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6月M2增速回升、表内融资强劲 “紧信用”过程进入尾声

2021年07月10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边万莉 

整体看,6月金融数据反映国内经济延续良好复苏态势,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不减。

6月M2同比增长8.6%,已是连续两月保持上升趋势。

7月9日,央行发布了6月金融统计数据和社会融资规模数据,同时公布了全面降准的消息。

数据显示,6月狭义货币(M1)同比增长5.5%,创2020年5月以来新低;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8.6%,继续回升。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同比增长11%,增速与上月持平;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6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008亿元。

分析认为,M1回落主要与银行房贷额度紧张有关,M2回升主要是信贷派生能力增强。从社融细项来看,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和外币贷款是社融多增的主要贡献项。整体看,6月金融数据反映国内经济延续良好复苏态势,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力度不减。此外,7月降准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全面转向宽松,“有保有压”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将是主要发力点。

M1增速放缓,M2增速继续回升

6月末,M2余额231.78万亿元,同比增长8.6%,增速比上月末高0.3个百分点,比上年同期低2.5个百分点;M1余额63.75万亿元,同比增长5.5%,增速分别比上月末和上年同期低0.6个和1个百分点;流通中货币(M0)余额8.43万亿元,同比增长6.2%。上半年净投放现金32亿元。

M1包括M0和企事业单位活期存款。6月M1增速与2020年4月持平,较上月末和上年同期都有所下降,创近14个月以来新低。光大银行金融市场部分析师周茂华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一般来说,M1与企业活期存款、房地产销售相关性较强,6月企业存款和贷款都是增加的,整体反映企业现金流较为充裕;M1同比放缓很大程度受6月楼市销售影响,部分银行房贷额度紧张可能是个因素。”这一分析从数据中可以得到印证。以房贷为主的居民中长期贷款同比有所下降,具体看,2021年6月和2020年6月对应的数据分别是5156亿元、6349亿元。

M2是M1+企事业单位定期存款+居民储蓄存款。6月M2同比增长8.6%,已是连续两月保持上升趋势。对此,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分析,6月M2增速回升0.3个百分点至8.6%,回升幅度略超市场预期。受去年同期基数较高和货币政策回归常态影响,今年以来M2增速回落较快,市场形成了紧货币的预期。6月M2回升对前期低点有所修复,符合M2增速与名义GDP基本匹配的要求。

他认为,“信贷派生能力的增强是M2回升的主要原因,6月新增人民币贷款2.12万亿元,不仅高于上月新增规模,而且高于去年同期,提升了货币的派生能力。”东方金诚首席宏观分析师王青认为,6月M2同比增速连续第二个月低位回升,表明广义货币供应量增速开始触底反弹,也是前期“紧信用”过程整体进入尾声阶段的一个标志。

人民币贷款方面。6月份,人民币贷款增加2.12万亿元,同比多增3086亿元。上半年人民币贷款增加12.76万亿元,同比多增6677亿元。分部门看,住户贷款增加4.58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15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3.43万亿元;企(事)业单位贷款增加8.37万亿元,其中,短期贷款增加1.23万亿元,中长期贷款增加6.62万亿元,票据融资增加2211亿元;非银行业金融机构贷款减少1832亿元。

6月票据融资2747亿元,同比大幅增加4852亿元。开源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赵伟表示,票据融资超季节性增长,可能与房企增加票据融资、表外融资转表内等因素有关。销售回款压力上升下,部分房企可能增加票据融资;同时,部分西部和东北地区城投债持续“零”发行,也可能借助票据融资来“续命”。经验显示,票据融资增长较快,多出现在信用持续收缩,尤其是非标融资大幅收缩阶段。

社融增速与上月持平,表内融资表现强劲

初步统计,6月末社会融资规模存量为301.56万亿元,同比增长11%,增速与上月持平;社会融资规模增量为3.67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多2008亿元。2021年上半年社会融资规模增量累计为17.74万亿元,比上年同期少3.13万亿元,比2019年同期多3.12万亿元。

记者注意到,社融增量细项中,对实体经济发放的人民币贷款为同比多增;委托贷款表现为同比少减;信托贷款、未贴现的银行承兑汇票表现为同比多减。企业债券净融资1.49万亿元,同比少1.87万亿元;政府债券净融资2.45万亿元,同比少1.34万亿元;非金融企业境内股票融资4955亿元,同比多2494亿元。

对此,赵伟分析,“非标融资收缩幅度继续扩大,企业和政府债券融资与去年同期大体相当,而人民币贷款同比多增超4000亿元。信用环境仍处于收缩通道,结构性问题凸显。社融、PMI等领先指标显示,经济高点已过、趋势明确,但回落的幅度或相对温和。”

王青认为,整体上看,上半年“紧信用”态势虽较为明显,但融资收缩主要集中于政府部门、城投和地产等债务风险较大的主体,以及非标这类高息、高风险品种,而实体经济的信贷融资支持力度则进一步增强,体现了“有保有压”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导向。

值得关注的是,央行同时公布了全面降准的消息,决定于2021年7月15日下调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0.5个百分点(不含已执行5%存款准备金率的金融机构)。本次下调后,金融机构加权平均存款准备金率为8.9%。虽然7月7日的国常会提及降准,但市场多预测为定向降准,此次全面降准出乎意料。

温彬分析,一方面,PPI增速见顶回落,通胀水平温和可控,为降准提供了空间。另一方面,此次降准为银行提供了长期稳定资金来源,有助于实体经济的稳增长和降成本。在稳增长的需求更优先的形势下,预计下半年金融将对实体经济形成更大力度的支持,M2和社融增速或有所改善,与名义经济增长水平基本匹配。

展望未来,王青预计,“7月人民币贷款尽管会季节性环比下滑,但同比有望延续多增,社融增速出现反弹的可能性较大。7月降准并不意味着货币政策全面转向宽松,未来M2和社融增速在现有水平上出现大幅反弹的可能性很小,接下来‘有保有压’的结构性货币政策将是主要发力点。”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