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扩大服务贸易开放,同时应对好各种挑战

2021年06月0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国若要参与全球新一轮经贸规则的制定,提高话语权并维护自己的利益,必然要在服务贸易开放领域补足短板。

据报道,继外资准入负面清单之后,我国开放领域的另一重要制度举措即将落地。海南自由贸易港跨境服务贸易的负面清单起草已经完成,该负面清单分为自贸港版、自贸试验区版和全国版三个版本,其中海南自贸港版负面清单有望于近期率先落地。

去年《政府工作报告》就提出制定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再次提出推动服务业有序开放,增设服务业扩大开放综合试点,制定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十四五”规划纲要指出,要建立健全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管理制度,健全技术贸易促进体系。应当说,出台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是当前的一项主要工作。

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既是货物贸易大国,也是服务贸易大国。服务贸易进口全球排第二位,出口排在第五,但服务贸易逆差长年持续扩大,表明中国服务贸易国际竞争力不够。全球货物贸易在2008年次贷危机后放缓,服务贸易则逐渐增长。根据世贸组织预测,到2040年全球服务贸易份额将有可能提高50%。中国要成为贸易强国,就必须补足服务贸易的短板,否则,货物贸易的顺差可能在未来不足以弥补服务贸易的逆差。

中国经济正在转向高质量发展,制造业高质量发展需要生产性服务业的推动,没有高质量的服务业就难以完成制造业的转型升级,而高质量发展本身也包含了对服务业的要求。现在,中国服务业在GDP中的占比已经超过50%,这意味着如果服务业不能实现高质量发展,就谈不上中国经济的高质量发展,而服务业的低效率也可能会拖累中国经济整体的发展。

当中国人均GDP超过1万美元后,经济结构会转向以服务业为主,并且人们的服务消费会面临巨大的升级需求。一方面,从量上看,人们将从产品消费更多转向服务消费,从质上看,对高质量的服务供给需求旺盛。中国目前还不能完全满足这些要求,开放服务业贸易成为倒逼中国服务业转型升级与高质量发展的必由之路,就如制造业开放所带来的革命性进步一样。

此外,全球新一轮经贸规则制定竞争将会在后疫情时代继续,未来发达国家和主要经济体之间的区域性经贸规则必将会提高到一个新水平,而中国20年前加入世贸组织时,因经济发展水平有限而在服务贸易领域开放度不够高。中国若要参与全球新一轮经贸规则的制定,提高话语权并维护自己的利益,必然要在服务贸易开放领域补足短板。

中国服务业整体开放度仍待提高,同时需要改变一些地方保护和行业保护的情况,从而加大服务业竞争。虽然中国有14亿人口形成的超大规模市场,但是缺乏竞争就难以充分利用规模优势。因此,跨境服务贸易负面清单既是对国内资本的开放,也旨在引进国外先进的服务业态、理念、商业模式等,尤其是引入规则和人才,推动服务业高质量竞争。

据悉,负面清单的开放性与突破性主要表现在两点,一是减少对跨境交付模式施加商业存在限制,二是提升境外自然人来华就业便利化水平。也即是鼓励更多的企业和人才参与到中国服务业市场之中,允许跨境提供服务的领域大幅增加,这将极大提升我国跨境服务贸易自由化程度和可贸易范围,释放我国数万亿级别的服务贸易市场潜力,为我国外贸进出口开启新的增长空间。

跨境服务贸易开放也会带来挑战。一是要对大量的法律进行调整、修订以及对缺乏法律依据的部门和领域立法,这是对立法机构的挑战。二是在开放过程中涉及到的重点领域以及安全问题对监管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既要依法开放,又能全程监管,避免风险,这是对行政监管的挑战。三是中国有些企业可能还没有做好与国外企业竞争的能力准备,特别是有的企业长时间进行着低效率低质量的竞争,在短期内可能无法适应国外优质企业的冲击,但这不能再是拒绝开放的理由。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