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近20年IPO材料制作一骑绝尘 “中国最牛打印店”荣大科技冲刺上市遭遇“抽查”

2021年07月13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满乐 

曾经过手无数公司上市材料的荣大又能否保证自己的申报材料过关,仍需拭目以待。

曾打印了无数上市公司IPO材料的荣大科技,自己也正试图敲开中国资本市场的大门。

在业内素有“中国最牛打印店”之称的北京荣大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为“荣大”)日前披露招股书,公司拟在上交所主板上市,公开发行1.14亿股新股,募资6亿元人民币。

对于投资者而言,打印店再牛也终归只是打印店,但实际上荣大所提供的服务,已远超“打印”范畴。投行的江湖传说中,荣大必须有一席之地。“招股书打印去荣大”“没有在荣大通宵过就没有干过投行”,这已成为国内投行圈默认的规则。

“荣大的员工不仅可以帮你调整招股书格式,他们还能发现投行人员都发现不了的错误。这几年荣大又开始把这部分单独辟出来做咨询业务。”有北京地区头部券商投行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荣大正是通过独特的细分领域服务能力与券商建立了超高的粘性。

以2020年为例,据公司招股书数据显示,全年共950家企业申报上市。其中,采购北京荣大IPO申报文件制作和咨询、IPO底稿整理咨询、IPO数据核对服务的公司分别有932家、614家和717家,市场占有率分别为98.11%、64.63%和75.47%。可以说,九成A股上市公司的招股书均与荣大有关。

打印店再牛也终归只是打印店,但实际上荣大所提供的服务,已远超“打印”范畴。视觉中国

投行圈的“券商之家”

西直门内南小街66号的金灿酒店中,荣大线下的“打印门店”——荣大快印的标识隐藏其间。在这家并不起眼的酒店中,无数券商投行人员在这座酒店中熬夜修改、核对IPO申报文件。

虽然位置隐蔽,但从距离上来说,金灿酒店距离中国证监会,也就是发审会的会场仅有不到3公里的距离,哪怕是骑自行车,一刻钟左右的时间也足以令你飞奔到证监会提交材料。独到的区位优势,就足以吸引投行人员前来光顾。实际上,国内资本市场试点注册制改革之后,荣大又如法炮制,在距离上海证券交易所同样3公里的位置,设置有一处门店,为科创板IPO项目提供服务。

“在荣大,可以满足你的一切生活基本需要。之前出入门店的要么是来打印的投行人,要么是来送饭的投行人。荣大也可以提供餐饮,多花些钱就可以在金灿酒店要一个套间,没日没夜改材料,便宜点的话荣大自己也有小包间,吃喝拉撒不用出门。整个打印店7×24小时运转,申报材料前基本没有回家的必要。”有注册地在西部的中小券商投行人员称。

除了全方位的生活服务,庞大的业务量之下,荣大在IPO材料制作方面的专业水平一骑绝尘。实际上,在过去的近20年中,不乏时美等竞争对手曾雄心勃勃的企图切入这一利润丰厚的市场,但均未能撼动荣大的江湖地位。

“有的东西就是要多看才有感觉。像荣大普通员工一年过手的IPO材料,可能就超过某些投行人员整个执业生涯里经手的项目数量,经验不在一个层级,所以才能挑出投行看不出的错误。”上述头部券商投行人士称。

正是由于这样的特质,荣大快印也自诩为“券商之家”,并专门做成logo印在手提袋上。熙熙攘攘的金融街上,印有“券商之家”和荣大logo手提袋就是投行人最准确的标识。

“北京金融街每走几步路就能看到拎着‘券商之家’手提袋的从业人员,富凯大厦B座17层证监会发审会会场门口堆积如山的材料,也都是用‘券商之家’的袋子来装着。”上述中小券商投行人员称。这也从侧面显示了荣大在财经专业文书打印领域的绝对优势。

近年来,乘资本市场改革的东风,荣大迎来了又一个业绩爆发点。盈利规模持续攀升。从招股书信息来看,2018年至2020年,公司分别实现营业收入1.13亿元、1.83亿元和3.35亿元,同期归母净利润分别为0.23亿元、0.37亿元和1.14亿元。

仅在2020年,荣大就为932家上市公司进行了IPO申报文件制作和咨询服务,占到当期上市企业总数的98.11%,较2019年微降0.17个百分点。与此同时,公司提供过IPO底稿整理咨询、IPO数据核对服务的公司也分别达到614家和717家,占到总数的64.63%和75.47%。

值得一提的是,此次荣大上市由国金证券负责保荐,对此有市场人士表示“荣大与国金,谁辅导谁?”虽然是一句戏言,但荣大在投行圈中的专业影响力可见一斑。

借咨询服务应对“无纸化”挑战

小众细分领域的龙头公司尽管能独享产业链中最丰厚的利润,但往往也会困于业绩增长的天花板。

荣大目前正面临这一挑战。近年来,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和IPO信披落实电子化的影响,荣大快印门店的繁忙不再。“现在店里的小隔间基本上是坐不满的。”有投行人士对记者表示。

其中,IPO无纸化和电子化的趋势对荣大是直接的挑战。

2019年3月,上交所科创板发行上市审核系统正式上线,与以往不同的是,科创板实行申报全程电子化,从项目申报、受理、反馈、再反馈、审核等,全部无纸化。保荐机构只需通过上交所科创板审核系统提交相关的电子资料即可完成申报。此后延续了注册制试点工作的创业板市场,也学习了相关经验,从申请、受理到问询、回复等事项均已实现电子化或无纸化办理。

“目前电子化、线上化、无纸化已经成为大势所趋,加上新冠肺炎的影响,监管对线上办公推动力度很大。”有北京地区资深投行人士称。

IPO逐步“无纸化”,对于一家主要从事企业上市材料印务的企业而言自然不是什么好消息。科创板推出之初,也曾有市场人士表示,“注册制下再无荣大。”

不过荣大的招股书显示,荣大IPO咨询业务正迅速“顶上”,在注册制的“东风”下,有望部分弥补IPO无纸化带来的业绩冲击。

荣大公布的招股书数据就显示,打印业务早已是公司的附加业务,公司盈利的核心更体现在专业咨询能力上。

以2020年为例,当年荣大从投行相关业务支持与服务上收入2.42亿元,具体包括申报文件制作及咨询、底稿整理咨询、数据核对咨询、投资项目规划咨询、信披文件制作及咨询五个子业务。且在报告期内,公司投行相关业务支持与服务营收逐年攀升,占公司总营收比重也逐年加大,至2020年已占到公司总营收的72.34%。

其中,申报文件制作及咨询、底稿整理咨询各实现了9683万元和8466万元营收,占总营收的比例均超过25%,与企业IPO阶段直接相关的咨询服务业务就占据了荣大业绩的半壁江山。

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了解,目前在荣大快印的线下门店,公司员工就分为咨询顾问、格式审查、顾问、制作员等多个工种,人员配置已经明显向咨询服务倾斜,目前制作员的占比已经下降至大项目组的三成,较以往明显下降。

与制作员占比不断缩水相印证的是,印务对荣大的收入贡献在迅速下降。招股书显示,2020年荣大仅实现了6245万元的印务收入,占公司当期总营收的18.64%。而在2018年,荣大印务业务收入为5191万元,占比高达45.81%。从招股书披露的数据来看,荣大已完成了从“打印店”到IPO第三方咨询公司的转变。

从IPO募集资金使用方面,荣大表示,将在咨询服务能力提升项目上投入2.23亿元,占总募集资金的37%。

软件业务规模尚小

电子化、无纸化运作也催生了荣大对智慧投行软件的打造。

2018年6月,证监会发布了《关于建立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独立财务顾问工作底稿科技管理系统的通知》,要求证券公司建立工作底稿管理系统,对工作底稿实施电子化管理。

据荣大介绍,政策发布后,公司即组织团队开发了面向证券公司、基金公司等金融机构的底稿管理系统,目前已被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海通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摩根大通证券(中国)有限公司等金融机构采购应用。

目前,荣大共在智慧投行软件业务上开发出了云协作、二郎神、核查宝、智慧云、投行管理系统、底稿管理系统六款产品,内容涵盖信息披露检索、底稿管理、协同办公及文件管理等。荣大甚至还把业务延伸至券商投行内控管理系统的搭建。

总体来看,荣大软件业务的投入也已小有回报,公司2020年共以此实现了超过3000万元的营收,占总营收的9%。未来,荣大还计划将IPO上市募集资金中的1.47亿元,投入软件研究中心建设项目。

值得一提的是,虽然荣大近年来对软件系统开发投入良多,但市场仍不乏质疑公司缺少科技成色的声音。

从成本角度分析,2018-2020年,北京荣大的员工薪酬及福利费金额分别为2869.77万元、4426.48万元和9158.91万元,占营业成本比例分别为55.94%、63.04%和72.38%,是公司营业成本最主要的构成,仍体现出较强的人力密集型企业特点。

今年5月17日,荣大还曾将上市申报板块由创业板变更为沪市主板。对于变更申报板块的原因,公司解释为“公司目前的行业定位、盈利能力及未来的发展战略等方面更符合在沪市主板上市”。

另外,7月4日晚,中国证券业协会公布最新一批19家首发企业现场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荣大也“不幸”位列其中。

“荣大刚受理第三天就被抽中,个人觉得可能是公司业务比较特殊,监管认为有必要谨慎一点。”上述北京地区资深投行人士称。

今年1月公布的首发企业现场信息披露质量抽查名单中,就出现了企业高比例撤回申报材料,终止IPO审核的情况。未来,曾经过手无数公司上市材料的荣大又能否保证自己的申报材料过关,仍需拭目以待。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