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全球市场 > 正文

中美天津会谈交锋激烈 中方向美方提出两份清单

2021年07月27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郑青亭 

“总体看,这次会谈深入、坦率,增进了对彼此立场的了解,对争取下一阶段中美关系健康发展是有益的。”谢锋说。

“只想解决美方关切的问题,只想得到美方想要的结果,单方面受益,既要坏事做绝,还想好处占尽,天下哪有这样的道理?!”7月26日上午,在中美天津会谈中,中国外交部副部长谢锋严厉谴责美国“彻头彻尾的胁迫外交”。

面对远道而来的美国常务副国务卿舍曼,谢锋开门见山,称中美关系“目前陷入僵局,面临严重困难”。谢锋指出,根本原因是美国一些人把中国当作“假想敌”。他敦促美方改变“当前这种极其错误的思维和极其危险的对华政策”。

“美国全政府全社会动员,全方位遏制中国,似乎只要遏制住中国的发展,美国内外难题就能迎刃而解,美国将重新变得伟大,美国治下的霸权就可以延续。美方动辄拿中方说事,好像不扯上中国,都不会说话做事了。”谢锋说。

在会后的吹风会上,谢锋表示,除了阐述对中美关系的原则立场,敦促美方改变极其错误的对华认知和极其危险的对华政策,中方还重点就美方在新冠病毒溯源、台湾、涉疆、涉港、南海等问题上的错误言行向美方再次表达强烈不满。

当天下午,舍曼还同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举行了会面。在会面结束后,舍曼发文称,她阐述了美国致力于维护健康的竞争关系、保护人权和加强以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的立场。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内德·普赖斯(Ned Price)在会后发表声明称,舍曼同王毅就一系列问题进行了开诚布公的讨论,显示了保持沟通渠道的重要性。双方讨论了如何为负责任地管理美中关系设定条件。在会面中,舍曼强调,美国欢迎两国之间开展激烈的竞争,美国将继续加强自身的竞争力,但不寻求与中国发生冲突。

此次访问前夕,中美紧张关系再次升级。-新华社

舍曼是美国国务院二号人物,现年72岁,是美国首位女性副国务卿,曾参与2015年伊核谈判。此次舍曼来华访问只有两天时间,除了同中方官员举行会谈,她还在25日同在华美国企业举行了一场闭门会议,以了解美国商界对中国营商环境的看法。

这是自拜登就任美国总统以来双方高级别官员为数不多的一次会面。今年3月,美国国务卿布林肯和国家安全顾问沙利文在阿拉斯加安克雷奇,同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公室主任杨洁篪和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举行了会谈。“美国没有资格居高临下同中国说话,中国人不吃这一套”,杨洁篪当时在会上的这一严正表态引起国际舆论广泛关注。

复旦大学美国研究中心主任吴心伯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指出,“中方现在对美外交的策略就是,该斗争的时候就得斗争,一味地妥协和让步无法真正发展中美关系,也不能有效地维护我们的国家利益。因此,我们看到,从阿拉斯加会谈到天津会谈,中国对美该交锋就交锋,该反击就反击,这种模式会成为今后中国对美外交的一个常态。”

中方向美方提出两份清单

谢锋透露,在会谈期间,中方向美方提出了两份清单,一份是要求美方纠正其错误对华政策和言行的清单,一份是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

在纠错清单里,中方敦促美方无条件撤销对中共党员及家属的签证限制,撤销对中方领导人、官员、政府部门的制裁,取消对中国留学生的签证限制,停止打压中国企业,停止滋扰中国留学生,停止打压孔子学院,撤销将中国媒体登记为“外国代理人”或“外国使团”,撤销对孟晚舟的引渡要求等。

在中方关切的重点个案清单里,中方主要就中国部分留学生赴美签证遭拒,中国公民在美遭受不公正待遇,美不法分子滋扰、冲撞我驻美使领馆,美国国内仇亚、反华情绪滋长,中国公民遭暴力袭击等个案向美方表达严重关切,要求美方尽快解决,切实尊重、保护中国公民和机构在美的合法权益。

“过去,往往是美国人给我们拉清单、提要求,然后中方作出反应;而现在,我们在跟美国人提清单,说明我们正在以一种更加主动、更加进取的姿态处理中美关系。”吴心伯说。

与此同时,吴心伯指出,中方主动提要求的做法也说明中方对改善和发展中美关系还是抱有诚意的,“既然要改善和发展中美关系,我们就提出中方的合理关切,这样才能够真正推动中美关系的发展。”

至于美国会对中方的清单作何反应,吴心伯表示,“当然,中方不会天真地指望美方照单全收。但不管怎么样,我们提出来了问题,如果美方想要改善对华关系,争取中方在美方关心的一些问题上的合作,就必须在这些清单的问题上有所行动,所以,这个是必须的了解。”

谢锋称,会谈中,美方就气候变化、伊朗核、朝核等问题寻求中方的合作与支持。对此,中方明确提出,美方应当树立正确的合作观,不能一边寻求合作,一边损害中国利益,这是行不通的。

“总体看,这次会谈深入、坦率,增进了对彼此立场的了解,对争取下一阶段中美关系健康发展是有益的。”谢锋说。

中美紧张关系持续升级

此次访问前夕,中美紧张关系再次升级。7月20日,美国国土安全部网络安全与基础设施安全局发布报告称,美国政府跟踪23家美天然气管道运营商,在2011年至2013年期间曾经遭受网络攻击,并认为中国政府支持的行为体实施了网络入侵。针对这一指控,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赵立坚21日回应,美方所谓报告完全是颠倒黑白、贼喊捉贼,并称美国是对中国网络攻击的最大来源国。

“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相关机构捕获超过4200万个恶意程序样本,在境外来源的恶意程序样本中,有53%来自美国。要论全球头号黑客,如果美国自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美国窃听监听行为连盟友也不放过。”赵立坚说,“在网络安全问题上,美国早已信用破产,说什么也不足为信。”

此外,美国商务部近日将23家中国实体列入出口管制“实体清单”,理由是“在新疆侵犯人权和进行高科技监控”。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汪文斌9日表示,美方所谓的“实体清单”,实质是打着人权幌子打压中国特定企业和产业的工具,是美方“祸乱新疆、以疆制华”的手段。中国商务部新闻发言人11日表示,中方将采取必要措施,坚决维护中方合法权益。

7月23日,中方宣布对前美商务部长罗斯、美国会“美中经济与安全评估委员会”(USCC)主席卡罗琳·巴塞洛缪、“国会—行政部门中国委员会”(CECC)前办公室主任乔纳森·斯迪沃斯、“美国国际事务民主协会”金度允、“美国国际共和研究所”在港授权代表亚当·金、“人权观察”中国部主任索菲·理查森及“香港民主委员会”等7个美方人员和实体实施制裁。

吴心伯指出,当前,中美关系明显陷入僵局,最明显的例子就是,两国外交团队自3月阿拉斯加会晤以来基本上联系就中断了,直到这次的天津会谈。“我们本来希望阿拉斯加会谈是中美重启双边关系的一个开始,但实际上,那次会谈没有起到这个作用,所以,在此后几个月中,双方外交团队的互动处在一个停摆状态。”

吴心伯说,从具体的领域来看,过去几个月,双方的合作也是非常有限的,在整个双边关系中所占的分量很小,“两国关系并没有摆脱特朗普时期的那种低位运行的消极导向的趋势”,因此,“无法排除中美爆发全面的和长期的战略对抗的可能性”。

坏事做绝还想好处占尽?

6月2日,在访问东南亚期间,舍曼在电话会议中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中美关系十分重要,而且有很多方面。她说,一方面,美国将为赢得21世纪与中国竞争,同其他国家一起围绕一些问题挑战中国;但另一方面,美国也将找到同中国合作的领域,包括军备控制、全球健康和气候变化。

在天津会谈期间,谢锋毫不客气地指出,美方“竞争、合作、对抗”三分法就是遏制打压中国的“障眼法”。对抗遏制是本质,合作是权宜之计,竞争是话语陷阱。有求于中方时就要求合作;在有优势的领域就脱钩断供封锁制裁;为了遏制中国,不惜冲突对抗。

对于谢锋的这番表态,吴心伯认为,中方在明确表示对拜登执政以来对华政策的强烈不满。“我们曾经对拜登的上台是抱有期待的,当时也很积极地喊话,希望拜登执政以后中美进行‘三个重建’——重建互信、重建对话和重建合作。但这半年下来,我们发现拜登政府在很大程度上继续了特朗普政府的对华政策,对中国还主要是以施压、遏制、攻击为主。”

吴心伯指出,在特朗普执政的最后一年,中美就已经走向战略对抗,谈不上合作了;在拜登上台以后,中方希望重建合作,不断地恢复和扩大合作空间,“但现在看来,合作还是很困难的”。

与特朗普相比,拜登在对华策略上有所不同。

吴心伯指出,首先,拜登在通过拉拢盟友加强对华施压,不管是印太战略,还是修补同欧盟关系,拜登今年的外交重头戏都是巩固盟友体系,而此前,由于特朗普的“美国优先”、单边主义政策,其盟友在对华问题上对美国的支持和配合是有限的。

其次,特朗普对中国的打压是从贸易战开始的,而拜登的重点在于牵制中国力量上升,没有在贸易战问题上加码,而是把重点放在技术封锁和限制上,因为拜登政府相信,美国要保持政治和经济优势,还是要靠技术。

第三,拜登政府也强调所谓的“规则”,通过重返特朗普退出的国际组织、国际条约来推行美国所偏好的规则,通过这些规则来约束中国,向中国施压。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