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5月以来10家企业撤单:创业板定位、科创属性成交易所关注重点

2021年05月18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杨坪 

“主动撤材料的原因较多,一方面是确实有质地不佳,或不符合上市条件的企业,在监管反复问询之下止步,另一方面,公司信息披露不规范或准备不充分。”

5月17日下午,上交所官网显示,又有两家IPO企业申请撤单。截至目前,5月IPO排队撤单企业已达到10家,与4月基本持平,但较一季度有所减缓。

这些企业并没有披露具体的撤单原因,但根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梳理,10家撤单企业大多已经经历交易所问询,除了持续经营能力、实控人稳定性、关联交易合理性等传统指标,毛利率畸高、应收账款风险、财务数据真实性和是否与上市板块契合考量等是最受关注的问题。

这10家撤单企业均为拟申报科创板和创业板的企业。引人注目的是,是否符合拟上市板块的属性近期正成为一些拟申报创业板或科创板企业被关注的重点问题。如至信药业、中远通、冠龙股份、百川智能等曾先后多番被市场或交易所质疑,是否符合创业板上市定位或科创板科创属性要求等。一些未能很好“回答”这一问题的企业后续选择了撤单。

“主动撤材料的原因较多,一方面是确实有质地不佳,或不符合上市条件的企业,在监管反复问询之下止步,另一方面,公司信息披露不规范或准备不充分。”华南一家私募机构合伙人受访指出。

10家企业撤单

具体来看,10家撤材料企业来自于8大行业,分布于通用设备制造业,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铁路、船舶、航空航天和其他运输设备制造业,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食品制造业,医药生物制造业,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和专用设备制造业。

前述撤材料企业中,来自于科创板和创业板的申报企业各为5家,计划合计募资金额高达64.03亿元。其中募集资金最高的是百川智能,拟募集资金14.50亿元,其IPO申请于2020年9月27日获得科创板受理,公司在回复完第二轮问询(5月17日)申请撤回IPO,其保荐机构是中信证券。

公开资料显示,百川智能主营业务收入主要来源于轨道交通机车车辆检修设备、轨道交通机车车辆检测设备、安全作业管控设备及维保服务等。

招股说明书(申报稿)财务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第一季度,百川智能分别实现营业收入60,126.58万元、72,232.19万元、82,293.87万元和

7,441.22万元;实现归属于母公司所有者的净利润11,607.37万元、5,860.03万元、22,007.59万元和1,826.22万元。

早前,百川智能曾因产品结构差异、毛利率存波动下滑、研发费用远低于同行均值、政府补助和税收补助合计占利润总额比例最高超40%、客户集中度高、存竞争对手为供应商等情形,受到市场广泛质疑。

值得一提的是,本月撤回申请的拟IPO企业中,还有一家公司早已过会,但公司最终仍选择了主动“撤回”,这家公司就是乾德电子。

5月7日,乾德电子因撤材料正式终止上市审核,而这距离乾德电子获得深交所创业板上市委员会的“通行证”仅仅过了3个多月的时间。2020年7月10日,乾德电子向深交所提交创业板IPO申请并获受理。期间经历两轮问询,并于2021年1月28日成功过会。

公开资料显示,乾德电子主要从事精密连接器的研发、设计、生产及销售,产品广泛应用于消费电子、汽车电子等领域,其客户群体包括苹果、三星、小米、vivo、OPPO等全球移动通信终端前六大品牌。

但在申报上市以来,乾德电子一直饱受争议。记者注意到,创业板上市委会议曾对乾德电子是否存在调节利润、超高的毛利率从何而来等问题进行了两轮问询。

此外,市场还质疑乾德电子或存在隐瞒重大投建项目的问题。招股说明书显示,乾德电子的连接器产品产能在报告期内增长较大,2017年的产能仅为23.77亿件,2019年便增加到32.55亿件。但同期,该公司的员工人数却持续减少,2017年的员工总数还有3737人,在产能大增的2018年却降至3575人,2019年则进一步降低到2905人。

同时,根据河南建设工程信息网、天工网等多家网站公布,乾德电子曾在2013年到2016年投资建设过“郑州市乾德电子有限公司年产30亿只精密连接器工程”,该项目的工程投资总额就高达3亿元。然而,按照招股书显示的信息,截止到2017年末,乾德电子的连接器产品产能也不过才23.77亿件,与公开信息中涉及到的“30亿只精密连接器工程”相差巨大。

“这些企业的撤单也体现出监管层对注册制下以信息披露为核心的审核理念的落实,发行上市审核的重点工作就是要把好信息披露的质量关,通过审核问询,督促发行人及中介机构真实、准确、完整地披露信息,提高信息披露质量,切实防范不符合发行条件、上市条件的‘带病闯关’。”沪上一家大型券商投行部人士指出。

科创属性、创业板定位成问询重点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观察到,近期,是否符合上市发行条件和板块定位等问题,正成为拟IPO企业能否“闯关成功”的关键。

这或许与创业板和科创板上市发行享受的估值“红利”有关。科创板和创业板在历经注册制改革之后,在新股发行时能够有机会享受到高于主板发行的估值。因此,一些企业会更加倾向于在科创板或者创业板上市。

有监管层人士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明确表示,相关板块对拟上市企业的行业定位和负面清单都有明确的要求。上市审核工作尺度并未发生变化。但从近期部分拟上市公司公布的问询来看,企业对自身在行业中的定位描述、是否符合科创板定位、是否符合创业板“三创四新”均成为了问询的重点。

如前述百川智能,其最近三年研发投入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7.18%、5.27%、3.59%和6.41%,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平均水平。而科创板上市规则的财务指标一项明确要求:“近三年研发投入在同期营业收入中的占比不低于15%”,百川智能虽然刚刚过线,但其科创属性还是受到了市场质疑。

而一周前撤单的创业板申报企业至信药业,其是否符合创业板定位也两度成为深交所审核的重点。

深交所指出,申报文件显示,至信药业创新、创造、创意特征,科技创新、模式创新、业态创新和新旧产业融合情况主要体现在采用小包装饮片生产方式,在销售过程中开展“在线药房”配送模式,以及采用真空汽相置润法、黄曲霉前处理非标优化技术等。

因此,深交所要求公司保荐人说明判断至信药业符合《深圳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企业发行上市申报及推荐暂行规定》推荐要求的具体依据。

而早前,创业板已有企业因不符合创业板定位而终止审核,如3月25日,创业板上市委便否决了鸿基节能的IPO申请。公司申报创业板IPO期间,公司及保荐机构进行了三轮问询回复,三轮问询均涉及创业板定位问题。

“鸿基节能确实有点蹭新业务擦边球,实际上是建筑业通用技术了。”前资深投行人士王骥跃表示。“鸿基节能选择创业板是不够慎重的,如果去主板,就没有这个问题了。之所以选择创业板,或许是因为主板对上市企业发行市盈率有一定限制,而在创业板上市能够获得相对更高的估值。”

早在创业板注册制改革方案发布时,交易所便多番强调,新申报企业须是高新技术企业,或是传统产业中与新技术、新模式相融合的企业,即符合创业板“三创四新”的定位要求,为服务创新驱动国家战略、服务实体经济转型升级注入强劲活力。

王骥跃指出:“创业板和科创板的定位是两大交易所一直强调的事情,有几家拟上市公司的定位比较勉强,所以在上市过程中被反复追问。相关企业撤材料案例在前,相信后续申报企业会更加慎重地选择适合企业上市的板块。”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