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铁矿石飙涨下的企业套保:钢企双管齐下锁定利润,下游企业缺乏专业团队

2021年05月1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铁矿石价格持续飙涨,越来越多钢铁企业的买入套保力度不但“水涨船高”,连套保操作模式也发生着剧烈变化。

“我们已将90%铁矿石采购量做了买入套保。”一位华北地区钢企套保部门主管赵强(化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尽管螺纹钢价格持续上涨给他们带来可观的利润,但面对每天都在迭创新高的铁矿石,他所在的钢企高层仍对居高不下的原材料采购成本深感不安。

记者多方了解到,随着铁矿石价格持续飙涨,越来越多钢铁企业的买入套保力度不但“水涨船高”,连套保操作模式也发生着剧烈变化。

一位华东地区钢铁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以往,他们都是通过“基准价+浮动价”、长协定价等传统套保模式锁定铁矿石采购成本。但随着铁矿石价格持续飙涨,他们意识到这种套保模式变得越来越不靠谱。比如近期海外铁矿石贸易商突然提出大幅增加“浮动价”,否则宁可毁约,此外长协定价也因定价较低而遭遇上游贸易商的各种“刁难”,包括铁矿石交割被一再延后等。

“目前我们转而加大基于铁矿石基差交易的买入套保力度。”他告诉记者。通过试水,他发现基差交易有两大好处,一是履约交割有保障,二是能更准确地反映当前铁矿石的最新供需状况变化,定价权不再受制上游铁矿石现货贸易商的“强势干预”,某种程度能降低企业原材料采购成本。

在赵强看来,尽管铁矿石价格持续飙涨,企业的经营压力却未必很高。一方面他们可以在铁矿石期货市场开展买入套保,或进行基差交易锁定采购成本,另一方面则在螺纹钢等期货市场进行卖出套保,锁定较高的钢材生产销售利润。

“事实上,当前下游企业套保压力比我们大多了。”他向记者坦言。4月底以来,他已听到众多下游钢坯轧材企业抱怨原材料成本涨幅过快过猛,导致他们钢材深加工深陷毛利倒挂的经营亏损困境。

“期间我们给一些下游企业介绍我们开展钢材期货套保的操作经验与心得。”赵强透露。但这些下游且有是否愿意参与期货套保,主要取决于企业老总的个人意愿,而且他们也缺乏专业的期货套保操作团队设计专业的套保方案,令很多期货套保操作具有较强的投机性。

钢企的套保之道

面对普氏62%铁矿石现货交易价格迭创新高,赵强直言企业的铁矿石买入套保力度一直在水涨船高。

“原先我们的铁矿石买入套保占比约在65%,3月中旬企业高层还在询问买入套保比重是否偏高,万一铁矿石价格回调是否会造成买入套保操作亏损。”他回忆说。如今,公司所有高层都在力挺继续增加铁矿石买入套保操作。

他坦言,持续加大铁矿石买入套保,已成为当地钢铁企业的一大共识。究其原因,一是外贸环境变化令当地钢铁企业担心未来铁矿石进口会减少,目前全国45个港口进口铁矿库存为12957.78万吨,已出现降低迹象;二是钢铁生产高利润驱动众多钢企纷纷加大高炉炼铁产能利用率,带动铁矿石需求增加,导致未来铁矿石供需关系短期内仍趋于紧张。

“尤其是市场传闻一些铁矿石现货贸易商开始奇货可居,纷纷要求提高浮动价或长协定价才肯供货,令当地钢铁企业一下子神经紧绷,纷纷加大铁矿石期货买入套保力度。”赵强指出。

令他惊讶的是,这波铁矿石价格飙涨,也令众多钢铁企业高层意识到健全买入套保操作财务考核机制的重要性。以往,不少钢铁企业高层只关注套保部门的期货买入套保能否实现盈利,而不是结合期货套保与现货采购价格,综合评估期货套保操作的得失。如今,他们意识到只关注期货套保操作盈利与否的片面性,更关注铁矿石期货买入套保操作能否将原材料采购成本降至企业的控制范围内。

赵诚承认,尽管铁矿石价格居高不下,得益于钢铁价格持续上涨,当地钢铁企业的经营压力未见明显增加。

“事实上,我们在期货市场双管齐下,一是在铁矿石期货市场加大买入套保以锁定较低的原材料采购成本,二是在螺纹钢等期货逢高开展卖出套利,锁定较高的生产销售利润。”他表示。甚至他发现,目前钢铁企业在期货市场逢高卖出螺纹钢套保所获得的利润,高于现货交易。

光大期货黑色研究总监邱跃成透露,通过估算,他们发现当前螺纹钢现货交易的利润约在750元/吨,而螺纹钢2110期货合约的盘面利润则约在1090元/吨,表明市场对钢铁去产能化后的价格回升,有着较强的预期。

“在铁矿石价格飙涨期间,我们基于基差交易的套保操作占比也得到大幅提升。”上述华东地区钢铁企业负责人告诉记者。究其原因,这轮铁矿石飙涨行情让他们意识到“基准价+浮动价”、长协定价等传统套保模式所面临的巨大履约风险——4月以来,多家海外铁矿石现货贸易商纷纷要求提高浮动价与长协定价,甚至个别贸易商以价格谈不拢为由暂停了铁矿石供货协议,让他们接受期货公司的建议,试水基差交易进行套保操作。

他透露,为了吸引企业加大基差交易套保力度,期货公司会根据他们企业的业务特点与资金周转需要,将铁矿石采购套保操作分成保值与增值两部分,大部分铁矿石买入套保操作基于保值与风险锁定原则进行操作,小部分则通过滚动对冲等灵活操作,博取铁矿石价格上涨期间的相关套保收益。

“这也让我们感受到基差交易的更多好处,正打算将大部分铁矿石买入套保业务交给基差交易解决。”这位企业负责人直言。

下游企业的套保困局

相比钢铁企业通过多元化期货套保操作抵御铁矿石飙涨冲击,家电、建筑等下游企业的套保操作难度则与日俱增。

一位家电企业原材料采购部门主管告诉记者,尽管年初他们已对铜、铝、钢材等原材料做了大量买入套保,但鉴于当前这些大宗商品价格涨幅过快过猛,企业毛利已出现下滑迹象。

“考虑到后疫情时代国内消费市场逐步复苏,我们又不敢贸然提价向消费端转嫁原材料成本上涨压力(避免销量下滑),导致企业很多家电产品毛利润正进一步下滑,甚至财务部门已发出需削减产量止损的警告。”他告诉记者。

卓创分析师毕红兵表示,鉴于今年以来钢铁等众多工业原材料价格上涨势头猛烈,若按原料成本比例拆分假设,若家电企业打算单独消化原材料成本上涨压力,则企业毛利率将受到较大影响。据监测数据显示,空调、冰箱、洗衣机毛利率或分别下降32.26%、25.09%与31.63%。

“除了家电企业,钢材深加工企业日子也不好过。”赵强告诉记者。由于热卷下游制管、钢结构等行业利润率大幅下滑(甚至出现倒挂状况),当前这类企业不但放缓钢材采购力度,还在想尽办法拓宽销路以缓解库存与资金压力。

一家国内钢材深加工企业副总裁向记者透露,4月以来他们曾向下游建筑企业提价销售,但后者均以预算有限而暂缓采购,迫使他们只能将钢材深加工产品交给外贸公司寻求出口销售。与此同时,他们正计划将钢材原材料库存拿到期货市场做卖出套保谋利,以填补企业利润缺口。

“现在我们遇到的最大难题,是企业缺乏专业的期货套保操作团队,很多期货交易决策都是来自企业老板的个人判断,导致整个期货套保操作投机性非常高。”他指出。5月10日螺纹钢再度涨停,他们内部建议企业老板应加大卖出沽空力度,但他反而增加了投机买涨操作,想趁着钢材价格飙涨“大赚一笔”。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