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4月出口创同期新高:产业链红利与海外复苏共振 企业成本压力凸显

2021年05月08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夏旭田,史辉 

4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3.15万亿元,同比增长26.6%。在去年4月出口转正的基础上,中国外贸出口延续强劲增长的势头,创下同期历史新高。

“3月以来外贸订单非常强劲,阿里国际站的交易额翻了7倍,办公室30台电脑一直就没关过,询盘的提示声此起彼伏,业务员24小时轮班。”

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江苏金彭集团进出口公司总经理牟靖即将拿下一个5亿元人民币的大单。作为中国轻型电动车领域的头部企业,这家公司计划在五年之内将出口额做到15个亿。

这是强劲的中国外贸的一个缩影。5月7日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3.15万亿元,同比增长26.6%。在去年4月出口转正的基础上,中国外贸出口延续强劲增长的势头,创下同期历史新高。

这一方面是因为疫情趋缓,国外经济明显改善,中国主要贸易伙伴经济复苏势头良好,这为中国外贸提供了需求支撑。另一方面,在全球供给受限条件下,完备而极富弹性的供应链赋予中国外贸新的优势,出口替代效应持续。

在产品上,尽管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品出口增速降为个位数,但手机、汽车等机电产品正接替防疫物资,成为中国出口新的爆发点,机电产品出口占比已接近六成。

全球货币宽松正在为中国外贸带来新的变量。一方面,国外的刺激政策明显改善了外需;另一方面,也抬高了大宗商品价格,进而在原材料、人力、运费等要素端抬高了外贸企业的成本。

刺激力度不减,外需边际改善

海关总署的数据显示,4月份,中国进出口总值3.15万亿元,同比增长26.6%,环比增长4.2%,比2019年同期增长25.2%。其中,出口1.71万亿元,同比增长22.2%;进口1.44万亿元,同比增长32.2%。

商务部研究院国际市场研究所副所长白明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相比一季度的较高增速,4月26.6%的外贸成绩单更为亮眼,“去年一季度外贸几乎陷于停滞,但4月份开始,出口由负转正大增8.1%,而今年4月外贸是在较高基数上实现的高速增长。”

从需求上看,白明认为,这一方面是因为全球经济复苏态势明显,中国主要贸易伙伴经济均有回升,带来了外部需求的边际改善。另一方面,进入4月以来,海外保持着相当力度的刺激政策。

交通银行金研中心首席研究员唐建伟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4月出口额创同期历史新高,主要原因是全球主要经济体复苏加快,4月全球制造业PMI为57.1%,美国制造业PMI环比升至60.6点,创历史新高;欧元区制造业PMI为62.9点,经济复苏也促使进口需求激增。

分国别看,前4个月,中国对东盟、欧盟和美国等主要贸易伙伴进出口均保持增长。

值得注意的是,作为中国第三大贸易伙伴,美国与中国的贸易增速明显高于其他贸易伙伴。前4月中美贸易总值为1.44万亿元,增长50.3%。其中,中国对美出口1.05万亿元,增长49.3%;自美进口3930.5亿元,增长53.3%。

白明指出,这一方面是因为美国一季度GDP增长6.4%,好于预期,另一方面,美国通过1.9万亿美元的纾困计划,刺激政策带来需求激增;此外,疫情期间,美国对部分对华关税采取的豁免措施、中国履行中美第一阶段经贸协议,也促进了中美贸易的增长。

阿里国际站总经理张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近期外贸强劲增长的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中外刺激政策方向不同。疫情以来,中国更侧重刺激供给,因而快速实现了复工复产,并维护了产业链的完整。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海外推出的各项刺激政策大都侧重于消费端。

“美欧各国的刺激政策是直接增发货币,把钱打到消费者账户上,因而疫情后海外的需求并未明显下降,而海外消费者要买东西,除了中国也没有太多地方可选,这推动了中国外贸的超预期增长。”张阔说。

今年4月,中国外贸出口延续强劲增长的势头,创下同期历史新高 。视觉中国

供应链红利加速释放

“经过40多年的发展,中国已经形成其他地区所不具备的强大的产业链配套能力。疫情以来,国内完备的供应链保障了供给,也降低了产品的成本,为产品出海带来了很大的溢价权,而且这也为产品的创新提供了可能。”牟靖说。

在白明看来,中国外贸增势强劲的背后,是仍在持续释放的供应链红利。

他介绍,疫情初期,大量外贸企业通过极富弹性的供应链迅速调整了生产线,转产防疫物资等产品;此后,境外疫情开始蔓延,不少国家生产链出现断裂,而中国拥有完整的产业链体系,国际制造业有向中国回流的趋势。“早在印度疫情趋紧之前,已有相当部分劳动密集型订单开始转至中国。”

需要注意的是,2021年前4月中国包括口罩在内的纺织品出口为2856.5亿元,增速降至9.5%。

白明指出,防疫物资的生产门槛并不高,各国产能正在逐步恢复;全球疫情有趋缓态势,各国在口罩等防疫物资上库存较高,加上部分产品可能存在产能过剩情况,未来这部分出口的增速会降至正常区间。

然而,手机、汽车等机电产品正接替防疫物资,成为中国出口新的爆发点。

白明认为,这一方面是因为疫后“宅经济”与“隔离经济”火热,各类场景也加速向线上迁移,带来了需求的爆发;另一方面,手机、汽车都是长供应链行业,海外容易因芯片等核心零部件供应瓶颈而陷入停产,而中国在这些领域正在形成新的全供应链优势。

前4月,中国出口机电产品3.79万亿元,增长36.3%,占出口总值的59.9%。其中,自动数据处理设备及其零部件4899亿元,增长32.2%;手机2920.6亿元,增长35.6%;汽车(包括底盘)577.6亿元,增长91.3%。

同期,中国进口机电产品2.27万亿元,增长21%。其中,集成电路2100亿个,增加30.8%,价值8222.4亿元,增长18.9%;汽车(包括底盘)33.3万辆,增加39.8%,价值1170.4亿元,增长46.9%。

白明指出,手机、汽车、电脑等机电产品的产业链大都是全球化布局,中国外贸出口中相当一部分是中间品,必须高度关注的一个问题是,这部分产品在上游也开始面临原材料和核心零部件供应短缺的问题。

原材料、运价等成本高企

成本上升是摆在外贸企业面前的一大难题。

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不久前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尽管一季度外贸开局良好,但外贸企业仍面临着海运价高位徘徊、运力不足,原材料价格上涨导致生产成本提高,部分地区用工难等突出困难。

上海航交所发布的最新数据显示,5月7日的中国出口集装箱运价指数相比上期再涨83.19点,报收2074.35点,再次刷新历史新高,而在去年5月,这一指数不到850点。

张阔指出,当前全球外贸的运力体系被完全打乱,不论是价格、交期,还是服务的确定性都出现了混乱。大量中小外贸企业由于没有议价权面临着大量“无舱可订”和“甩柜”的问题。

在牟靖看来,原材料涨价过快对外贸企业的冲击最大,由于处于最上游,其涨价往往会带来中下游的物流、薪资等各个环节成本的上升,挤压并不丰厚的外贸企业利润。

唐建伟指出,4月份,国际大宗商品价格继续上涨,其中布伦特原油从1月初的51.09美元/桶升至4月末的67.25美元/桶,涨幅超过31.6%;进口铁矿石价格指数从1月初的598.19点升至4月末的691.96点,涨幅达15.68%。

华盛爽朗(北京)纺织品有限公司总经理许心愿则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尽管此前部分海外订单回流至中国,但近期不少纺织品订单正在向东南亚转移。

“我最近在山东即墨拜访合作工厂,之前他们主要做日单(为日本内衣品牌代工),但现在很多都转到东南亚了,北方很多外贸工厂的主要客户可能也就一两个,如果没了这个客户,企业都活不了。”

许心愿指出,转移的主要原因在于成本上升过快,“现在原材料价格上涨太快,加上运价上涨和汇率波动等冲击,一些国际品牌为了节省成本,会考虑向东南亚转移,而且这些企业的成本很难向下传导,因为互联网时代信息非常发达,客户经常比价,他们会用国外的价格来压你。”

她指出,不久前美元汇率一度跌到6.3,且近期大幅波动,很多外贸企业利润很低,人民币升值会吃掉大部分利润,外贸企业不得不采取多项锁汇措施。

此外,她介绍,不少中国纺织工厂工人的平均年龄已达45岁,年轻人不再从事相关工作,未来五到十年很可能招不到人。

在白明看来,外贸企业原材料上涨是一个周期和通胀叠加的问题,在全球货币大宽松背景下,铁矿砂等大宗商品价格狂飙,而中国是大宗商品最大的进口国,应警惕输入性通胀与上游涨价传导不畅对中国外贸的冲击。“对外贸企业而言,涨价能否传导给下游取决于行业的集中度,如果某行业竞争激烈、产能过剩,缺少针对下游的议价权,它们将成为原材料涨价的买单者。”

白明指出,体量巨大的外贸企业大多处于产业链下游,且产能相对充裕,应当高度关注上游涨价带来的利润挤压效应。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