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全球油价还能涨多少?短期应在每桶65-82美元间波动

2021年07月14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应贵 

油价的走势如何是全球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但原油价格的影响因素不仅仅是市场供需关系,还包括全球主要原油生产国的国情、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之间的政治博弈、原油运输与储存和全球经济增长。

在绿色低碳经济冲击下,化石燃油失宠,新能源投资市场火爆,但迄今为止,被誉为“黑色黄金”的原油仍然是人类最重要的燃料。

据7月8日公布的英国石油《世界能源统计概览2021》,2020年全球每日消费原油9108万桶,同比下跌9.3%;每日生产原油8839万桶,同比跌6.9%。在基础能源中,原油、天然气、煤炭、核能、水电和可再生能源的占比分别为31.21%、24.72%、27.20%、4.31%、6.86%、5.7%。与2019年相比,可再生能源占比上升了0.74%,原油占比下降了1.79%,但它依然是世界最重要的能源。

自今年年初至7月12日,两大原油基准价格——布伦特原油和得克萨斯西部轻质油分别上涨了47.29%、55.84%。

原油基准价格变化通过资讯系统迅速传递到世界每个角落,影响到原油生产、消费及其他经济活动,对通货膨胀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油价的走势如何是全球共同关心的重大问题,但原油价格的影响因素不仅仅是市场供需关系,还包括全球主要原油生产国的国情、欧佩克和非欧佩克之间的政治博弈、原油运输与储存和全球经济增长。

世界原油市场价格与供需关系变化

据英国石油公司《世界能源统计概览2021》,2020年全球十大原油生产国分别为美国(18.6%)、沙特阿拉伯(12.5%)、俄罗斯(12.1%)、加拿大(5.8%)、伊拉克(4.7%)、中国(4.4%)、伊朗(3.5%)、巴西(3.4%)、科威特(3%)和挪威(2.3%)。由于页岩油技术突破(水力压裂和水平钻探)美国摆脱了对进口原油的依赖,于2014年就成为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如表1)非欧佩克国家的原油产量占比达到了64.8%,其市场影响力越来越大,而欧佩克市场份额为35.2%,其市场影响力减弱,与巅峰时期不能同日而言(50.64%,1973)。因此,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国家必须参与增产或减产(配额分配)的谈判,以稳定原油市场价格。

原油市场的供需关系直接影响到原油价格。当供小于求时,原油市场即期价格上扬,闲置生产能力逐步释放;当供大于求时,原油即期价格下跌,闲置生产能力缓慢增加。2009-2014年,美国金融危机导致原油需求锐减,闲置能力增加。但随着世界经济形势逐步稳定,原油需求趋旺,油价走高,闲置能力分阶段释放出来。2015-2021年,受到美国页岩油冲击全球原油市场出现供大于求,而且石油生产国不愿意减产,供需关系更加失衡,直接造成油价连年阴跌。新冠肺炎疫情重挫了原油需求,给全球原油生产带来了毁灭性打击,恐慌之下油价甚至出现负值。目前,原油价格已回到疫情之前的水平,但闲置生产能力仍处于十多年来的高位水平。

石油主要生产国的政治博弈

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国家就减产进行了数轮谈判,但由于缺乏监督机制,协议成果基本上为一纸空文。最新一轮非正式会议也因内部意见不统一而宣布取消正式会议,原油生产配额难以确定,未来原油价格充满着较大的不确定性。

首先,欧佩克主要成员国对原油出口价格依赖较高,经济增长总体与非欧佩克国家有一定差距。欧佩克组织成员国可分为四大类:最近五年,经济几乎崩盘,包括利比亚和伊拉克;经济增长低迷,如安哥拉、沙特阿拉伯、伊朗和科威特;经济低速增长,如尼日利亚和阿尔及利亚;经济增长形势较好,如阿拉伯联合酋长国。因此,这些国家对会议的期望各不相同。

其次,这些国家基于原油价格在高位运行的假设来安排国家财政预算。一旦油价下跌,国家财政就出现重大困难,他们只能通过提高原油产量来弥补财政赤字,所以严格履行减产协议的意愿很弱。2019年,沙特阿拉伯维持财政平衡的原油价格高达82.6美元,这也是阿美公司(Aramco)急于选择于2019年12月11日公开上市交易的原因。尽管中东国家原油生产成本低,但财政负担重,都希望争取到更多的配额。饱受战争破坏的石油生产国以经济发展为由也理直气壮地获得更多生产配额。

再次,国际政治中的明争暗斗使原油市场更加扑溯迷离。美国是全球最大的原油生产国,但不参与谈判,也不受配额限制。沙特阿拉伯受美国庇护,为美国在中东战略的重要支点,也是美国在谈判中的代言人,自然不受与会国欢迎。阿联酋感到未来能源市场的转型,想通过提高原油产量以赚取更多收入用于新能源开发和开辟的新财源,于是跟沙特阿拉伯的矛盾难以调和。

最后,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忌恨美国的页岩油生产能力,希望通过向原油市场放闸把生产成本较高的页岩油和重质油(油砂)挤出原油出口市场。原油生产国共同愿望是油价走高,不管通过表明分歧也好,或者通过缓慢释放闲置生产力也罢,只要油价上去了,大家都能过上好日子。

全球原油运输与储存能力

据最新的《世界能源统计概览2021》,2020年中国、欧洲、美国、日本和印度的每日原油进口量分别占全球的19.8%、19.4%、12.1%、7.7%和5.1%,而全球每日原油贸易量同比下跌5.3百万桶,即7.6%。其中,欧洲减少1.6百万桶,美国减少约92万桶,而中国进口同比增加了97万桶。原油的运输成本会影响原油进口到岸价,同时,储存能力决定了进口国对油价涨势的缓冲能力。

原油的运输成本在较大程度上取决于原油生产与交易活动。就目前而言,原油运输成本对原油上涨的影响作用不大。全球原油贸易的四大流向分别为中东至东线、中东至欧洲、中东至西北欧、其他地区至东线。原油运输成本不是这一轮油价上涨的原因,因为原油闲置运力较多,全球石油生产没有饱和,仍有800万桶的闲置生产能力。受疫情影响,世界经济复苏不平衡,超大型油轮运输指数处于低位水平,与全球集装箱运输情况完全不同。

原油储存能力有助于缓解价格上涨的压力,但增加原油储存能力需作长远规划,在短期内难以实现。

据欧佩克《石油市场月告》,2017-2021年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原油商业库存水平分别为28.6亿、28.75亿、28.89亿、30.36亿和29.68亿桶,而同期战略储备分别为15.98亿、15.52亿、15.32亿、15.41亿和15.45亿。这些储备可维持未来92天、94天、107天、104天和92天的原油消费。2011年德克萨斯轻质油(WTI)即期价格日均价为每桶94.88美元,2014年之后油价开始走低,是扩大储备能力的好时机。事实上,与2014年相比经合组织成员国的商业原油储备能力提高了2.29亿桶,但战略库存水平却原地踏步,2011年为15.36亿桶,能够支撑33天,2021年3月末为15.35亿桶,只能支撑34天。商业库存释放对原油价格的影响力非常有限。

油价的未来走势展望

通常来说,预测金融资产价格是相当困难的,判断油价走势同样具有相当难度。

很多预测被打脸的根本原因是顺势而为:当油价上涨时,一些研究人员就不断调高油价期望值,而油价下跌时又不断调低未来预测值。这就难怪,当油价升至147元时,有的投行就预测油价要超过200元。

不过,原油价格的走势还是有一定的规律可循。世界经济增长是石油刚需变化的根本原因。

目前,新冠病毒及其变异还在肆虐全球,疫苗分配不合理,世界经济复苏不平衡,原油需求会受到较大的抑制。世界主要石油生产国各有各的如意算盘,欧佩克的市场干预效果如何在于成员国和非欧佩克国家是否认真执行配额。美国游离于体系之外,国际原油生产协调难以奏效。俄罗斯和沙特阿拉伯的态度最为紧要,实证研究表明,后者的原油生产和出口对全球油价影响最显著。

从短期看,原油的地位难以撼动,但绿色能源和碳中和战略会长期制约油价上涨的动力。全球的原油运输和储存对油价的影响力较小。

综合来看,受变异病毒影响,世界经济恢复速度会放缓,石油生产国会放开生产,以抓住这一反弹机会充实国库,但又不能全部放开,让市场陷入无序状态,干预机制必要时须发生作用。

展望短期走势,世界经济复苏的节奏极为关键。目前,美国、中国和其他大国的经济复苏力度对未来油价影响较大。其中,美国经济复苏较快,但后续力量在减弱;日本、德国、法国和英国复苏力度较弱,而且经济体量有限;仅中国经济强劲复苏;世界其他国家或地区经济复苏不平衡,有的国家或地区受疫情的影响依然较大。欧佩克和非欧佩克国家的谈判陷入僵局,对提高生产配额兴趣不大,但各国自行其事,会把以前确定的生产配额置诸脑后,原油产量自然会提高。有鉴于此,笔者认为,油价短期内应在每桶65-82美元之间波动。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