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黑色系商品暴力拉涨重现 文华商品指数逼近200点绝对“高价区”

2021年05月1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董鹏 

价格虽然涨上去了,但是期货盘面的成交、持仓数据相对稳定,资金端并未出现过于明显的集中流入,整体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

【铁矿石拉涨冲击波】

5月10日,铁矿石期货多个合约十分罕见的集体涨停,这还是建立在该品种涨跌幅调整至10%基础上所实现的。受此带动,螺纹、线材、热卷三大成品材全部涨停。当前1300元/吨的铁矿石、6000元/吨的螺纹钢显然已经处于历史绝对高位,进一步上涨带来的潜在风险开始凸显。越来越多钢铁企业买入套保力度“水涨船高”,但下游企业的利润空间却进一步被挤压,退单违约频现,加工企业则停产观望。

“手无寸铁、望煤止渴、点石成金、失之焦臂……”5月10日,一位外资机构操盘手发布的朋友圈,对近期大宗商品市场的行情作出了如上总结。

虽是段子,点评却是异常精准。仅就“五一”后国内期货市场的表现来看,上涨品种主要集中在了黑色系商品身上。

5月10日,铁矿石期货多个合约十分罕见的集体涨停,这还是建立在该品种涨跌幅调整至10%基础上所实现的。至当日午后14:30左右,螺纹、线材、热卷三大成品材全部涨停,焦煤、玻璃期货主力合约涨幅均超6%。

受此带动,追踪国内一揽子商品价格的文华商品指数连续大涨,并于盘中创下197.22点的近十年新高。

需要指出的是,200点之于该指数如同1800美元之于国际金价一般,属于绝对“高价区”,历史上仅有2008年、2010年至2011年的少数月份,文华商品指数达到这一水平。

不过,伴随着商品价格的连续上涨,市场分歧也开始加大。譬如煤焦钢产业链品种,近期整体持仓规模却不升反降。

“行情到这个地步,需要出去实地调研下。”现任东海期货黑色金属首席研究员的刘慧峰,当日在开往唐山的高铁上说道。

黑色系领衔,铁矿石期货三日狂飙16%

顺周期行业,几乎包揽了五一节后二级市场的热点。5月10日,A股涨幅排名靠前的板块仍然是煤炭、有色和钢铁。

而早在5月6日,这一趋势就已经有所显现,当天纳入申万钢铁板块的35只个股中,34只钢铁股收涨,安阳钢铁、重庆钢铁、本钢板材等7只钢铁股报收涨停。

与之相伴的,是近三个交易日黑色系商品在期货市场的暴力拉升。

仅以铁矿石期货主力2109合约为例,4月30日结算价为1108.5元/吨,至5月10日结算价已升至1286.33元/吨。

换言之,三个交易日该品种便出现了累计16%的涨幅。这对于涨跌停板幅度原本仅有4%的铁矿石期货而言,已经十分罕见。

加之矿石又是煤焦钢产业链的源头,其价格的上涨起到了牵一发动全身的效果。

于是,整个黑色系商品集体拉涨。5月10日就是典型,当天螺纹、线材和热卷三大成品材期货全部涨停,只是受限于6%的涨跌停板,幅度略低于铁矿石。

虽然有色金属、玻璃等品种走势也十分强劲,但是整体涨幅尚无法与黑色系商品相比,近期处于商品涨幅榜“第二梯队”的位置,化工、软商品板块阶段性涨幅则要更低一些。

走势出现上述差异,又包含了多方面因素的推动。

首先,黑色系商品多为国内自主定价商品,其价格弹性显著大于有色、原油等国际定价产品。

其次,黑色系商品具备较好的供需预期。

“一季度,国内粗钢产量整体增加,那么市场给出的预期就是,若要完成全年压减粗钢产量的目标,就势必会以更大的力度去限制供给端。”刘慧峰认为。

反观需求端,国内基建、地产需求逐步恢复,4月份钢材出口数据未受退税政策影响,再次提供了需求支撑。

一方面是供给端形成了收缩预期,另一方面则是需求端的稳定恢复,叠加之下钢材整体供需预期向好。

就铁矿石而言,则受到了基本面和情绪层面的双重带动。

“钢厂目前处于高利润阶段,近期吨钢利润一度突破千元,虽然都在说压减粗钢产量,但是比较4月的周度数据可以看出,产量不减反增,那么因限产减少矿石消耗的逻辑也就难以成立。”刘慧峰表示。

此外,他还提出了一个细节,即在限产状态下,钢厂倾向于使用高品位矿石,这使得港口高品位矿石库存持续下降。铁矿石价格连续上涨,并一路向钢坯、成品材等现货市场,以及证券市场传导。

5月10日,铁矿石期货多个合约十分罕见的集体涨停。-新华社

警惕“价格传导链条的断裂”

当前1300元/吨的铁矿石、6000元/吨的螺纹钢显然已经处于历史绝对高位,进一步上涨带来的潜在风险开始凸显。

仅仅从市场数据来看,能否进一步上涨的分歧开始出现。

4月30日,文华黑色产业链品种整体持仓量为418万手,此后三个交易日的拉涨阶段仅小幅升至425万手,并于5月10日回落至408万手,同时整体成交量变化也较为有限。

换言之,价格虽然涨上去了,但是期货盘面的成交、持仓数据相对稳定,资金端并未出现过于明显的集中流入,整体处于相对稳定的状态。

“大家的疑虑还是比较大的,一个是绝对价格太高了,另外也担心对下游的承接力问题。”刘慧峰表示。

另外的隐忧,来自于需求端。仅以热轧卷板、冷轧卷板的价格表现为例,后者由前者加工而来,常规行情下后者要每吨溢价五六百元。

从终端应用上看,冷轧卷板也要更为接近家电等终端消费品。但是,近期的市场现状却是,冷轧卷板与热轧卷板的价差仅维持在二三百元,冷轧卷板上涨动力不足,这是否也从侧面反应下游需求并非很好?价格传导链条出现了一些问题?

需要指出的是,每当价格传导不畅,产业链下游陷入大范围亏损时,往往就意味着上游原材料涨势的终结,这也是周期品价格见顶的信号之一。

对于这种现象,光大期货研究所所长叶燕武将其称之为“价格传导链条的断裂”。

早在今年3月,他便指出,商品市场见顶存在两个信号,其一是信用开始紧缩,尤其在政策层面。如2010年10月央行首次加息,对应2011年2月整个有色、黑色、化工品同时见顶,随后开始了持续五年的熊市。

其二与产业链相关联,商品价格存在明显的摆钟效应。多数商品是半成品或原料,价格变动对应的是产业链上下游的利润,或者说利益格局的分配。

具体体现为,原料价格低时下游受益,上游亏损,反之亦然,如天然橡胶在2008年金融危机时价格是7000元/吨,2010年初上涨至超过40000元/吨,直接导致下游轮胎企业亏损严重,无力再承受原材料的高昂成本,价格传导链条断裂进而出现了拐点。

而就刘慧峰的观察来看,目前下游尚未出现大范围亏损,但是部分企业由于前期锁定的钢材价格仅有5100元/吨至5200元/吨,目前成本端冲击已经十分明显,出现部分亏损。

这意味着,上述价格传导链条是否已经出现了一些局部传导不畅的迹象?若黑色系产品价格接下来继续拉涨,是否又将加速传导链条破裂的速度?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