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提高居民部门收入占比 提升经济内生增长动力

2021年05月0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以城乡居民收入普遍增长支撑内需持续扩大,实现更为均衡的发展。

日前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提出了要制定促进共同富裕行动纲要,以城乡居民收入普遍增长支撑内需持续扩大。

今年1月,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共中央政治局第二十七次集体学习时再次强调,进入新发展阶段,完整、准确、全面贯彻新发展理念,必须更加注重共同富裕问题。在此之前,党的十九届五中全会提出了“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的目标。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提出制定促进共同富裕行动纲要,让发展成果更多更公平惠及全体人民。

共同富裕体现的是共享理念,实质就是坚持以人民为中心的发展思想。理解共同富裕首先要理解新发展理念是一个整体,坚持创新发展、协调发展、绿色发展、开放发展、共享发展,使之协同发力、形成合力,不能畸轻畸重,不能以偏概全。

共享发展注重解决社会公平正义问题,即我国经济发展的“蛋糕”不断做大,但“分蛋糕”的问题比较突出,收入差距、城乡区域公共服务水平差距较大,亟待改善。共同富裕就是更好地分蛋糕,它不是针对存量,而是在发展中做好增量蛋糕的分配工作,缩小收入差距。

也就是说,新发展理念是一个整体,既要做到共享发展,也要继续推进创新、协调、开放、绿色发展,以发展为总目标,遵循以人为中心的发展思想。因此,共同富裕和市场化并不矛盾,为了更好地发展,我们必须继续坚持和推进市场在资源配置中起到决定性作用,必须继续坚持和推进开放事业,必须尽快形成市场化、法治化与国际化的发展环境。只有这样才能实现更快更高质量的发展,蛋糕不断做大,共同富裕才有基础。

实现共同富裕,首先要缩小贫富差距,推动分配公正,尤其是要提高中低收入群体的工资性收入,强化税收调节效率,增加社会保障的投入。实现共同富裕不仅是政治的目标,也是经济发展的需求,就如会议所说,以城乡居民收入普遍增长支撑内需持续扩大,实现更为均衡的发展。

作为追赶型经济体,中国长期以来注重增长导向,强化投资和出口的作用,这种模式会出现一定的分配问题。为了支持投资并补贴出口,需要廉价资本,出现长期高储蓄率与低利率并存现象,影响居民部门利息收入,甚至是实际负利率。地方政府为了拥有更强的投资能力,通过土地市场获取资金,客观上导致了城市住房价格越来越高,居民财富差距越来越大,居民部门杠杆率过高。这些都不利于扩大居民消费。

长期以来,以劳动者报酬为代表的居民收入在GDP中的比重持续下降,而且自2015年以来,全国人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增速在大部分时间低于GDP同比增速。去年疫情暴发后,中低收入者承受的冲击更大,持续扩大的贫富差距导致国内居民整体的消费动力不足,很难释放国内有效需求的潜力。

中国也正面临人口老龄化加速与人口增长放缓,因此,投资和消费将受到双重挑战,这种现象在日本早已经出现。但是,中国还可以通过提高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提高居民部门收入占比,提升经济内生增长动力。

国际贸易保护主义在次贷危机后兴起,在后疫情时代可能会进一步加深,中国必须更多依赖内需推动经济增长与产业升级转型,构建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没有强大的内需,中国经济转型升级与结构调整就会丧失基础,也就很难跨越中等收入陷阱。

因此,通过改善分配格局并实现共同富裕目标,是中国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也是结果。在政府、企业和居民三方分配国民收入的格局中,无疑需要减少政府分配的比重,增加居民的部分。而企业则要公平竞争,避免依靠各种形式的垄断,同时履行社会责任。

过度依赖地方政府基础设施投资和地产的发展模式是不可持续的,而且对应的是地方政府与居民部门越来越多的债务,增强了对货币政策的依赖。在转向以城乡居民收入普遍增长支撑内需持续扩大的新发展格局中,涉及到系统性的调整,包括利益格局与发展方式等。我们有必要就共同富裕作出新部署、新纲领和新行动,系统性地循序渐进地解决这个难题。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