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全球债务两年半来首降:发达国家与新兴市场债务增速悄然分化 气候风险加剧债务成本

2021年05月15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5月13日晚,国际金融协会(IIF)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全球债务总额相比去年四季度下降1.7万亿美元,至289万亿美元,出现过去两年半以来的首次下降。

随着全球经济迈入复苏进程,一度令金融市场颇感担忧的债务问题悄然缓解。

5月13日晚,国际金融协会(IIF)发布最新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全球债务总额相比去年四季度下降1.7万亿美元,至289万亿美元,出现过去两年半以来的首次下降。

究其原因,这主要得益于发达国家债务规模有所下滑,但今年一季度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务水准仍增长约6000亿美元,达到历史新高逾86万亿美元,导致今年第一季度全球债务规模与GDP的比重环比仍小幅上升1个百分点,略高于360%。

国际金融协会可持续研究主管Emre Tiftik透露,鉴于新兴市场国家财政能力相对较弱,因此新兴市场国家债务总体稳定,非金融企业和金融业成为其债务累积的主要驱动因素。

一位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表示,尽管新兴市场国家债务规模迭创新高,但债务分化趋势日益明显。比如目前疫情防控形势依旧严峻的印度等国家面临更高的财政支出与企业债务压力,反之疫情防控措施见效且经济基本面持续好转的中国等国家各项外债指标将持续低于国际公认的风险警戒线。

在他看来,随着低碳经济兴起,新兴市场国家正面临新债务压力增加的考验。因为越来越多全球资管机构开始将一个国家环保水准、碳排放、绿色经济财政投入等指标纳入相关国家国债投资的重要参考依据,若新兴市场国家不加大低碳经济的财政支出,其发债筹资成本将明显提升,最终倒逼国家债务负担水涨船高,甚至触发新的国家债务危机。

国际金融协会估计,若气候脆弱性增加10%,新兴市场国家主权债务的平均息差将增加100个基点。

“若新兴市场国家决意加大低碳经济的财政支出,谁愿为其日益庞大的债务负担与居高不下的债务风险买单,又是未知数。”这位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表示。

国际金融协会(IIF)最新发布的全球资金流向报告显示,受益于美联储延续QE宽松货币政策,4月流入新兴市场国家债券的资金总额达到312亿美元,创下去年11月以来的最高值,但若美国通胀压力升温令美联储突然提前收紧货币政策,资金大规模回流则可能触发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风险爆发。

新兴市场国家遭遇严峻债务压力

在业内人士看来,一季度发达国家债务规模之所以出现下滑,主要基于两大原因,一是欧美央行延续极低利率政策,降低了企业借新还旧的利息开支,导致企业债务规模整体下滑,二是大量欧美企业获得政府财政刺激计划资金支持,相应减少了发债融资规模。

相比而言,发达国家政府债务规模仍在增长,尤其是一季度美国出台1.9万亿美元财政刺激计划,令美国债务规模进一步走高;此外,欧洲各国仍在加码财政刺激计划助推经济复苏,令这些国家发债规模持续增长。

“所幸的是,随着欧美国家疫苗接种顺利推进与经济重新开放,金融市场不再担心欧美国家会爆发债务风险。”东方资本(East Capital)合伙人Jacob Grapengiesser指出。相比去年欧美国家出台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令全球债务与GDP的比重大涨逾36个百分点,今年多数华尔街大型资管机构认为随着欧美国家经济复苏与财政刺激规模收窄(降低发债规模),年内其债务与GDP的比重可能会略有下降。

与之形成鲜明反差的是,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务问题则显得相对严峻。

受企业债务规模持续增加影响,一季度新兴市场国家债务规模创下历史新高逾86万亿美元,但随着印度等国家疫情形势持续恶化,众多对冲基金预计相关新兴市场国家将遭遇政府债务与企业债务双双飙涨的“最坏状况”。

记者多方了解到,这背后,是这些对冲基金正在押注新兴市场国家债务问题分化——印度等疫情形势严峻国家的债务问题将持续恶化,相比而言,中国等经济基本面持续好转、疫情管控措施见效的国家外债兑付状况则更加良好。

“这导致越来越多国际大型资管机构正在持续调仓,将资金从债务状况恶化的新兴市场国家撤离,转向债务安全性更高的国家。”Jacob Grapengiesser指出。

气候风险或推高债务成本

值得注意的是,气候风险管控日益被高度重视,正给新兴市场国家缓解债务高企压力构成全新的考验。

一位国际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向记者透露,如今全球大型资管机构与养老金基金在配置新兴市场国家国债前,都会全面评估各国碳排放、环保投入、ESG执行效果等相关经济指标数据,只有相关经济指标数据达标,他们才会将这些新兴市场国家国债纳入投资范畴,反之则剔除。

“这无形间给新兴市场国家低息发债筹资带来新的挑战,即政府需先加大低碳经济财政投入,以达到资管机构认可的环保、ESG、碳排放要求。”他指出。此举可能会推高新兴市场国家的债务负担,但为了降低发债募资成本,他们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增加财政开支。

国际金融协会估计,若气候脆弱性增加10%,新兴市场国家主权债务的平均息差将增加100个基点。

“目前一些新兴市场国家政府最担心的是,自己增加低碳经济财政支出导致债务负担加大,但绿色经济见效较慢导致未来一段时间内无法达到全球资管机构的投资门槛,如此造成自己债务负担加重却无人买单,进一步触发国家债务风险与金融市场动荡。”前述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直言。因此有国际经济组织建议先给新兴市场国家设定一个过渡期,确保后者债券发行拥有足够的海外资金支持,进而推动低碳经济发展,避免国家内部债务负担骤然高企触发金融市场剧烈风波。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