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大庆破局:油气并举、开拓国际市场,吸引年轻人归来

2021年05月22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刘美琳 

少为人知的是,今天的大庆早已从“一油独大”过渡到“油气并举”,2020年10月,大庆油田天然气日销量首次跃上千万立方米台阶,天然气业务的战略地位已不容小觑。

一路向北,火车驶入黑龙江省内。经过松花江铁路大桥不久后,窗外景色愈发开阔,野鸭在北大荒的芦苇荡中从容游过。随着火车继续前进,一排排磕头机渐次进入视野。

这里是大庆,中国最知名的油城,“共和国油脉脊梁”。

新中国“一五”计划结束时,“中国贫油”的论调甚嚣尘上。直至1963年,大庆油田的量化生产彻底摘掉了中国“贫油”的帽子。截至2020年末,大庆油田已累计产油24.3亿吨,为国家经济建设作出巨大贡献。

然而,在经过60余年的高速运转后,大庆油田开始面临严峻挑战。2016年初,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曾实地走访大庆油田。彼时,国际油价已跌至冰点,大庆油田经营压力巨大。与此同时,与“石油经济”绑定的大庆,城市经济亦不断触底。

2021年,记者再次来到大庆油田实地走访。此刻的大庆油田已经有了应对低油价的底气,在挑战中找到了“破局”新机。如今,大庆油田定下的发展目标也颇具“野心”:2035年,大庆油气产量当量保持4500万吨以上;到2060年大庆油田开发百年之际,油气产量当量仍保持4000万吨以上。

年油气产量当量达到4000万吨以上,这意味着世界级水平。年过“花甲”,大庆油田何以“破局”?

截至2020年底,大庆油田天然气产量为46亿立方米,到2025年预计将达到70亿立方米的总产量。-新华社

英雄城市

“讲现在不要割断历史。”

1966年10月,铁人王进喜在北京开会期间,给一位年轻人题写了“五讲”一段话。如今在铁人王进喜纪念馆内,铁人的笔迹仍常常引得观者驻足。当人们讨论大庆的时候,也无法跳过这座城市的历史,尤其是大庆油田在中国发展进程中不可替代的角色。

时间回到1959年,新中国的第二个五年计划进程过半,中国初步建立的工业体系亟待石油“输血”。飞机停飞、坦克停摆,石油“卡脖子”困境愈发凸显。当时朱德曾说:“没有油,坦克、大炮还不如打狗棍。”

同年9月26日,松基三井喷出工业油流,为新中国成立十周年献上一份大礼,大庆的名字由此而来。

1960年2月20日,中共中央批准了石油工业部提交的《关于东北松辽地区石油勘探情况和今后工作部署问题的报告》,大庆石油会战正式拉开序幕。3月25日,王进喜带领的1205钻井队抵达萨尔图车站。以王进喜为代表的一代石油人,仅用3年时间就拿下了这片面积达860多平方公里的特大油田。

随着大庆油田进入量产阶段,中国彻底摘下了“贫油”的帽子。1963年12月3日,《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四次会议新闻公报》宣告,中国石油基本实现自给。这一年,大庆油田形成年产原油600万吨的生产能力,占同期全国原油产量的51.3%。

多年以来,大庆油田创造了多个世界同类油田开发史上的奇迹:年产原油5000万吨以上,这一数字保持了27年;年产原油4000万吨以上,这一数字保持了12年;至今,大庆油气产量当量一直保持在4000万吨以上。

然而,随着开采年限渐长,石油开采难度和边际成本也在提高。2015年,美国宣布放开石油出口,中东也开足马力加大采油,致使全球石油市场的供需情况发生转换。与此同时,作为石油替代品的页岩气,在开发技术上实现重大突破,进一步挤压了石油的市场空间。随着国际油价跌至冰点,大庆油田一度深陷“内忧外患”的困境。

石油量价双降,也撼动了大庆这座城市的经济命脉。2015年,大庆市经济首次出现负增长,2015年GDP总值2983亿元,同比下降2.3%,低于预期3.8个百分点。地方财政收入实现241.6亿元,同比下降5.2%。固定资产投资实现554.1亿元,同比下降39.7%。

刀刃向内

困境之中,唯有正视问题。

“讲缺点不要忘了自己。”这是铁人王进喜“五讲”中的另一句话。2015年,大庆油田带着“刀刃向内”的勇气,把握“市场化”发展主线,正式启动国企改革。

改革面临的矛盾十分错综复杂,国企改革面临的所有痛点几乎都在大庆油田上有切实体现。2015年,大庆油田开展了扩大经营自主权改革试点,并设定“四步走”改革时间表。

围绕机构改革,大庆油田加快推进“瘦身”计划。改革后,机关机构减少35个,减幅56.5%;管理人员编制减少483人,减幅31.5%。与此同时,大庆油田也针对管理层级多的业务实施扁平化改革,先后在11家单位实施改革,撤销处级单位9个、二级单位(成员单位)机关部门41个、大队级单位37个、小队级单位443个。

社会职能的划归与剥离,也是大庆油田深化改革的一项重要举措。究其根源,这一问题与大庆建市历史密切相关。大庆作为一个典型的资源型城市,一城一企,一切因油而生。计划经济时期,学校、医疗等社会职能部门的支出,均由油田负担。而在市场经济时代,这些迫切需要改革。随着改革持续推进,截至2019年,大庆油田已完成民用供水、供电、供热、物业、公交、市政设施、医疗以及高校的剥离移交工作。

为了进一步调动员工积极性,大庆油田在薪酬政策上实行大刀阔斧的改革,变重约束为重激励,建立差异化、阶梯型工效挂钩机制。翻阅一份内部资料,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在2016年年底,操作员工业绩奖励最高与最低相差30倍。值得一提的是,大庆油田内部的年终绩效分配也向市场开发和效益突出的单位和个人倾斜。仍以2016年为例,这一年,科级干部收入差距高达15万元,普通员工最多相差12万元。

油气并举

油城大庆,因油而生。

少为人知的是,今天的大庆早已从“一油独大”过渡到“油气并举”,2020年10月,大庆油田天然气日销量首次跃上千万立方米台阶,天然气业务的战略地位已不容小觑。

事实上,在国际油气勘探开发领域,很早就有大油田必有大气田的推论。截至2020年底,大庆油田天然气产量为46亿立方米,到2025年预计将达到70亿立方米的总产量。

过去十年间,天然气产量如何实现“十连增”?大庆油田开发事业部天然气地质开发科副科长邹慧杰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一方面是超前谋划产能建设部署,科学设计、提前运行、当年基建、当年投产。另一方面,基于天然气销量和产量的强关联度,大庆油田尊重市场运行规律,制定了灵活有效的销售政策。夏天往往是市场淡季,在2020年的夏天,油田公司开发事业部针对零售用户采取“冬季量换夏季量”的促销措施,最终实现了每日增加用气量40万立方米。

邹慧杰指出,稳步提升天然气商品率也是未来发展天然气业务的重要举措。大庆油田现有的天然气产量中,仍有相当一部分用于保障油田生产,商品率整体较低。而根据中石油的计划,到“十四五”时期末天然气商品率将提到95%以上。因此,通过节气等措施,有效提高天然气商品率,也是“十四五”期间发展天然气业务的重要抓手。

“石油作为国家战略资源具有特殊性,产量由中石油总部下达的当年生产指标进行安排。与原油相比,天然气产销运行更偏商业化和市场经济逻辑。”邹慧杰指出,天然气的价格比油价更加稳定、波动小,开采成本却更低,单位利润空间更大。与此同时,天然气产量受市场需求影响巨大,用气高峰期各地纷纷出现“气荒”,气井开足马力生产仍供不应求;用气低谷期销量惨淡,多数气井不得不关井停产。

在加速推进碳达峰、碳中和的背景下,提高天然气在一次能源中的比例势在必行。根据中石油近日发布的数据,2020年,集团公司国内油气产量当量首次突破2亿吨,其中天然气产量当量突破1亿吨,首次超过原油产量。随着天然气作为清洁能源进一步大力推广,市场需求将进一步增长。

“我们预计天然气价格还将有上涨空间,保供压力也将随之增大。”邹慧杰说。

油田“出海”

开拓国际“朋友圈”,也是大庆油田“破局”的重头戏,内外并举的发展格局已初步形成。

大庆油田市场开发部数据显示,2021年一季度,大庆油田外部市场收入同比增长2.47%,国内市场主营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8.11%,海外市场利润总额同比增长50.97%。

大庆油田市场开发部考评管理科科长李庆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从外部市场整体来看,国内业务目前已形成西南、西部、东南三足鼎立的市场格局;国际业务则形成了伊拉克、蒙古国、南北苏丹3个超亿美元的地区市场,中东地区形成10亿美元的区域大市场。

“国际方面,中东要稳住和继续做大。目前我们看到,非洲市场的潜力也比较大,在信息技术服务、生产保障业务等方面的前景都不错。”大庆油田市场开发部国际科科长董志林表示。

“在国内,塔里木、长庆等西部市场仍要做大。华南市场也是一个重点,去年我们和广东揭阳签了21亿元的项目,今年紧接着签了一个24.5亿元的项目,滚动开发和运维项目也签下来了。虽然说可能今年签了几千万元体量还不大,但是运维和建设不一样,运维业务有存续性,市场潜力还是比较大的。”李庆顺说。

实际上,大庆早在1998年就开始启动“走出去”战略,并在2010年正式进入伊拉克市场并加快步伐。大庆也在漫长的“出海”探索中找到了自身的差异化定位。

“从最初的地质勘探,到钻井、修井以及提高采收率的工程技术服务,再到油田的水电设施建设,这些我们都能做到。一些服务商只能提供钻机,却没有实力和队伍提供技术服务,所以需要找分承包商一起合作。和他们相比,大庆油田有实力提供完整、专业、一体化的服务链条,小到每个链条上的每一个环节。”大庆油田有限责任公司市场开发部副主任周杰说。

拥有完整的业务链条,就容易转化为在一个区块上的滚动开发。“比如,最开始中标的单子是打井,可是油田开采不可能只有打井,接下来还有其他计划。通过第一次中标,我们就跟甲方建立一种合作关系。甲方一旦认可了我们的技术、管理、人员和服务质量,再有修井、技术服务等新的项目,就更容易拓展。这样,我们不断把钻井业务一直往前发展,同时带去相关的业务。稳住存量、滚动开发,一体化的优势就凸显出来了。”周杰告诉记者。

2021年,外部市场收入目标为160亿元,其中外部市场油服收入目标达到110亿元以上。值得一提的是,推进油气合作带动油服业务高速扩张,也将成为“十四五”期间大庆油田“出海”的重头戏。

重返大庆

大庆油田虽步入“花甲”,总有人正年轻。

很小的时候,李影(化名)一度以为,世界上所有城市都有磕头机。“每天都见到磕头机,马路边有,小区里也有,学校的篮球场里甚至都围了一台。班上同学的爸爸妈妈几乎都在油田上工作,大家有着相似的童年和家庭背景。这可能是大庆孩子的共同记忆。”

李影告诉记者,如今在她的同学当中,只有小部分留在家乡工作,更多人则选择了离开。但还有一个群体,选择在外闯荡之后再回到大庆。“他们并不是没有好的机会,只能被动返乡。相反,回到大庆是他们的主动选择。”

王玉,现任大庆油田报社油化周刊部记者,吉林大学法学博士。她的老公叫王德威,现任装备制造集团抽油机制造分公司产品研发与再制造项目负责人,硕士毕业于北京航空航天大学。2010年,这对年轻夫妇卖掉了北京海淀区知春路的一套学区房,放弃了北京的工作和户口,回到家乡大庆。

如今的知春路上,坐落着字节跳动的总部大楼。“当时卖早了。”王玉笑着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但是做出回家的这个决定,不后悔。”

王德威戴着眼镜、少言寡语,典型的工科男气质。“搞发明就像打硬仗,失败不可怕,可怕的是自己先投降,生死一线的绝地反击,痛快,很有成就感。”

返乡的这些年,他在油田上打了很多场“硬仗”。他自主研发出4大类14个型号路基箱产品,累计创效超过1.5亿元。参与研发完成变容环保储池全系列产品,打破国内油田同类产品技术垄断。积极推动油田再制造再利用行业发展,当年实现综合效益1.4亿元。

现在,这对大庆的年轻夫妇养了一只叫大福的猫,小两口平日里热爱旅游,足迹遍布多个国家。王玉告诉记者,某些时刻,她也会想象另一种人生:如果当初没有离开北京,现在该过着怎样的生活?但是,在另一些时刻,比如在基层采访时,无意间听到老公的发明被评价“很有用”的时候,她坚信当初回到大庆的选择是最好的。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