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港交所新帅首次公开亮相 称香港“始终拥有独特地位”

2021年05月26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朱丽娜 

欧冠升指出:“在推动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方面,香港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香港交易所是亚洲金融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今后全球金融市场互联互通的持续发展进程中,香港交易所将继续扮演关键角色。

港交所行政总裁欧冠升(Alejandro NicolasAguzin)履新后的首次公开演讲,备受外界关注。

欧冠升在5月25日举行的LME亚洲年会上表示:“在香港工作的这九年,可以说是我个人职业生涯中最开心的一段经历。现在我感到更加荣幸,能够担任亚洲金融市场核心交易所的行政总裁。”

欧冠升出生于阿根廷,在全球工作已超过30年,曾先后在布宜诺斯艾利斯、纽约和香港的摩根大通担任不同职位,加入港交所之前担任摩根大通国际私人银行部主管。

欧冠升指出:“在推动中国金融市场开放方面,香港扮演着举足轻重的角色。香港交易所是亚洲金融基础设施的重要组成部分,在今后全球金融市场互联互通的持续发展进程中,香港交易所将继续扮演关键角色。香港交易所将继续满足市场庞大的资金需求,促进全球经济增长、汇聚创新理念及推动可持续发展。”

香港一直都是连接中国内地与国际市场的重要桥梁。从最初的“把握内地机遇”,到“建立市场联通”,再到“连接中国与世界”。欧冠升强调:“香港仍然是极具竞争力及吸引力的国际金融中心,今年更于全球金融中心指数中位列第四,比去年上升一位。这反映出香港的强大韧性,以及灵活应变、不断创新的能力,在全球市场和经济中始终拥有独特的地位。”

首位非华裔行政总裁

港交所于今年2月9日宣布,委任欧冠升为集团行政总裁,接任去年宣布离职的李小加。他的任期自2021年5月24日起,为期3年,任期至2024年5月23日。

根据港交所公告,欧冠升的基本年薪为1000万港元(约128万美元),此外还可依其表现领取花红(绩效奖金)及港交所股份等奖励。

港交所称,上述报酬待遇乃经考虑集团行政总裁一职的责任轻重及所需经验才干,并参照环球金融业内相若职位所获酬金而厘定。

欧冠升的薪酬水平超过港交所前三任行政总裁。李小加担任港交所行政总裁长达10年,他获聘时年薪为720万港元,后来提升至900万港元。财报数据显示,2020年,李小加年薪达931.5万港元。除基本薪酬之外,李小加2020年获得的现金花红为8070万港元,其2020年在港交所总收入为1.2亿港元。

欧冠升成为港交所自2000年合并及上市以来第四任行政总裁,也是首位非华裔行政总裁。他早在1990年加入摩根大通,过去30年在该行不同业务及地域出任多个领导职务,包括在2015年至2019年出任亚太区投资银行部主管,以及2005年至2012年担任摩根大通拉丁美洲首席执行官。欧冠升持有美国宾夕法尼亚大学沃顿商学院理学士学位,已在香港工作了9年。

李小加被公认为香港资本市场的“改革者”,任内港交所最大改革包括接受同股不同权、放宽港股市场作为二次上市渠道限制。

在掌舵港交所的十年内,李小加交出了一份骄人的成绩单。他带领港交所实现了一系列重大突破,包括推出沪深港通、债券通,大刀阔斧地推出新股改革,迎来了阿里巴巴、腾讯等科技巨头上市。

港交所5月初发布的财报显示,今年第一季度净利润达到38.4亿港元,同比大涨70%,创季度新高。期内,港交所的主要业务均显示出了极强的韧性。今年一季度,香港IPO集资额达1366亿港元,是去年同期的逾9倍,按集资额计算位列全球第三,其中,95%来自新经济及生物科技公司。

同期,来自沪深港通的收入达到7.37亿港元,创历史新高,同比增长82%。北向交易的平均每日成交额为1270亿元,同比大增63%,南向交易的平均每日成交金额为610亿港元,同比飙升181%。债券通交易量及投资者数目均大幅增加,第一季平均每日成交金额增至250亿元,同比上升31%。

此外,今年第一季度,港股现货市场平均每日成交金额同比激增86%至2240亿港元,期货及期权平均每日成交量同比增加9%。

大力拓展商品业务

自2012年斥资18亿英镑收购伦敦金属交易所(LME)后,港交所近年来一直积极拓展商品期货业务。实现了业务整合、建设新的LME Clear、改革仓储制度等重要举措,希望实现将这个平台与庞大的中国商品市场对接的初衷。

然而,历经十年,港交所的商品业务仍未进入“收成期”,还未成为集团主要的收入贡献来源。从收入结构来看,今年第一季度港交所商品收入为3.61亿港元,占集团同期收入的比重仅为6%。相比之下,现货、股本证券及金融衍生产品、交易后业务的收入占比则分别为31%、17%及38%。

财报显示,LME今年第一季度的收费交易金属合约平均每日成交量减少21%,令LME的交易费同比减少17%。同时,由于农历新年假期关系,行业客户的交易活动受到季节性的短暂影响,因此同期QME(前海联合交易中心)平台的现货交易量较上一季有所降低,但总成交金额达18亿元人民币,为去年同期的三倍多。

“香港虽然非传统的大宗商品交易或投资枢纽,但其大宗商品市场正在逐步发展,在业内扮演越来越重要的角色。”欧冠升表示。

据悉,LME现在有五名中资会员,已有过百个中国金属品牌可以在LME交收。他坦言:“LME的中资会员及客户对我们非常重要。我们都知道中国及其金属市场对LME的全球金属价格有重要的影响力。”

众所周知,中国的大宗商品消费额过去20年来大幅增加,目前已是所有精炼基本金属的单一最大消费国,占全球消费额的45%至57%。中国亦是全球所有精炼基本金属的最大生产国,占全球产量的35%至55%。

欧冠升表示:“随着制造业、消费和基建设施逐渐恢复正常,大宗商品(尤其是基本金属)的需求亦会回升。这从全球商品价格的走势已可见一斑。而亚洲在中国的带领下,将会走在全球大宗商品市场下一发展阶段的前沿。”

因此,港交所近年来亦在积极布局内地的商品业务。2018年在内地建立的现货交易平台QME后,港交所在今年第一季度入股广州期货交易所(广期所),成为广期所的少数股东。这亦使港交所成为首个获准入股中国内地期货交易所的境外机构。

“香港交易所在大宗商品市场拥有独特的优势,既有在岸市场,也有离岸市场。既可提供现货交易,也可提供期货交易,只要利用好这项优势,我们就可以迎来更多发展良机。”他说道。

欧冠升并表示,“未来LME、QME联动,再加上香港交易所连接东西方的优势,相信我们在大宗商品行业今后的发展中可以扮演更加重要的角色。”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