you must feel—so long on the path—so closely missing the greatest prize—and now for you, all the question comes up again—and you must commit all you and your family’s and hopes and efforts again—Just one thing I would say to you—if it does not work out as you have hoped for so long—please be consoled by what you already have—your life and your family(我能体会你的心情—好容易走了那么远—却与最大的梦想失之交臂—如今对你来说,所有的问题再次浮现—你必须再次投入自己和家人的全部希望和精力—但我只想对你说—如果你夙愿未了—请想想你已经拥有的一切,聊以慰藉—你还活着,还有家人)。”如果按照规范修改杰奎琳这段文字的标点,行文会变得中规中矩、严丝合缝、正经八百。而此处破折号的使用则更显真情流露,更具表现力和个性。也许文字的魅力正在其中,虽难言传,却可意会。

(编辑:洪晓文)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