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4月PPI涨幅创新高 上游狂飙下游温和 PPI涨势已近“强弩之末”?

2021年05月12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夏旭田 

5月1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中国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同比上涨6.8%,涨幅较3月加快2.4个百分点,创2017年11月来新高。

以原材料为代表的通胀仍在持续抬头,并开始向部分消费品传导。

5月11日,国家统计局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中国工业品出厂价格(PPI)同比上涨6.8%,涨幅较3月加快2.4个百分点,创2017年11月来新高。中国消费者价格指数(CPI)同比上涨0.9%,较3月回升0.5个百分点,连续三个月回升,并创下去年10月以来新高。

受访专家指出,PPI增速超预期回升,主要是因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上涨,铁矿石、有色连续刷新纪录。这一方面是因为,国内外需求加快复苏,而资源生产国产能扩张缓慢,使得供需偏紧,另一方面,在全球货币大宽松背景下,商品市场成为流动性炒作的重要战场。

值得注意的是,上游涨价向中下游传导的扩散效应有所增强,受原材料涨价影响,4月电冰箱、电视、笔记本、自行车等消费品价格均出现上涨。

不过,多位受访专家认为,下游行业竞争充分,价格全面上涨的概率不高,上游行业如此高的增速缺少真实需求支撑,当前PPI已近“强弩之末”,预计将在二季度创下阶段性高点后逐步回落。

4月相对温和的CPI是多空对冲下达成的均衡。一方面,生猪产能持续恢复,气温回暖推动果蔬供给增加,推动肉类与蔬菜类价格下降;另一方面,服务业价格明显回暖,油价也持续上涨,推动4月非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3%。

分析认为,4月物价不会改变货币政策总基调,市场流动性有望继续保持合理充裕。未来需要密切关注原材料价格过快上涨抬高中下游企业成本、进而抑制终端消费支出的问题。

PPI涨幅创42月新高

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学术委员会委员、中原银行首席经济学家王军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采访时指出,4月PPI同比增幅高达6.8%,一方面是因为翘尾因素大幅提高1.5个百分点;另一方面,尽管能源类原材料涨幅略有放缓,但近期铁矿石、有色金属出现加速上涨,并连续创下历史新高,使得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出现大幅上涨。

4月工业生产者购进价格同比上涨9.0%,其中,有色金属材料及电线类价格上涨23.3%,黑色金属材料类价格上涨20.2%,化工原料类价格上涨13.3%,燃料动力类价格上涨12.1%。

国家统计局城市司高级统计师董莉娟指出,4月份PPI6.8%的同比涨幅中,去年价格变动的翘尾影响约为2.5个百分点,新涨价影响约为4.3个百分点。PPI同比涨幅扩大的主要原因是铁矿石、有色金属等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上行。

值得注意的是,尽管同比涨幅有所扩大,但4月PPI环比上涨0.9%,涨幅比上月回落了0.7个百分点。

董莉娟指出,这是因为国际原油价格波动下行,带动国内石油相关行业价格涨幅回落或转降,其中石油和天然气开采业价格涨幅回落9.4个百分点;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价格涨幅回落3.2个百分点;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业价格由上月上涨5.7%转为下降0.9%。

然而,受需求增加和铁矿石等原材料成本上升影响,4月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价格环比上涨5.6%,涨幅扩大了0.9个百分点。

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黑色系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一方面是因为发达经济体及中国需求加快修复,另一方面是资源生产国受疫情拖累影响,产能恢复及扩张偏慢。

而在王军看来,上游大宗商品大幅涨价除供需因素外,很大的原因在于金融市场波动,“近期大宗商品的金融属性展露无遗,在全球货币大宽松的背景下,天量流动性涌向了商品市场,这推高了铁矿石等原材料价格。”

王军指出,工业品价格出现了明显的结构性分化,4月生产资料价格上涨9.1%,涨幅扩大3.3个百分点;而生活资料价格上涨0.3%,扩大了0.2个百分点。

“由于上游多是寡头行业,议价能力较强,涨价速度较快,但下游行业竞争激烈,除非需求全面升温,其和消费者的议价能力不大,历次结构性通胀都是上游价格很难完全传导到下游,而如果下游并未全面涨价,上游的涨价也很难得到持久的支撑。”

在王军看来,4月的PPI涨势已近“强弩之末”,一方面,需求并未全面回暖,大宗商品并不具备持续大幅涨价的基础;另一方面,下半年同比基数会明显抬高。“4月PPI环比增速已经回落,我个人预计PPI同比增速会在5-6月份创下一个阶段性高点,然后逐步回落。”

伍超明预计,5月份PPI同比涨幅可能破7,三季度趋于平稳,四季度则会小幅回落。他指出,上游涨价向中下游传导的扩散效应虽有增强,但下游产品竞争充分,价格全面上涨的概率不高;此外,人民币汇率弹性不断增强,这降低了以人民币计价的进口产品成本,或将吸收部分输入性通胀压力。

服务升温对冲猪肉跌价,CPI同比“三连升”

关于CPI“三连升”,伍超明认为,在服务业加快修复、上游涨价扩散效应增强、油价上涨等因素共同作用下,非食品价格上涨对CPI的拉动作用较上月提高了0.5个百分点,是CPI涨幅回升的主要原因。而猪肉对食品分项的压制作用较大,4月份食品拉动CPI下降约0.14个百分点,但剔除猪肉后食品拉动CPI上升0.35个百分点。

交银金研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4月食品价格整体较低,内部分化显著。其中,生猪生产持续恢复带动猪肉供应量上升,猪肉价格继续下降,同比低至-21.4%,降幅比上个月扩大3个百分点。猪肉价格对CPI同比的拉动作用降到-0.49%,为近4年的低点。不过,食品中水产品价格涨势较强,同比涨幅扩大到11.3%,其中淡水鱼价格涨幅达到26.4%。

与食品形成鲜明对比的是,4月份非食品价格同比上涨1.3%,涨幅比上个月扩大0.6个百分点,是抬升CPI的主要原因。

唐建伟认为,非食品价格同比涨幅已升到近15个月的高点,主要有两方面原因:一是原油价格上涨带动车用燃油价格上升。随着国际原油价格的上涨,年初以来国内车用燃油零售价格已经多次上调。4月份交通工具用燃料价格同比涨幅达到19.4%,为近两年半最大涨幅。二是线下消费复苏带动终端零售价格上涨。4月份飞机票、旅行社收费、交通工具租赁费和宾馆住宿价格等都有显著上涨。

他尤其强调,要关注工业产品价格上涨向非食品消费价格的传导。受原材料价格上涨影响,4月电冰箱、洗衣机、电视机、笔记本电脑和自行车等工业消费品价格均有上涨,涨幅在0.6%-1.0%之间。

工业内部,上游涨价效应向中下游传导的扩散效应也有所增强,如4月化学纤维制造业和纺织业PPI同比分别较上月提高7.2和1.6个百分点。

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4月相对温和的CPI是多空因素均衡下的结果。当前国内各行业复苏并不平衡,复苏基础也有待进一步夯实,货币政策应稳字当头,市场流动性有望继续保持合理充裕。“4月的物价不会改变货币政策基调,主要是国内需求仍处于恢复阶段,在经济步入稳定复苏轨道前,仍需要一定政策支持,同时,年内整体物价也有望保持在温和区间。”

伍超明预计,年内CPI将保持温和增长,全年中枢水平在1.5%左右。

周茂华指出,本轮PPI同比走高较为特殊,工业产品涨价主要受能源、原材料成本大幅上升和低基数效应推动。在全球疫情尚未完全受控、需求尚未完全恢复的背景下,原材料价格过快上升,一方面可能增加中下游制造业生产成本,另一方面如果传导至终端消费品可能会抑制消费者支出。

他认为,未来应防范能源、原材料大幅涨价对下游企业的影响,鼓励国内增加供给,疏通国际物流、供应链产业链,改善供给;同时,通过结构性财税货币政策降低企业成本;此外,要保持稳健的货币政策,避免资金脱实向虚,防范投机炒作。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