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黑科技助力广州抗疫:无人驾驶突破物资配送最后“五公里” “穗康码”赋能防疫

2021年06月0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振 

解决物资配送难题,仅是广州利用科技“抗疫”的一个缩影。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广州不断创新“解锁”疫情防控的新场景。

5月29日,广州市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发布通告,自5月29日起,广州市荔湾区白鹤洞街、中南街、东漖街、冲口街由低风险地区调整为中风险地区,其他地区风险等级不变。

“看到这条消息时,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心慌。毕竟疫情来得太突然了,大家丝毫没有准备。”广州市荔湾区广钢新城中海花湾小区业主黄佳至今仍清楚地记得当时的情况。他所在的小区恰好位于广州市荔湾区白鹤洞街道。

封闭管理模式下,小区的生活物资保障问题首当其冲。黄佳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他所在的广钢新城是一个大型社区,仅他所在的一栋楼就有300余户近千人。

“尤其是时间一长,物资的需求就更加多元化。除了米面油、饮用水与果蔬等生活必需品外,婴幼儿的奶粉、纸尿裤,老年人的慢性药等都成了急需品。”黄佳透露,社区每天物资配送所需就达3-4吨。

6月3日下午,为解决物资配送难题,广州市政府委托商务局连夜召开会议,讨论科技企业如何助力疫情防控。黄佳的境况随之出现转机,包括文远知行、小马智行、百度、京东等多家企业的无人驾驶车辆陆续驶入隔离区,物资运输供应有了保障。

解决物资配送难题,仅是广州利用科技“抗疫”的一个缩影。面对突如其来的疫情,广州不断创新“解锁”疫情防控的新场景,诸如利用无人车向高风险地区运送生活物资、防护用品,首次启用无人机开展检测样本冷链物流服务,利用“穗康码”精准赋能疫情防控等。

2021年6月5日,广州鹤洞大桥海珠区下桥位路段,工作人员合力将货车上物资搬到无人驾驶小巴上,再用无人驾驶的小巴将物资转运到江对岸的荔湾疫情管控区。视觉中国

突破最后的“关键五公里”

小区所在地升级为高风险地区,黄佳遇到的最大难题就是如何保证生活物资充足,几乎每2-3天就要采购一次。据相关部门6月3日的统计数据显示,荔湾区物资供应封闭管理区保障人数增至约18万人,物资配送工作量十分巨大。

要解决物资配送问题,需要首先突破最后的“关键五公里”。荔湾区相关街道属高风险管制区域,司机一旦进入,健康码会变红,但按政策规定,司机外出该区域便需居家隔离。这不仅会严重影响物资配送的工作效率,还不利于保障司机自身的安全。

无人驾驶技术的应用则很好的解决了这一困扰,成为了广州科技“战疫”的新亮点。

最先开展无人车送货的便是文远知行,其研发的无人驾驶小巴是一款无方向盘、油门与刹车的新物种产品,车内空间大,最多可载重1.2吨,全程行驶时间仅需约六到十分钟,能让运输物资效率变得更高。

文远知行的高级总监李一凡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无人驾驶小巴可以实现全程自动驾驶,不需要司机,既节省了大量人力物力,又降低了人员交叉感染风险。目前,公司已投入2种自动驾驶车型,用于生活物资与抗疫物资的配送工作。

他举例称,每天来到文远知行收集点所在地鹤洞大桥的市民和企业越来越多,向封控区的市民、志愿者赠送物资,或递送药物、奶粉等紧急物资。例如6月7日一天,其无人驾驶车队就在广州鹤洞大桥(荔湾区)物资收集点收到了超过500次的物资运送委托,其中一次的物资就重达500公斤。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除文远知行外,百度Apollo也调配了载重500kg的物流配送无人车、熟食配送无人车,载重1吨的无人驾驶小巴,载重2吨的无人驾驶中巴,共享无人车等五种车型赶赴“抗疫”前线,全力支持荔湾封闭管理区域的物资配送。

借助无人驾驶汽车,广州开辟出战疫“关键五公里”的运输通道,将紧缺的生活物资和药品送至封闭小区的居民手中。

“穗康码”每秒4万次并发量背后

受此轮疫情突然暴发影响,广州、深圳、佛山等地立即启动疫情防控预案,并迅速组织开展了大规模核酸检测、公共场所必须亮码出行等防控措施。每一次“亮码”背后,则意味着是一次大规模的科学计算。

以广州市民习以为常的“绿码出行”为例,穗康码每亮一次颜色,就需要对接与调用广州、广东乃至国家平台的数据,只有经过多方照验后,才能够给出一个健康码的颜色。

穗康码开发团队负责人、腾讯云数字政务华南总监步海东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因疫情防控升级,市民搭乘公共交通工具,进入餐饮、娱乐场所、室内文化体育场馆、各类市场、商场等场所均需要亮码,穗康小程序访问量、穗康码亮码数连连剧增。

“自5月下旬以来,平均每天数据新增量在20万-30万之间、穗康码页面浏览量维持在1.8万-2亿之间、‘亮码’人次约6000万。”步海东表示,为缓解服务器的压力,腾讯云团队对穗康码进行了扩容升级,新加服务器64台,保障亮码接口性能提升了150%。

但升级绝非增加服务器如此简单。步海东将“给穗康码升级”形象地比喻为“给飞奔的列车换车轮”。“我们白天提出系统需求分析,晚上8时左右根据原型出设计图,接下来的2个小时内要把代码写完,并排出发版计划。等到凌晨发版升级后,还要进行压力测试。”步海东直言,这个过程非常艰辛。

他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广州穗康码目前在所有城市级健康码中体量最大。穗康小程序除健康码应用外,还纳入了政务、生活等服务。“此轮疫情前,穗康码页面日常浏览量每天约1000万次。如今流量成倍增加,比之前最低值翻了将近20倍。”

6月7日高考首日,升级后的穗康码也迎来最严峻的一次考验。广州有接近5.29万考生奔赴考场,每位考生进入考场前均需要亮码。

除此之外,为了保障高考顺利进行,穗康码团队还为广州荔湾芳村片区疫情强管区内的3000多名师生和工作人员制作了专属通行健康码。处于高风险地区和封闭管理区域内考生,健康码标注“高考1”,而处在隔离医学观察期内,以及处在中、低风险地区内的考生,健康码标志则分别是“高考2”“高考3”。

据了解,高考第一天上午,亮码的最大并发量达到每秒近4万次,基本上达到了最大值,但穗康码的系统依然平稳运行。

步海东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为保障高考平稳运行,广州市政数局、健康码服务方腾讯云团队连续忙了两个通宵,“能方便考生通行,也算是我们为助力高考贡献了一份微薄之力吧。”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