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前5月中国与中亚国家贸易额逆势增24.5% 齐鲁号“上合快线”再添直通杜尚别新线路

2021年07月10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上合快线”快速发展的背后是中国与中亚国家大幅增长的贸易规模。

7月5日上午9点10分,随着一声长笛,一趟搭载着100个标准箱的货运班列从上合示范区青岛多式联运中心中铁集装箱青岛中心站隆隆出发。在未来的15天,它将跨越几千公里的高山、戈壁和草原,抵达塔吉克斯坦杜尚别。这标志着中欧班列(齐鲁号)“上合快线”中国上合示范区-塔吉克斯坦杜尚别班列正式开通。

上合示范区管委会副主任向志强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这趟点对点班列是上合多式联运中心开通的第8条“上合快线”,将为山东及周边地区与塔吉克斯坦的经贸往来提供全新的物流解决方案,也将为中国与塔吉克斯坦构建货物“绿色通道”发挥重要作用。

据他介绍,这趟首班班列搭载的货物包括机械设备、建筑材料、医疗用品等,总计约166万美元。出口企业已提前在青岛海关所属胶州海关完成了全部的申报、验放手续,将转关运输至霍尔果斯口岸出境。

在开通仪式现场,塔吉克斯坦驻华大使萨义德佐达·佐希尔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在上合组织成立20周年、塔吉克斯坦担任本组织轮值主席国之际,这条班列的开通具有非凡的意义。他说,在疫情之下,这条新的陆上贸易通道将把中国商品、设备和物资源源不断地运抵塔吉克斯坦,为该国抗击疫情、实现经济复苏提供帮助。

除了进一步深化中塔经贸合作,佐希尔表示,这条班列的开通还响应了两国元首关于开辟更多“绿色通道”的倡议,有助于让更多“一带一路”沿线国家通过货运班列紧密联系在一起。

中国铁路济南局集团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丁永民表示,2020年,在疫情全球肆虐的背景下,齐鲁号“上合快线”班列为“一带一路”沿线国家提供了有力的国际物流援助。今年上半年,共开行去程欧亚班列567列,其中,胶州发送量均位居山东省和济南局首位。

商务部欧亚司副司长张栋称,从上合示范区到杜尚别点对点班列的开通是中塔两国共建“一带一路”迈出的新步伐,也是上合示范区积极打造国际物流多式联运通道取得的新成果。希望上合各国继续利用青岛式联运中心开行越来越多的“上合快线”,构建以青岛为枢纽的上合区域陆海联运走廊。

中国前驻哈萨克斯坦大使姚培生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中亚地区是“一带一路”合作平台上不可或缺的重要地区。以物流业务为例,中国与欧亚大陆上的所有国家已建立了交通运输网络,并已形成货物运输品牌“中欧班列”,这些班列发挥着日益显著的作用,成为当今世界经贸合作中的最亮点。

姚培生说,中欧班列大部分经过中亚地区后,分别到达东欧、北欧、西欧和西亚等地区。据官方7月初统计,10年来,中欧班列累计开行超过4万列。尤其在去年新冠疫情暴发以后,货运班列装载着中国生产的急救医疗用品和其它急需品,以最快速度通过欧亚陆路通道运往境外各国,所以欧亚班列在抗疫中也可称为“救命班列”。

他强调,中欧班列的成果从一个方面彰显了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倡议的重大意义。“中国与中亚国家的物流合作具有明显的互助性和互利性,对方以此既可以收取货物和过境服务费,我国也因此加快产品输出实现其价值。现在可以说,中国国家领导人2013年提出的设施联通建议已基本落实,这将推动亚欧大陆整个地区今后的经贸发展。”

多式联运中心开通8条“上合快线”

上合示范区是中国国家领导人2018年在上合组织青岛峰会上提出的重要倡议。三年以来,得益于得天独厚的区位优势和口岸营商环境的持续优化,上合示范区高效衔接海陆空铁国际物流,串起了“一带一路”国际物流通道。2020年,多式联运中心完成集装箱作业量76.5万标准箱,同比增长11%。

青岛市委常委、胶州市委书记刘建军介绍,目前,上合多式联运中心已开行20条国内外班列,开通通达吉尔吉斯斯坦比什凯克、乌兹别克斯坦塔什干等8条“上合快线”。今年上半年,该中心共开行欧亚班列297列,同比增长82%,其中,中亚班列243列,增长57%,为上合组织国家加速打造面向亚太市场的“出海口”。

“上合快线”快速发展的背后是中国与中亚国家大幅增长的贸易规模。据中方统计,今年1-5月,中国与中亚国家贸易额为168.6亿美元,同比增长24.5%,其中,与吉尔吉斯坦同比增长56%,与哈萨克斯坦、塔吉克斯坦、土库曼斯坦贸易同比增长均超过30%。

向志强告诉21记者,多式联运中心开通的班列重点面向中亚五国、俄罗斯和蒙古。“在‘一带一路’六大经济走廊中,有四条都覆盖了上合组织国家。中亚班列的开行就是为了进一步畅通国际陆路运输,特别是帮助中亚国家把优质商品出口到中国市场,并利用多式联运中心和青岛港进一步覆盖日韩和亚太市场。”

中亚是我国石油、天然气、铜、煤等大宗商品进口重要来源地。此外,双方的农产品贸易方兴未艾,中亚国家的小麦、绿豆、樱桃、植物油等产品在中国市场的认可度不断提高。尽管2020年中国与中亚国家的贸易受到疫情冲击,但中国仍位列中亚国家主要贸易伙伴行列。

日韩和国内的商品经由上合示范区“西去”,上合组织国家的商品也不断加快“东来”的脚步。“目前,我们开通的班列主要是‘西去’的多,搭载的货物主要有两部分:一部分是日韩的小商品、小家电以及汽车配件;另一部分是中国的日用品、橡胶等,主要来自胶东五市。回程班列主要搭载俄罗斯和中亚国家的特色农产品、板材和木材、锌铅锭等。”他告诉记者。

与其他中欧班列一样,“上合快线”也面临回程“空箱”的难题。对此,向志强回应道,示范区已经同吉尔吉斯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塔吉克斯坦等国取得对接,这些国家的政府机构将在国内积极组织货源。同时,齐鲁号的运营方山东高速集团也在国外布点建设货物集散中心,以增加返程货物数量。

海运价格疯涨助推中欧班列竞争力

在新冠疫情之下,如何提升口岸的通关效率成为摆在“上合快线”面前的首要课题。

“为畅通与上合组织国家的物流通道,今年5月,我们用不到三天的时间飞行1万多公里,与乌鲁木齐、霍尔果斯口岸达成协议,加速货物通关效率。”向志强告诉21记者,“霍尔果斯口岸明确表示,只要是从上合示范区发出的班列,他们优先检测、优先通关、优先放行。”

佐希尔指出,随着越来越多的塔吉克斯坦农产品出口到中国,双方有必要进一步简化进出口关税调节机制和植物检疫手续。“中国的植物检疫手续是比较复杂的,如果能够在这里建立‘绿色通道’的话,就可以大大增加两国之间的贸易额。”

此外,佐希尔还提出,为了保障中国与中亚之间日益密切的经贸往来,中亚各国有必要提升转运潜力,建立现代化的多式联运交通物流中心,形成区域现代化运输路线体系。他说,在这个过程中,中国的相关城市和铁路机构可以扮演重要的角色,比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尤其是喀什市物流中心就可以发挥重要作用。

值得一提的是,在海运价格一路狂飙的背景下,原本不具价格优势的铁路运输却成为外贸企业的宠儿。截至6月24日,齐鲁号今年已累计开行857列,同比增加18.9%,其中,外贸进出口班列开行655列,占比达76.4%。

“以往,海运价格要比铁路班列便宜很多,但自去年以来,海运价格翻倍上涨。我们最近测算了一下,班列的价格现在是低于海运价格的。”向志强告诉21记者,虽然海运运费一路飞涨,但中欧班列的运价却并没有上调,因此,越来越多的企业转而使用中欧班列进行货物运输。

向志强说,与空运相比,中欧班列也有不小的优势。“铁路运输的费用大概仅有空运的三分之一,甚至还不到,而且运量要大得多。特别是,现在很多航线因疫情原因被叫停,而中欧班列还在正常发车,为沿线国家的经贸往来提供了重要保障。”

此外,中欧班列在行进过程中还不得不面对各国轨距不一致的难题。传化智能股份有限公司山东大区多式联运业务经理高汉玉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由于“上合快线”沿途多国的轨距标准不一致,使得班列需要在边境进行换轨操作,降低了通行效率。

铁路运输的痛点给公路运输带来机遇。高汉玉说,中国传化集团在上合示范区专门打造了上合国际道路运输TIR(国际公路运输系统)通道,全程公路运输,仅需7天就能从青岛抵达乌兹别克斯坦首都塔什干。据悉,通过TIR,门到门运输时间是海运的1/5、铁路的1/2,与空运相当,但成本只有空运的1/10。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