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华映资本季薇:要进攻 而且是毫不犹豫的进攻

2021年06月05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赵娜 

今年5月,规模为21.2亿元的华映人民币六期成长基金(以下称“华映人民币六期”)完成募集,成为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第一批子基金管理机构中率先成功落地运营的子基金。

初夏时节的古都南京,华映资本创始管理合伙人季薇擂响战鼓。她说,华映资本要进攻。

今年5月,规模为21.2亿元的华映人民币六期成长基金(以下称“华映人民币六期”)完成募集,成为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第一批子基金管理机构中率先成功落地运营的子基金。

连同即将完成募集的天使基金和产业基金,华映资本今年人民币新募资额超过33亿元。

“华映资本负责管理的子基金能在同批子基金中率先完成设立并运营,充分证明了华映资本的优秀,也说明了所有出资人对华映的信任。”国家中小企业发展基金有限公司董事长马向晖评价说。

华映人民币六期基金超募之外,是迟迟未有回暖的本土人民币基金募集环境。根据投中调研的数据,2020年有三成以上(33%)的基金没有募资到位。

新冠肺炎疫情后的市场环境对于人民币VC基金的管理人来说没有变得更好。

东方富海董事长、创始合伙人陈玮近期一针见血地指出,本土GP面临的四大压力:LP国有化、LP-GP化、中国资本市场港股化以及投资白热化。

这样的市场环境下,人民币VC的GP们纷纷强调,要投早、投新、投差异。但是,要投早,如何更早一步发现项目?要投新,当如何界定创新?要有差异化,怎样的差异化才可形成核心竞争力?

今年5月,记者在中小企业发展基金(南京)华映六期启动仪式现场专访季薇。

华映资本的自我迭代

季薇在苏南长大、沪上求学,早年放弃优渥国企工作远赴帝国理工学院深造。这样的成长环境和教育背景让她看起来自有一份娴静似水和不与争锋,十数年创投一线的行业历练,恰又成就了她的洞悉根本和独立果敢。

“从一个赛道拓展到又一个赛道,我们在有迹可循中不断突破舒适区。”季薇此前就曾说过,外部世界是不断变化的,被动的接受变化,叫“适应”;主动拥抱变化,才可称为“迭代”。

今天,华映资本已经在人民币基金市场稳据一席之地。让人只是偶尔才能忆起,这家机构最初管理两期基金是新加坡元,成立后不久即组建本土团队回到中国市场。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华映资本团队已经将管理美元基金列上规划。

2010年,华映资本第一期人民币基金成立,基金规模只有1.72亿元。走过整整10年后,单期基金的规模已经是当年的12倍有余。

“如果大家不是对华映的方向、价值、品行有认可,就不会用‘真金白银’做持续加注。”季薇说,这是基金出资人(LP)们对基金管理团队“最高级别的赞扬”。

记者了解到,华映人民币六期成长基金的重点关注领域包括新消费、企业服务和技术驱动等。

在新消费板块,华映资本已然投出了微念(李子柒)、自嗨锅、MAIA ACTIVE、三谷、包大师、构美等一线新品牌、新平台及服务商。

“这些项目的爆发并非一蹴而就,是基于团队多年来对流量的认知、对内容的理解和对人群的洞悉。”元禾辰坤合伙人王吉鹏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华映资本的基金管理团队能够在产业变革、技术迭代之中不断找到新切入点,双方也已在多年的合作后真正实现了相互成就。

华映资本对产业变革、技术迭代的理解已经体现在他们的投资布局中。不只是在新消费,其团队近年在文化和数字内容、SaaS和通用型企业服务等领域很早捕捉到变化,并投出了微盟、Boss直聘、金柚网等明星项目。

季薇看到,消费和科技已成为新的时代性投资主题。她说:“未来,我们将继续随人群需求迭代和技术升级换代两个底层逻辑而动,在新一轮的技术变革和消费驱动中,勇于抓住时代的红利,迈向下一个十年的星辰大海。”

撬动全阶段投资

2020年下半年以来,人民币VC市场有两大明显变化:一是基金规模变大了,市场不时有规模过百亿元的基金募集消息披露。二是PE和VC基金的边界模糊,“全周期”“全策略”的投资方式大规模出现。

当新的变化发生,季薇和她的团队需要做出选择:要不要跟进把基金管理规模做大?当超级基金的势力无所不在,更广泛的GP们如何以更高的资金效率布局?

“以往我们说投到好项目,今天我们讲追求卓越。”华映资本在重点布局的赛道一向做得足够深,因而并没有太多的焦虑。季薇还给团队提出了新的要求,“但凡做一个赛道,就只位列前三。”

华映资本的底气同时来自基金出资人的认可,和被投企业家的认同。

从首次关闭到最终关闭,华映人民币六期不到5个月,原有出资人的复投率达到45.7%。基金首关至今,华映人民币六期已完成对11个项目的投资,新已投项目中的多个还又完成新一轮融资。

成立13年后,华映资本在投资阶段上已集齐天使、成长、产业基金的拼图,在更多投资阶段的布局能力已经齐备。

“华映资本以后在阶段上会越来越全。我们的投资赛道是聚焦的,在赛道上不同阶段的能力会扩张。”在季薇看来,投资阶段扩张的动因是作为组织的自我进化,是对头部项目加以重注,而非为了市场阶段风向变化作出的被动应对。

尚未跻身百亿VC基金俱乐部,并不意味着无法持续为被投企业提供弹药。

今年5月,自嗨锅对外披露逾亿元C++轮融资,投资方为北京泰康投资。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到,华映资本是自嗨锅最早的外部机构投资人,北京泰康投资是华映资本的出资方之一。

据悉,北京泰康投资将借助资金和资源的优势,推动泰康的渠道和客户资源为自嗨锅赋能,成为自嗨锅长期的战略伙伴。从这笔投资交易可以看出,华映资本正在通过撬动LP资源,来为被投项目进行长期的资金和资源赋能。

在很多人看来,LP以直接投资的方式进行项目投资,会挤压GP基金的回报空间。季薇则在从增值服务的角度看待LP跟投,她解释说:“如果大家不以‘义务’的角度看待这件事,而是从win-win(双赢)的角度考虑,GP是很适合做FA(企业后续融资)的。”

一场毫不犹豫的进攻

“动作要快,姿势要帅。”进入新的一年,季薇和团队的小伙伴们说。

仅仅在过去的五个多月,华映资本已经投资了白小T、宠幸、Yuki、多燕瘦、灵犀等11个项目。

这般快速出手是对2020年投资节奏的延续。这一年中,华映资本逆势加速业务节奏,签约投资金额同比增长超186%;被投项目后续轮融资规模同比增长453%;超过17个项目实现退出,退出金额同比增长336%,各项数据创历史新高。

“2020年市场不确定性最大的时候,我们团队在讨论后一致认为,‘要进攻,而且是毫不犹豫的进攻’。”管理着一家拥有13年历史的投资机构,季薇说,“这些年我想得最多的无外乎‘生存’二字。当下,这个词的定义已经发生变化。”

这场进攻背后,华映资本既有来自基金出资机构的弹药支持,也有来自被投企业和细分赛道的企业盟军。

2019年底,华映资本和微盟集团联合发起了南京华映微盟基金,专注在企业级服务SaaS和上下游产业链的初创企业进行投资布局。更早之前,华映资本曾分别于2014、2015年投资微盟A、B轮融资,陪伴微盟集团从蓬勃发展到成功上市。

在另一个明星项目上,华映资本是微念的发现者和A轮投资人。尽管公司估值持续攀升,团队仍通过持续的跟进投资基本保持了最初持股比例。

华映资本和被投企业的深度连结,是基于深入行业洞见的惺惺相惜和多了份理解和耐心的产业与资本互动。

2020年9月,季薇曾邀请白小T创始人张勇到公司年会作演讲。很多参会者都以为这是华映资本对已投项目的增值服务,实际上,这在华映资本内部是典型的“投后前置”。

在任何一个行业里,企业家都是能够最早感知到行业变化的。记者了解到,除了“投后前置”思路,华映资本还正在组建创始人交流平台,以第一时间了解到创始人对行业的认知,并真正用基金的资源、更有实效的为他们去解决问题。

“团队处在非常好的状态,这是华映成立10多年来的再创业。”季薇透露,团队正在基于现有的能力和资源来搭建“华映生态圈”,以连接政府、金融机构、平台和创业企业,提供常态化、产品化、实效化的投后服务。

和曾经自我迭代一样,华映资本在按照自己的步伐扩展边界。谈及未来,季薇说,市场的变化是一直在的,只要相信既定赛道和打法,“做好自己就可以!用track record(过往业绩)来证明。” (编辑:林坤)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