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5月制造业PMI微降:原材料价格再创新高,出口订单指数失守荣枯线

2021年06月0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夏旭田,缴翼飞 

原材料价格指数创下近十年来新高,抬高企业成本的同时,也正在抑制市场需求的回升。

原材料价格指数创下近十年来新高,抬高企业成本的同时,也正在抑制市场需求的回升。

5月31日,国家统计局和中国物流与采购联合会发布的制造业PMI为51.0%,比上月微落0.1个百分点。

由于原材料价格加快上涨,5月原材料购进价格指数为72.8%,比上月上升5.9个百分点,创下至少近十年以来的历史新高,当月反映原材料成本过高的企业比重较上月上升3个百分点至64.8%,亦创历史新高。

随着上游行业涨价向产业链向中下游传导,原材料购进价格的上涨正带动出厂价格的上涨,这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企业扩大生产;同时也对市场需求产生了抑制效应。

5月三大订单指数全线回落:新订单指数较上月下降0.7个百分点至51.3%,低于生产指数1.4个百分点;反映市场需求不足的企业比重结束连续10个月下降的走势,再度回升。受市场价格上升、钢铁出口退税取消等影响,5月新出口订单指数较上月下降2.1个百分点至48.3%,失守荣枯线。在手订单指数也较上月回落0.5个百分点至45.9%。

由于处于中下游充分竞争领域,议价能力较弱,抵御风险能力不足,5月小型企业PMI回落2个百分点,再度失守荣枯线,这也使得当月从业人员指数下降0.7个百分点至48.9%。

64.8%企业反映原材料价格过高

中国物流信息中心总经济师陈中涛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尽管5月经济平稳恢复的势头并未改变,但需要高度警惕大宗商品过快涨价对经济的冲击。

他指出,5月制造业购进价格指数较上月大幅上升5.9个百分点至72.8%,升幅明显,创下多年来新高。企业对原材料价格上升感受强烈,反映原材料成本高的企业比重较上月上升3个百分点至64.8%,创下历史新高。

“对3000家制造业企业的PMI调查显示,反映原材料价格上涨的企业比重,自去年5月份以来就持续上升,今年前5个月一直在50%以上,最近三月超出了60%。”

国家统计局服务业调查中心提供的行业数据显示,5月石油煤炭及其他燃料加工、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有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等上游行业两个价格指数均高于73.0%,其中黑色金属冶炼及压延加工业出厂价格指数连续三个月高于80.0%。

陈中涛指出,今年以来,大宗商品涨势迅猛,不但上涨快,幅度大,而且波及范围广,黑色、有色、能源及化工产品、水泥玻璃等建材产品、粮食及农副产品均出现了大幅上涨。

需要注意的是,上游原材料的大幅上涨正沿着产业链逐步向中下游传导,并推高了出厂价格。5月制造业出厂价格指数为60.6%,比上月上升3.3个百分点。

陈中涛介绍,今年以来,购进价格指数明显高于出厂价格,购进价格指数已连续7个月保持在60%以上高位,5月更是突破70%;而出厂价格虽也有回升,但走势相对平缓,二者喇叭口呈扩大趋势,这意味着制造业的利润正在遭到挤压。

他认为,这一方面是因为各行业竞争激烈程度不一:上游企业在涨价问题上拥有更大的议价权,而中下游行业大多为充分竞争行业,产能相对充裕,其涨价面临较大的市场压力;另一方面,涨价现象从上游传导到下游,存在一定的时滞,而这也带来了明显的行业分化。

他介绍,制造业中的基础原材料行业,比如黑色、有色、化学原料、非金属矿物制品业涨价最为迅速,其购进价格上涨快,出厂价格跟进也快,二者基本同步;比如最近5个月,其购进价格指数基本上在70%左右,而出厂价格指数也基本保持在65%左右。

上游原材料的大幅上涨正沿着产业链逐步向中下游传导,并推高了出厂价格。视觉中国

目前,涨价正在向装备制造业传导,5月份该行业原材料采购价格指数已攀升至76.1%,然而,由于竞争相对充分,该行业出厂价格上涨则比较滞后,5月份仅为57.5%,“两者相差高达18.6个百分点,表明装备制造业的利润正在遭遇较大的挤压”。

陈中涛介绍,在高科技行业,购进价格与出厂价格大约也有10个百分点的差距,不过这一行业利润相对较高,其对涨价有一定的腾挪空间。

他指出,涨价尚未完全传导至最下游的竞争激烈的消费品行业,由于竞争激烈,5月消费品制造业购进价格为64.7%,出厂价格为53.6%,均低于制造业整体水平,这也是近期PPI上涨、CPI稳定的重要原因。

交通银行金研中心高级研究员刘学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表示,价格上涨势头正逐渐向工业产业链传导,预计近期PPI仍将快速上升,同比涨幅可能将高于8%。

与工业产品价格大幅上涨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企业补库存意愿较弱,原材料库存和产成品库存指数分别为47.7%、46.5%,分别比上月下降0.6、0.3个百分点。

刘学智指出,受订单需求减弱的影响,企业的补库存意愿降低。这说明工业产品价格上涨不是由企业补库存导致,而更多的是一种输入性价格上涨。

陈中涛认为,原材料采购价格持续高企,企业纷纷采取消化库存的方式来应对,这说明企业并不认可如此大幅度的价格上涨,他们更愿在消化库存过程中等待价格回落。

出口订单进入收缩区间

财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伍超明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原材料涨价虽然带动了部分行业出厂价格的上涨,但是,其对需求的抑制作用正在显现,最明显的就是,5月三大订单指数均出现了回落,出口订单指数甚至降至荣枯线下。

陈中涛也担心,价格的大幅上涨并无真实需求的牢固支撑,过快涨价反而会对市场需求产生抑制效应,进而扩大供需失衡,影响经济复苏的可持续性。

“疫情以来,生产端的扩张一直快于订单的扩张,近期供需剪刀差略有缩小,然而5月份生产与订单的剪刀差再度扩大,需求不足的问题再度凸显。”陈中涛说。

5月制造业生产指数为52.7%,比上月上升0.5个百分点。然而,当月新订单指数为51.3%,比上月下降0.7个百分点,低于生产指数1.4个百分点,新订单指数已经连续两月下降,供大于求压力显现。

中国物流信息中心分析师文韬指出,企业调查显示,本月反映市场需求不足的企业比重结束连续10个月下降走势,较上月略有上升。其中外部需求下降尤为明显,在市场价格上升、钢铁出口退税取消以及国外疫情持续蔓延等因素的叠加影响下,新出口订单指数较上月下降2.1个百分点至48.3%。

在陈中涛看来,当前企业面临的成本上涨并不局限在原材料领域,包括人力、国际海运等方面均出现了明显的价格上涨,“这是一种全要素的成本上升,其主要原因在于全球性的流动性宽松,为了应对输入性通胀的压力,人民币出现了升值,然而这又进一步抬高了外贸企业的汇率成本,多重成本挤压下,不少外贸企业可能面临较大的压力”。

此外,他指出,5月制造业的在手订单指数仅为45.9%,比上月再度回落0.5个百分点,说明未来一段时间,需求端的复苏仍然不容乐观。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宏观经济研究部研究员张立群指出,5月订单类指数均呈现下降态势,表明市场需求不足,特别是国内市场需求恢复相对缓慢的问题需要高度重视。

“此外,小型企业PMI指数明显低于大中型企业,且失守荣枯线,反映经济恢复的全面性、整体性仍然不够。未来要进一步扩大内需,增强宏观经济政策逆周期调节的作用。”张立群说。

5月大、中型企业PMI分别为51.8%和51.1%,高于上月0.1和0.8个百分点。然而,小型企业PMI为48.8%,低于上月2.0个百分点,再次回落到荣枯线以下。

刘学智指出,由于大都处于中下游充分竞争领域,大宗商品价格上升以及订单需求的趋弱对小型企业的影响更为明显,而由于中小企业吸纳了大部分的国内就业,这也对就业带来了影响,5月从业人员指数为48.9%,比上个月下降0.7个百分点。“因此,对小微企业的支持政策只能增加不能减少,要加大减负稳岗扩就业的政策力度。”

在陈中涛看来,大宗商品的价格上涨或将延续到三季度。这是因为,PMI指数中的价格指数目前并未出现明显回落,而推动这波价格上涨的内在因素,如供需因素、货币因素在短期内也不会出现太大变化。

他指出,在政策层面看,价格上涨已引起高度重视,从3月25日以来,“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多次被国务院重要会议提及,近期多部门开始联手控制大宗商品价格,部分大宗商品价格已经开始回落,“在这波价格上涨中,国内外存在人为炒作因素,故意放大供需缺口,政策面在打击哄抬物价上将发挥重要作用。”

但他指出,供需缺口是大宗商品涨价的基础,未来需要更加注意用市场的力量加以调节。

他认为,这一方面需要稳定大宗商品供给,疏导供应链价格传递,促进产销衔接,培育具有国际竞争力的大宗商品供应链服务企业,增加大宗商品领域话语权。另一方面,要特别注意帮助制造企业尤其是小微企业应对成本上升、订单放缓等生产经营困难,在减免税费等方面帮助企业降本减负。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