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挖掘第二次“人口红利”:中国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 人口10年间增加1亿

2021年05月12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帆 

5月1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出炉!全国人口共141178万人,与2010年的133972万人相比,增加7206万人,增长5.38%,年平均增长率为0.53%,比2000年到2010年的年平均增长率0.57%下降0.04个百分点。

5月1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出炉!

全国人口共141178万人,与2010年的133972万人相比,增加7206万人,增长5.38%,年平均增长率为0.53%,比2000年到2010年的年平均增长率0.57%下降0.04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指出,数据表明,我国人口10年来继续保持低速增长态势。

国务院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领导小组副组长、国家统计局局长宁吉喆在国新办发布会介绍,我国劳动力资源依然丰富,人口红利继续存在,同时劳动年龄人口逐年缓慢减少,经济结构和科技发展需要调整适应。

在谈及人口红利时,除了关注人口数量、年龄结构等因素外,人口质量同样重要,而受教育程度是衡量人口质量的一个关键指标。

尤其是在人口增长速度减缓、老龄化进程加速的背景下,推动经济增长的传统要素需要重新组合,中国也需要积极挖掘和创造第二次“人口红利”,即“人才红利”,并转变经济增长方式,使人口形势与发展阶段相适应。

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人口达到2.18亿

最新的人口普查数据显示,拥有大学(指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为218360767人;拥有高中(含中专)文化程度的人口为213005258人;拥有初中文化程度的人口为487163489人;拥有小学文化程度的人口为349658828人(以上各种受教育程度的人包括各类学校的毕业生、肄业生和在校生)。

第六次全国人口普查数据显示,2010年,6岁以上人口中,大专及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为1.18亿,这意味着,10年间这一数据增加了1亿。

与2010年相比,每10万人中拥有大学文化程度的由8930人上升为15467人;拥有高中文化程度的由14032人上升为15088人;拥有初中文化程度的由38788人下降为34507人;拥有小学文化程度的由26779人下降为24767人。

根据计算可知,中国拥有大学文化程度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已经高达15.5%。有经济分析人士测算,如果减去0-14岁的人口,大学文化程度的人口占比将进一步提升至18.8%左右。

可供对照的一个数据是,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数据,在6岁以上人口中,大专及以上学历人口的占比约为9.5%。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大学学历人口总数及占比的提升,与中国高等教育的普及有很大关联。在国际上横向来比较,中国的大学学历人数占比已经处于中等偏上的水平,但与发达国家仍有差距。

全国历年的教育事业发展统计公报数据显示,2010年,全国各类高等教育总规模达到3105万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26.5%;2019年,高等教育毛入学率首次突破50%;到2020年,各种形式的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4183万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已经达到54.4%。

过去的10年间,全国高校每年毕业生人数在600万至900万之间,2021年更是预期将达到909万。

再看其他与受教育程度相关的指标,全国人口中,15岁及以上人口的平均受教育年限由2010年的9.08年提高至9.91年。31个省份中,平均受教育年限在10年以上的省份有13个,在9年至10年之间的省份有14个,在9年以下的省份有4个。

文盲人口(15岁及以上不识字的人)为37750200人,与2010年相比减少16906373人,文盲率由4.08%下降为2.67%,下降1.41个百分点。

国家统计局在解读中指出,受教育状况的持续改善反映了10年来我国大力发展高等教育以及扫除青壮年文盲等措施取得了积极成效,人口素质不断提高。

迈向“人才红利”时代

中国社科院人口与劳动经济研究所副研究员杨舸在最近的一篇撰文中指出,谨慎地看,“少子化”和“老龄化”或是中国人口无法避免的趋势,唯有坚持国家创新战略,驱动产业结构升级,挖掘第二次“人口红利”,才能对冲人口老龄化对社会经济发展造成的负面影响。

而挖掘第二次“人口红利”首先要增强人力资本。面向社会经济发展的长远需求,深入实施科教兴国战略和人才强国战略,将是中国新发展阶段收获第二次“人口红利”的重要保障。

广东省人口发展研究院院长董玉整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未来的中国经济、产业发展不再是靠“人海战术”,而是要大力发展高附加值产业,实现高质量发展,将“人口红利”转变为“人才红利”,中国的现代化建设也将主要依靠各类人才、高素质人口来实现。

与“人才红利”相对应的,还有“工程师红利”的说法。2020年3月,中国科学技术协会、中国工程院、中国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全国委员会联合发表文章称,当前中国每年工学类普通本科毕业生超过140万人,工程师红利已取代人口红利,成为推动中国经济高质量发展的重要力量。

其中,在大学学历人口中,拥有研究生学历的比例值得单独关注。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一些用人单位对研究类岗位的学历要求大多为研究生,招聘者倾向于认为研究生更容易有交叉学科背景,以及更能够独当一面地完成研究项目。

根据第六次人口普查结果,6岁以上人口中,研究生学历人数仅为413.9万,占比为0.33%。经历了过去10年的积累及研究生扩招等,这一比例有望大幅提升,但具体数据还有待进一步披露。

值得关注的是,有地方政府明确将研究生人才的培养事宜与本地产业发展相关联。譬如,广东省在“十四五”规划纲要中提出,深化研究生教育综合改革,统筹推进研究生学位授权点增列及动态调整,加强学位授权点尤其是专业学位授权点建设,着力提高与广东省战略性产业集群的契合度。

当然,也有教育界人士提醒需要防范“过度教育”的问题,从就业这个角度来看,我们的很多就业问题是结构性的,譬如高级技工类人才短缺,而某些领域的高学历人才却存在过剩的情况。

中国社会科学院国家高端智库首席专家蔡昉曾指出,高等教育对于建设创新型国家的作用是不可取代的,而职业教育可以提高劳动者的技能和适应能力,有利于保持制造业竞争力和就业稳定性,也应该得到大力发展。

广东一位高校人士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长期来看,我们的教育需要做好培养方向的区分,应用型的和研究型的。在一个成熟的社会里,专业有分工,而不应只是唯学历论。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