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国内“闭环式”打击全覆盖 比特币矿场酝酿外迁

2021年06月23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胡天姣 

进入6月,挖矿大省青海、云南、四川等纷纷紧随内蒙古的步调,打击挖矿活动,加速清理整顿。

国内对比特币的打击力度不断加强。

6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出手,禁止部分大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相关活动提供账户开立、登记、交易、清算、结算等产品或服务。

矿场关闭被查处、平台被封,交易被终止……层层递进的严监管之下,国内矿场此时已静悄悄。

coindesk数据显示,截至北京时间6月22日20点15分,比特币价格为30265.65美元/枚,24小时跌幅为6.68%。

国内对比特币的监管不断加强。新华社

打击已覆盖挖矿交易与支付

北京时间6月21日,中国人民银行发布消息称,为打击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交易炒作行为,保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维护金融安全和稳定,近日人民银行有关部门就银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提供服务问题,约谈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和支付宝(中国)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等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是最新的政策传导和最为直接的管控方式之一。由此,国内对比特币的打击覆盖了挖矿、交易与支付的闭环。

5月21日,国务院金融稳定发展委员会召开第五十一次会议,指出要打击比特币挖矿和交易行为,坚决防范个体风险向社会领域传递。在此背景下,内蒙古最先出手,其发改委于5月25日发布《关于坚决打击惩戒虚拟货币“挖矿”行为八项措施(征求意见稿)》,根据八类对象分别提出不同的打击惩戒策略。

进入6月,挖矿大省青海、云南、四川等纷纷紧随内蒙古的步调,打击挖矿活动,加速清理整顿。

6月9日,青海省工业和信息化厅发布《关于全面关停虚拟货币“挖矿”项目的通知》,要求开展清理整顿。严禁各地区立项、批复各类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对现有的各类虚拟货币“挖矿”项目全面关停。同时,坚决查处纠正以大数据、超算中心等名义立项但从事虚拟货币“挖矿”的项目主体。

6月12日,云南省能源局表示,要求及时组织各用电部门开展联合检查,今年6月底完成比特币挖矿企业用电清理整顿,严查比特币挖矿企业用电安全隐患,一经发现,立即责令关停整改。利空因素叠加,加密货币集体跳水,比特币24小时内一度跌超7%,直至34600美元附近,以太坊也一度跌超7%。

纵然马斯克发挥其名人效应将比特币价格再次推升至4万美元上方,美国科技投资公司ARK也表明正在开发清洁能源用以挖矿,全球比特币大多头微策(MicroStrategy)在此期间更是频频买入比特币,可上述断断续续的利好消息依旧抵不住监管的步步紧追。

近期新一轮打击来自四川。与内蒙古、青海等地相比,四川因水电资源丰富而聚集了众多矿场。6月18日,四川省相关部门正式下发通知,要求发电企业自查自纠,立即停止向虚拟货币挖矿项目供电,对于虚拟货币“挖矿”,在川相关电力企业需要在6月20日前完成甄别清理关停工作。

关停如期而至。6月20日,四川所有比特币等虚拟货币矿机被集体断电。而在前一天,比特币全网算力明显持续下降,6月22日,BTC数据显示,比特币全网算力为114.38EH/s,较今年5月13日时的历史峰值181EH/s下降约36.8%。

国内大部分矿场已关停

嘉盛集团全球研究主管Matt Weller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由于今年中国本身就电力偏紧,以火电为主且污染更大的内蒙古、新疆等地的挖矿活动被叫停并不令人意外。”

“大型矿场在严监管下很难运作下去,”Matt Weller说,“‘出海’则是一些矿工或矿场的选择,如选择将矿场直接迁移出海。目前65%算力或面临转移,其中首选迁移至电费较为低廉的中亚和北美地区为主。美国全面封杀比特币的可能性很小,更多的则是加强监管和征税。”

一位矿场主对记者说,“如今国内矿主左眼瞄着海外局势相应布局,右眼仍在观望国内情况。”

据他了解,国内大部分矿场已关停,但新疆仍有部分在运转。“我料想今后一段时间内情况也不太会明显转好。其实大家如今都在观望,一方面是不确定环保目标后续的进展情况,另一方面则是矿机运出海外实则麻烦,没有大家口头说说的那么容易。”

另一位矿主也持同样态度,声称尽管国内情况如此,但目前大家还在讨论阶段,并没有太多太有效的动作。

“实际上国内算力已经没有多少了,大多都跑去国外了,”一位业内人士对记者说,“大规模外流业已开始。”

相较于国内加强监管,国际主要央行口头与相关举措则显得有些轻微。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近期发布的2021年监管议程显示,在今年的监管优先事项列表中,加密货币、区块链,比特币与以太币等特定代币一概未在之列。与此同时,纽约梅隆银行、高盛等正拓展比特币托管等服务,而公用事业公司正在吸引矿工前往纽约州北部天然气发电厂或得克萨斯州的太阳能发电厂。

另一位业内人士告诉记者,美国得州与田纳西州因政策较为规范,当地对挖矿活动目前为欢迎态度,所以为首要考量地之一。“但因二地税率相对高昂,因此加拿大、哈萨克斯坦、俄罗斯、蒙古也都为国内矿商偏爱的布局地。”

他同时指出,选取布局地方面,不仅要考虑哪里最优,还需考虑运输问题,运输机器设备的成本与手续费并不低廉。

当地时间6月17日,迈阿密市长Francis Suarez表示,希望用低能源价格和清洁核能吸引来自中国的比特币矿工。

上述业内人士说,“不可否认的是,因挖矿受限,需求大幅萎缩,今后国内的矿机制造活动肯定会越来越少,加上现在大量二手矿机无人接盘,库存也得消耗一阵子,所以矿机制造商也要考虑海外销售问题。”

比特大陆正积极转向海外,总部位于拉斯维加斯的马拉松数字控股有限公司(Marathon Digital Holdings Inc.)向其订购7万台比特币机器,并于蒙特州哈丁的比特币农场安装。

与矿主及挖矿工人相比,国内加密货币玩家受到的影响要小得多,多位比特币投资者告诉记者,央行此举早在他们预料之内,步步收紧只是时间问题,不足为奇。

一位比特币玩家对记者说,“自从买币以来,我们逐渐转而使用Coinbase等国外交易网站,使用外卡美元结算,以防风险。”

Jefferies分析师认为,中国人民银行对金融公司的要求,旨在切断国内参与加密货币交易与挖矿的个人与企业所使用的支付机制,但因点对点交易往往是小规模及具匿名性,跟踪和识别相对困难。“这将会加大相关交易的困难程度,却很难完全杜绝此类交易。一些人可能会试图将资金汇往海外,并在海外以其他货币进行加密货币交易以绕过监管规定。”

不过,针对Jefferies分析师上述言论,一名比特币分析人士告诉记者,比特币点对点交易目前无法确定,还需在持续观察。

“中国的比特币交易流动性将下降,价差将增加。人们或会将交易限制在与信任的朋友之间。”香港比特币协会(Hong Kong Bitcoin Association)联合创始人Leo Weese称。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