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保障供给,遏制投机资本炒作大宗商品价格

2021年05月26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市场的治理与监管应该强化法治,切实做到对违法行为“零容忍”,从而避免这些投机活动卷土重来。

日前,国家发改委等五部门召开会议,联合约谈了铁矿石、钢材、铜、铝等行业具有较强市场影响力的重点企业,钢铁工业协会、有色金属协会参加。会议指出对违法行为“零容忍”,将持续加大执法检查力度,排查异常交易和恶意炒作,坚决依法严厉查处达成实施垄断协议、散播虚假信息、哄抬价格、囤积居奇等违法行为。受此影响,国内相关大宗商品期货价格以及相关上市公司股票价格均出现了大幅下挫。

年初以来,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给中国制造业带来了成本上升的问题,工业生产者出厂价格(PPI)屡创新高,4月同比达6.8%,连续5个月的环比值都在1%上下,具有一定的持续性。目前,部分下游行业和企业开始出现停工现象。

在全球主要经济体大多尚未实现经济全面恢复的情况下,包括金属、能源、粮食等在内的全球大宗商品价格上涨,相当程度上是由投机资本推动的,源于美联储释放出过多的廉价资金。这可以从美国的房价、比特币以及股市等价格泡沫中看出来,而部分金属(如铜)被赋予了更高的金融属性,华尔街则用各种故事为期货价格上涨寻找合理支撑。

此外,供需错配也被认为是推动价格上涨的原因,也就是需求复苏进度阶段性快于供给恢复。但这种力量在大宗商品领域并不明显,而在芯片(短缺)、住房(供给受到限制而需求大增)等领域比较强烈。

中国的情况比较特殊。作为受疫情冲击后最早恢复经济的主要经济体,中国加大了投资力度,住宅投资和销售市场也保持活跃;由于其他国家供给能力受到疫情冲击,中国出口企业由此获益,导致出口大增。这些因素增加了市场对大宗商品的需求。

中国主要上游原材料价格上涨如钢铁、煤炭等,大多由国内需求定价,这可以从铁矿石进口量与钢铁产量占全球的比重中看出来。中国面临的挑战是需求过于旺盛,同时,供给受到一定限制,比如铁矿石、煤炭等。但是,年初以来相关商品价格过快上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市场被投机所干扰。不管是囤积居奇,还是操纵期货市场,一些投机者利用供需相对紧张的情况哄抬价格的现象,必须得到治理,否则,将对下游制造业产生较大影响。

目前,全球许多国家和地区都要面对危机刺激综合症,即为了应对冲击而采取过度货币投放以及大幅增加财政赤字的办法,将可能产生一系列后遗症:通胀、资产价格泡沫以及贫富差距。从美国的情况看,由地产泡沫、薪酬上涨以及货币政策制造的通胀与资产泡沫压力越来越大。中国坚持稳健的货币政策更加灵活适度、精准导向,并对地产市场、大宗商品等采取了严格的监管和治理措施,避免投机力量引发通胀和资产价格泡沫,接下来应该继续坚持保障供给,同时遏制过度投机炒作,稳定市场,做好自己的事情。

中国当前遇到的供需矛盾在过去20年里也曾出现,这里面有周期因素,也有中国经济规模不断增长带来的挑战。这也警示我们在供给方面应该保持一定的冗余弹性,否则,稍微紧张的供需关系就容易被投机利用从而引发通胀预期。比如电力投资,风电、水电与光伏发电等绿色能源很容易受气候变化影响,目前尚难确保稳定与安全的供电。因此,保持安全水平的火电或核电是必要的,而这也要求煤炭等供应要具有弹性。目前,还应力保煤炭供应的充足,避免夏季用电高峰出现电力不足的问题影响生产和生活。

此外,应该建立市场监管执法队伍,强化期货与现货市场的日常执法,推动市场管理法治化进程。每一次大宗商品炒作周期期间,都会出现哄抬价格与囤积居奇等违法违规行为。采取行政约谈或者临时加强监管的方式短期会较快见效,但长远看,市场的治理与监管应该强化法治,切实做到对违法行为“零容忍”,从而避免这些投机活动卷土重来。

当然,最重要的是及时转变发展方式,构建新发展格局。2000年以来,在中国出现的通胀现象主要由投资过热引发,只有改变过度依赖投资刺激增长的方式,才能更好地避免周期性的通胀压力。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