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全球金融市场巨震背后:高通胀令美国经济出现见顶信号 对冲基金疯狂避险

2021年07月2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如今众多对冲基金已意识到,是时候与美国经济快速复苏说“再见”,转而迎接高通胀与增速放缓并行的“动荡时期”。

“黑天鹅事件再度笼罩整个华尔街。”一位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感慨说。

整个7月19日,全球金融市场再度经历了剧烈动荡。截至北京时间7月20日凌晨收盘时,道琼斯指数收盘跌幅逾700点,创去年10月28日以来的单日最大跌幅;标普500指数与纳斯达克指数跌幅均超过1%,创下今年5月12日以来最大跌幅;WTI原油期货跌幅则超过7.5%,创下今年5月28日以来新低值66.42美元/桶同时,还刷新了去年9月8日以来的最大单日跌幅。

与此相呼应的是,10年美债收益率一度创下2月12日以来最低值1.17%,30年期美债收益率则创下1月以来最低值1.8%,表明大量资金在7月19日晚疯狂抛售美股和大宗商品等风险资产,涌入美债避险。

“多数华尔街投资机构认为,Delta新冠变异病毒迅速蔓延正对全球经济增长构成新的风险,是导致7月19日晚全球金融市场突然剧烈下跌的主要原因。但事实绝非如此简单。”上述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分析说。驱动众多华尔街投资机构在7月19日集体抛售美股大宗商品转向避险投资的幕后推手,是高通胀正令美国经济复苏迅速见顶。

他透露,在7月16日公布的美国消费者信心指数意外大幅下跌至过去五个月以来最低值后,整个周末众多对冲基金都在讨论高通胀(物价持续上涨)已大幅影响美国民众的消费热情,而民众消费回升恰恰是支撑美国经济持续快速复苏的重要助推剂。

记者多方了解到,7月19日亚洲早盘开启后,不少华尔街对冲基金干脆提前抛售美股,导致道琼斯指数期货在开盘前的跌幅超过400点,标准普尔500与纳斯达克指数期货跌幅则超过1%,奠定了7月19日晚美股持续大跌态势。

Leuthold Group首席投资策略师吉姆·保尔森(Jim Paulsen)透露,整个7月19日,众多华尔街对冲基金都在不计成本地抛售所有高相关性的风险资产,从大宗商品到能源股,从周期股到经济重启概念股,从数字资产到通胀受益股……一个都不放过,表明他们的整个投资策略出现重大转变——从疯狂逐利迅速切换到保本优先。

“目前众多大型资管机构也在纳闷,到底是什么原因迫使华尔街对冲基金做出如此大的策略调整。”他指出。鉴于此前多数对冲基金接受“通胀是暂时现象”的观点,如今他们突然大幅抛售风险资产,动机绝非“高通胀冲击经济增长”如此简单。

预测美国经济增速已在二季度见顶

“7月19日美股突然大幅下跌,着实打了众多对冲基金一个措手不及。”上述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告诉记者。毕竟,Delta变异病毒扩散已有一些时日,多数对冲基金鉴于欧美国家疫苗接种进程持续,并未将它列入冲击全球经济增长的重要变量。但不知为何,7月19日整个华尔街突然开始讨论Delta变异病毒扩散对全球经济增长带来的新风险。

“这多少显得后知后觉。”他直言。但一个不争的事实是,它的确造成华尔街金融市场的极大恐慌,比如衡量美股波动的“恐慌指数”——Cboe波动率指数VIX在7月19日晚盘中涨幅一度超过30,自5月21日以来首度站在19上方。

这直接触发大量量化投资基金大举抛售美股与大宗商品等风险资产,触发“墙倒众人推”的连锁反应。

具体而言,由于Cboe波动率指数VIX与美股大宗商品等风险资产存在极高的负相关性,一旦前者突然大幅上涨,量化投资基金的程序化交易模型就会自动不计成本地抛售美股和大宗商品止损,甚至会出现美股和大宗商品跌幅越大,程序化交易模型抛售力度越猛的现象。

在这位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看来,真正触发华尔街恐慌情绪激增的,不是Delta变异病毒扩散,而是高通胀正在动摇美国经济快速复苏的基石。

“7月19日对冲基金讨论最多的,是7月消费者信心指数意外大幅下跌,预示着高通胀正在迅速吞噬未来美国经济增长空间。”他透露。有数据显示,当前美国消费者对汽车、房屋、耐用品的购买热情正降至过去10多年以来的最低点,对价格上涨的投诉则创下历史新高。这令众多对冲基金经理预计高通胀正令美国经济增速“见顶”——由美国经济迅速复苏支撑美股、大宗商品迭创新高的投资逻辑已不复存在。

记者多方了解到,众多对冲基金经理认为在高通胀施压下,美国经济增速已在今年二季度见顶,2021年经济复苏增速将放缓至6.9%,明后年则分别降至3.2%和2.3%。

Union Bancaire投资组合经理Mohammed Kazmi表示,“目前我们必须接受一个新事实,即美国经济正从明显的V型复苏,迅速切换到不确定性更高的复苏前景,因为高通胀不但会令民众消费意愿骤降,更会吞噬大量上市公司利润。”

“高通胀对经济增长冲击的担忧,或许也是7月19日对冲基金大举抛售风险资产触发金融市场剧烈动荡的表面原因。”一位华尔街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认为。这背后还有着两大更深层次原因,一是此前美股迭创新高令华尔街投资机构的美股投资组合盈利幅度远超预期,令他们一看到市场波动剧烈,就急急逢高套现锁定利润;二是他们也深知迭创新高的美股估值与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基本面正严重脱节,与其等待美股价值回归,不如早早获利离场。

多空博弈升级

面对7月19日美股和大宗商品骤然大跌,市场多空博弈随之骤然升级。

一位美股经纪商向记者透露,在7月19日收盘前,不少散户投资者纷纷入场抄底科技股。究其原因,这些散户认为若Delta变异病毒扩散导致多国再度重启社交限制措施,科技股又将迎来新的成长空间。

与此同时,多位对冲基金大佬也在淡化“疫情扩散对经济增长的负面冲击”。

潘兴广场资本管理公司创始人比尔·阿克曼(Bill Ackman)表示,Delta新冠变异病毒扩散不会对全球经济回暖构成显著威胁,他预计受益于美国经济好转,美债收益率将在今年下半年重新大幅走高。

相比散户与部分对冲基金的乐观情绪,越来越多大型投行仍在悄悄减持美股头寸。

一位美国大型投行美股交易员告诉记者,目前他们发现越来越多美国民众不再消费(选择储蓄以应对高通胀),加之科技股正面临全球最低税率政策冲击(导致其利润可能大幅缩水),都将令科技股的成长性遭遇巨大限制。因此他们将在未来一段时间持续减持科技股头寸以降低持仓风险。

摩根士丹利新兴市场主管兼首席全球策略师Ruchir Sharma表示,金融市场对美国经济强劲复苏的共识,令经济放缓风险被忽视,但事实上,一旦经济放缓风险出现,将导致市场乐观情绪更快速地消退。

他认为,在美股波动加大期间,投资者高涨情绪反而可能是一种卖出信号。因此投资者盲目乐观与过度投资风险资产,往往预示着资本市场过热,很可能会爆发突然性的价值回归行情。

值得注意的是,高盛等投行早已大幅削减美股头寸。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高盛资管部门净抛售40亿美元美股,相当于去年底其股票投资组合规模的逾25%。

高盛策略师David Kostin发布最新研究报告指出,利率上升、通胀上升、税收改革都将限制标普500指数的上涨空间,加之标普500指数市盈率远高于20,未来6个月美股更可能经历估值收缩,而非扩张。

“不只是高盛等投行,目前不少对冲基金也在加大减持美股力度,因为他们担心高通胀持续与美国经济增速放缓并行,将导致美国经济陷入滞胀风险,进而造成风险资产估值的大幅调整。”前述大型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指出。如今众多对冲基金已意识到,是时候与美国经济快速复苏说“再见”,转而迎接高通胀与增速放缓并行的“动荡时期”。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