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浦东下一个30年怎么走?中央重磅文件 支持浦东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

2021年07月16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卜羽勤 

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下简称《意见》)对外发布。

7月15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下简称《意见》)对外发布,赋予浦东新区改革开放新的重大任务,支持浦东勇于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努力成为更高水平改革开放的开路先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排头兵、彰显“四个自信”的实践范例,更好向世界展示中国理念、中国精神、中国道路。

《意见》还明确,到2035年,浦东现代化经济体系全面构建,现代化城区全面建成,现代化治理全面实现,城市发展能级和国际竞争力跃居世界前列。到2050年,浦东建设成为在全球具有强大吸引力、创造力、竞争力、影响力的城市重要承载区,城市治理能力和治理成效的全球典范,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璀璨明珠。

上海社会科学院副院长王振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进入新发展阶段,在新的目标下,对浦东新区来说,又是一次更大作为、发挥重要作为的重大发展机遇。这是一次引领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机遇;是引领带动上海“五个中心”建设,更好服务全国大局和带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的机遇;是承担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在挑战中实现奋进、率先创造新奇迹的机遇。

谈及《意见》提出的“浦东全域打造特殊经济功能区,加大开放型经济的风险压力测试”, 上海市政府参事、上海立信会计金融学院教授吴大器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开放发展和风险压力测试本身是一把“双刃剑”,需要探索如何做好均衡运转,形成改革开放有力度、同时底线也能守好相结合的可持续发展模式。

成为更高水平改革开放的开路先锋

2020年11月12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在浦东开发开放30周年庆祝大会上的讲话中指出,党中央正在研究制定《关于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意见》,将赋予浦东新区改革开放新的重大任务。浦东要抓住机遇、乘势而上,全面贯彻党的十九大和十九届二中、三中、四中、五中全会精神,科学把握新发展阶段,坚决贯彻新发展理念,服务构建新发展格局,坚持稳中求进工作总基调,勇于挑最重的担子、啃最硬的骨头,努力成为更高水平改革开放的开路先锋、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的排头兵、彰显“四个自信”的实践范例,更好向世界展示中国理念、中国精神、中国道路。

8个多月后,这一《意见》正式对外官宣。

《意见》提到:浦东取得了举世瞩目的发展成就,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优势提供了最鲜活的现实明证,为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提供了最生动的实践写照。上述《意见》的出台也是在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上,为支持浦东新区高水平改革开放、打造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引领带动上海“五个中心”建设,更好服务全国大局和带动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战略实施。

王振认为,三十年前,中央启动浦东新区开发开放,就已表明浦东新区在我国对外开放大业和经济发展大局中,具有举足轻重的影响。

这次中央再次赋予浦东新区改革开放新的重大任务,一方面经过三十年的发展建设,浦东新区在对外开放、科技创新、市场体系、城市功能、社会治理等方面,都走在了全国前列,并充分呈现了其国际化、现代化的引领地位,而且在上海“四大功能”建设中更是担当了核心承载区的重任。

另一方面,浦东新区这三十年也是辐射带动长三角的三十年,无论是对外开放、科技创新,还是政府建设、社会治理等,都是各地的引擎、示范。正是浦东新区具有这两大方面的优势和特点,对于我国全面开启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新征程、全面构建新发展格局,尤其对于扎实推进长三角一体化发展,浦东新区必然再次成为开路先锋、排头兵和引领者。

吴大器也表示,浦东发展正进入3.0版阶段。此番再度提及“开路先锋”,也是期待浦东在面对新阶段要做好引领功能。相较于深圳要打造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先行示范区,他认为,浦东的不同之处在于要将过去30年形成好的做法与基础在全国范围内提供一个好的经验引领。

怎样做好引领?在吴大器看来,“十四五”时期要找到两到三个关键领域进行聚焦,比如打造全球资管中心和发展离岸金融等。尤其是在围绕“开路先锋”这一定位上,浦东要在自主创新发展的时代标杆上要下大功夫,在全球资源配置的功能高地上要下准功夫,在扩大国内需求的典范引领上要下细功夫,在现代城市治理的示范样板上下真功夫。

既要改革开放有力度、也要守好底线

值得注意的是,《意见》还提出在浦东全域打造特殊经济功能区,加大开放型经济的风险压力测试。

在吴大器看来,开放发展和风险压力测试本身是一把“双刃剑”,需要探索如何做好均衡运转,形成改革开放有力度、同时底线也能守好相结合的可持续发展模式。

可以看到,这一思路在文件中也多处有体现。

比如,“在风险可控的前提下,研究探索支持浦东企业服务出口的增值税政策。在监管部门信息共享、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推动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外的重点企业开展高附加值、高技术含量、符合环保要求‘两头在外’的保税维修业务”,“构建与上海国际金融中心相匹配的离岸金融体系,支持浦东在风险可控前提下,发展人民币离岸交易”。

为达到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引领区的建设目标,吴大器建议下一步浦东要从跟跑向并跑,甚至向领跑上走好“开路先锋”的第一步。

比如,加快建设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聚焦集成电路、生命科学、人工智能等领域,加快推进国家实验室建设,布局和建设一批国家工程研究中心、国家技术创新中心、国家临床医学研究中心等国家科技创新基地。推动超大规模开放算力、智能汽车研发应用创新平台落户。研究对用于临床研究的药品免征进口环节税等。

在打造世界级创新产业集群方面,《意见》还提出,在总结中国(上海)自由贸易试验区临港新片区实施经验基础上,研究在浦东特定区域对符合条件的从事集成电路、人工智能、生物医药、民用航空等关键领域核心环节生产研发的企业,自设立之日起5年内减按15%的税率征收企业所得税。在浦东特定区域开展公司型创业投资企业所得税优惠政策试点,在试点期内,对符合条件的公司型创业投资企业按照企业年末个人股东持股比例免征企业所得税,鼓励长期投资,个人股东从该企业取得的股息红利按照规定缴纳个人所得税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这一试点此前在北京中关村也有所尝试。

此外,浦东还将同长三角地区产业集群加强分工协作,突破一批核心部件、推出一批高端产品、形成一批中国标准。发展更高能级的总部经济,统筹发展在岸业务和离岸业务,成为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重要枢纽。依托长三角产业集群优势,建立一批科技成果转化中试孵化基地。

“上海的国际金融做得很好,但可能还是跟跑更多”,吴大器坦言,从制度设计上,浦东乃至上海要做更多努力;其次,产品产业供给要放在更高的高度上,在打造世界级创新产业集群中加快试验探索;此外,在资金供给上要进一步巩固优势,并做好面向世界开放和面向长三角内外两个方向发展的结合。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