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破解电力短缺困局:多地刷新最高用电负荷 国家发改委再投放1000万吨稳煤炭供应

2021年07月16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于长洹 

现在全国多地用电紧张,这也反映出很多地方对于用电高峰存在准备不足的问题。

七月流火。伴随全国多地频繁发布高温预警,今夏又一轮用电高峰来临。

除了“烧烤”模式影响外,国内经济的复苏以及传统用电高峰期的到来,合力推高了用电需求,令今年的电力供需矛盾更加凸显。

21世纪经济报道梳理发现,进入7月份,广东、浙江、江苏等经济大省不断刷新用电最大负荷纪录。这背后,也反映出我国制造业的强势复苏。

受访专家认为,从目前情况来看,今年会是近几年来保供电形势最为严峻的一年。面对电力短缺困局,各地纷纷行动起来,除了出台有序用电方案外,也在想方设法加大电力供应,多措并举寻求破解之道。

国家发改委近日也下发《关于做好2021年煤炭储备能力建设工作的通知》,要求全国安排形成1.2亿吨以上的政府可调度煤炭储备能力,力争到2021年底形成4亿吨左右的商业储备能力。据国家发改委官网显示,国家发改委将继续投放煤炭储备增加市场供应,本次准备投放规模超过1000万吨。

目前来看,国内动力煤供需矛盾依然比较严峻。视觉中国

用电最大负荷不断被刷新

作为全国经济第一大省,广东数月以来一直面临着电力供应紧张的问题。

7月8日,广东省最高统调负荷达13156万千瓦,再创历史新高。随着新一轮高温天气的到来,预计广东省用电负荷可能再创新高。

来自南方电网的数据显示,上半年,广东省全社会用电量达3643亿千瓦时,位居全国第一。增速方面,上半年广东全社会用电量同比增长22.89%,两年平均增速为9.7%。

用电需求的持续攀升,除了高温天气的影响外,经济增长也是重要因素。

制造业的用电量是经济的“晴雨表”。作为制造业大省,广东上半年制造业用电量占工业用电量超过8成,其中,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速较快,两年平均增速达16.53%。

另一个经济大省江苏同样面临电力紧张的严峻形势。7月14日13时20分,江苏电网调度负荷创下历史新高,并首次突破1.2亿千瓦,达到1.204亿千瓦,同比增长4.6%。

前6个月,江苏省全社会用电量提升至3384.79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0.34%。“6月之后,全省工业生产稳健快速发展,以及气温较同期偏高,持续的高温天气带来降温负荷拉动,江苏电网负荷持续处于高位运行。”国网江苏电力调度控制中心主任苏大威说。

浙江省也在不断刷新最大用电负荷。7月13日13时32分,浙江全社会最高用电负荷达到1.0022亿千瓦,同比增长8.1%,比去年最高值增长754万千瓦。这也是今年浙江省第三次刷新最高用电负荷历史纪录。

用电量的攀升也反映出浙江经济的较快增长态势。1-6月全省全社会用电量2533.31亿千瓦时,同比增长22.87%。其中工业用电量1764亿千瓦时,增速达到了26.29%,占全社会用电量的69.64%。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去年经济数据基数较低,今年以来,全国经济持续复苏,制造业运转良好,企业订单量大增,这带来了更大的电力需求。不过,现在全国多地用电紧张,这也反映出很多地方对于用电高峰存在准备不足的问题。”

多地出台有序用电方案

面对电力供应紧张的严峻形势,全国各地陆续采取了相应举措,普遍的应对方案可以概括为建立“需求响应为主、有序用电为辅、可中断负荷保底”的电力供应保障体系。

按照惯例,传统的用电高峰一般出现在7~9月份,企业为了赶下半年的订单,工业用电量会直线上升。

一方面是经济增长和企业生产的旺盛用电需求,一边是电力供应偏紧的现状,许多地方的思路是,用电高峰来临且用电趋紧时,要最大程度地减少缺电对工业企业正常生产经营活动的影响。

7月4日,杭州市发改委提出按照“先错避峰、再限电”的顺序合理均衡安排有序用电措施,将有序用电对全市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控制在最小限度。

石家庄市日前制定的用电方案,也按照先错峰、后避峰、再限电的顺序制定有针对性的有序用电措施。

自5月中旬以来,为缓解用电紧张局面,广东多地启动了错峰用电,各地有针对性地实施工业用电错峰方案。

佛山巴德富实业有限公司公共关系部总监潘建欢介绍,该公司5月中旬开始执行错峰用电措施,先是“开五停二”,后来变为“开四停三”,企业生产受到一定的影响。

相比于5月份,广东目前的电力供需矛盾已经好转。潘建欢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介绍,“现在情况已经好多了。目前我们执行的是‘开六停一’,有时都不用错峰用电了,企业生产已经基本不受影响。”

对于错峰用电,巴德富几年前也经历过,因此具备了一定经验。为保障订单的正常交付,巴德富除了通过自发电满足电力需求外,还对产能进行了适当的调整。

不少企业则通过避开用电高峰进行灵活有序生产安排。东莞正扬电子机械有限公司负责人介绍,今年公司新建了一个厂区,继续扩大产能,在执行有序用电安排后,公司灵活安排用电,上半年产值同比增长68%。

供电总体趋紧形势下,广东采取的有序用电措施,实现了“错峰不减产”或少减产的预期目标。而南方电网公司充分发挥区域资源大平台优化配置作用,内外挖潜,通过灵活调剂省间余缺,挖掘广东省内发电机组潜力,开展市场化交易等手段,有力保障了广东电力有序供应。

有省份要求电煤一律不得外销

面对电力紧张局面,除了有序用电的举措外,更为重要的是加大电力的供应。在我国的电力供应体系中,火电依然占据最大比例,因此动力煤的重要性不言而喻。而目前来看,国内动力煤供需矛盾依然比较严峻。

近期,产地部分煤矿因环保安全等原因不同程度减产甚至停产,矿区拉煤车滞留明显,坑口煤价持续上涨。港口方面,受价格倒挂、下游补库需求增加等因素影响,北方港口调入不及调出,库存自6月初以来持续下降。

7月13日,根据中国电力企业联合会公布的数据,国内港口5500大卡动力煤报价为947/吨。动力煤期货主力合约价格也创下近两个月高点,收盘时报价为882.8元/吨。

一方面是煤价的不断攀升,另一方面,政策没有给予电厂电价补偿,因此火电厂的发电热情也受到影响。

近日,一则关于河南省发改委保障省内电煤供应的调度通知文件引发关注。

通知提到,7月11日晋东南地区暴雨致使侯月线、太焦线中断,河南省省外电煤运输产生较大影响,为确保省内电煤供应,要求河南能化集团、平煤集团、郑煤集团、神火集团及其他煤炭生产企业,所有煤矿生产电煤一律不得售往省外。省内所有煤矿生产煤炭可以转做电煤使用的一律不得入洗。

河南此举的背后,是该省电力供应的紧张。今年夏季,河南电网最高用电负荷首次突破7000万千瓦,达7350万千瓦,同比增长19.3%,河南电网最大供电能力7050万千瓦,整体存在供电缺口300万千瓦,全省供需形势已由“相对平衡”转为“整体趋紧”。

面对动力煤短缺的现状,中央和地方已经行动起来。近日,各产煤省区和有关中央企业不断加大工作力度,督促临时停产煤矿加紧恢复生产,保障煤炭供应。

林伯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短期来看,缓解电力供应紧张的抓手,就是盘活国内的火电,而从长期来看,还是要大力发展新能源行业,减少对煤电的依赖,这样才能更好应对用户侧需求。”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