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人民币一日波动近300点

2021年07月2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胡天姣 

本周以来,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行,26日跌幅扩大,人民币对美元收盘跌逾210点至6.504,创逾三个月新低。

本周,股市的风头压过汇市。

股市“跳水”声中,人民币的大跌没有获得太多关注。北京时间7月27日,受股市等多方面因素影响,在岸、离岸人民币日内对美元跌幅一度高达近300点。离岸人民币下跌约0.7%,一度跌破6.52关口,为4月19日以来首次。

北京时间7月28日,人民币兑美元中间价报6.4929,调贬195个基点。离岸、在岸人民币同日开盘价报6.5243与6.5094。

本周以来,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行,26日跌幅扩大,人民币对美元收盘大跌逾210点至6.504,创逾三个月新低。视觉中国

人民币波动美元走势在预期内

本周以来,人民币汇率持续下行,26日跌幅扩大,人民币对美元收盘跌逾210点至6.504,创逾三个月新低。

FXTM富拓首席中文分析师杨傲正对记者表示,股债避险情绪升温导致市场对中国经济复苏预期出现变化,人民币/美元近期出现近300点的跌幅,目前跌至6.5270水平附近回顺。短期内人民币或仍将呈现小幅波动,但相信在资本市场形势回暖下,加上中美利差的优势和中国经济有望延续反弹复苏,人民币的汇价形势可控,预料在6.57-6.6区间附近会获得支持并延续区间横行格局。

“实际上人民币自身已具有下行压力,”杨傲正解释,“虽然贸易顺差和中美利率差从去年至今一直支持人民币汇价上涨,但国内的通胀水平一直维持较低区间,这反映人民币目前的补跌更符合国内经济形势需要。”

在他看来,整体形势上,人民币并没有长期的贬值压力。6月份人民币汇价下跌虽然中断了连续两个月的涨势,但6月银行代客结售汇顺差持续回升至2,382亿元的水平,人民币跨境收付款占全部涉外收付款的比重也回升至42.49%,这两者都创下今年1月以来的历史次高,反映人民币交易和结算需求正在不断扩张,中国此前提出的在浦东新区发展人民币离岸中心也印证了这一需求。

嘉盛集团资深分析师Tony Sycamore认为,资金流出的压力持续冲击汇率。“7月27日,‘茅指数’仍被抛售,贵州茅台、恒瑞医药、片仔癀等‘大白马’都在资金净流出榜前二十之列。北向资金26日单边净卖出128.02亿元,单日净卖出额创下近1年新高,27日资金继续净流出超40亿元。两日北向资金累计净流出近170亿元。与此同时,8月上市公司红利汇出季临近,也可能从情绪上打击了人民币,由此对汇率构成一定的压力。7月28日,美元/人民币仍交投于6.5以上。”

荷兰国际集团(ING)分析师指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会否下调,或大幅下调中国经济增长预期是一件有趣的事情。“今年4月,IMF预测中国经济将在2021年和2022年分别增长8.4%和5.6%。但近几周投资组合流向新兴市场的资金发生逆转,或将成为在近期支撑美元的另一个因素。”

当地时间7月27日,IMF在发布最新《世界经济展望》(World Economic Outlook,下称展望)中下调今年亚洲新兴市场增长预期1.1%至7.5%,同时将中国今年增长预期下调0.3%至9.5%。

反观美元指数,整体而言,当下的走强似乎并不明显,而在美联储会议期间,其逐步下滑,失守92.5,7月28日开盘价报92.481。

“美元指数近期在93水平附近遇阻回落,主要原因是市场大致已消化了6月美联储会议意外放鹰的定调,”杨傲正说,“美元指数目前已计入2023年底前将可加息两次的预期。但在接下来的短时间内,美联储系列发言与举措都导致美元指数近期维持横行整固格局。”

Bannockburn Global Forex首席策略师Marc Chandler则认为,美元和利率表现与人们在避险环境中的预期一致。“美元指数在上周中期出现关键逆转,触及3个月以来的最高水平(93.20),之后又重回低值。整体看,美元似乎还在追随美国短期利率,前者基本基调仍是建设性的,逢低买入似乎强于逢高卖出压力。”

“整体而言,美元指数并不强,”Tony Sycamore称,“美元周二涨向三个半月高位的升势暂停,本周二,在FOMC会议召开前美元指数下跌0.2%,至2天低点。随着美联储政策会议召开,风险偏好普遍受到抑制。对于此次会议,市场预期没有任何政策方面的改变(或可能很快改变的暗示),所以我们怀疑美元在会议之前的整体波动性可能保持在低位。”

杨傲正指出,虽然过去一个月美国的通胀明显上扬,但就业市场和经济活动的反弹形势仍未展现出平稳向上的局面,加上疫情仍有反弹风险,美联储相信在7月的利率决议也不会过分调整近期的鸽派论调,美元指数或有小幅回调的可能。“相信只有美联储在决议中释出新的缩债时间表或线索,市场才会有所惊喜而追捧美元进一步向上突破。”

“随着7月联邦公开市场委员会(FOMC)会议的召开,我们不指望美元交叉盘有任何有意义的变动,”ING报告指出,“相反,投资者将坚持观望态度。鉴于FOMC存在温和鹰派倾向的风险,市场倾向于温和买入美元。”

“CFTC数据显示,10国集团(G10)的投机性外汇仓位于上周发生了重大变化。除瑞士法郎外的所有G10货币(尽管瑞士法郎的仓位数据不是很可靠)均出现净仓位减少,而且在许多情况下,未平仓利率的降幅相当大,”ING报告强调,“从而致使美元对G10货币的总仓位自2020年3月以来首次小幅进入净多头区域。这显然是一个信号,表明美联储在近期基调转变后的鹰派预期,以及通货再膨胀交易的普遍解除,推动了美元人气的复苏。”

安本标准投资管理亚洲主权债券主管Kenneth Akintewe表示,总体而言,其对沽空美元的风险较为谨慎,但把握间歇出现的市场避险现象,选择性对韩元、人民币、卢比及马来西亚令吉等货币建立中长期持仓。

债市长期不会受影响

股市波动同样蔓延至中国国内债市。10年期国债收益率于7月27日上升4个基点至2.92%,创2020年11月以来的最大跌幅。此前,10年期国债收益率在今年累计下跌约23个基点,由此,周二的抛售实属罕见。

但在分析师眼里,中国债券市场不会受到任何太大的长期影响,中国债券或许也是世界上少有的经受住全球系统性事件影响的主要债券。

杨傲正表示,从债券市场看,6月份人民币的下跌并没有中断外资流入买进中国国债的趋势,外资持有中国债券在6月上升1.8%,达到659亿人民币,中美债十年期收益率更进一步扩阔163基点,都反映了人民币资产在全球资本市场的吸引力正在不断扩大。

“近期的事件应该不会对人民币或债券产生任何长期影响,”Alpine Macro的首席新兴市场和中国策略师Wang Yan说,“中国没有实施大规模的财政和货币刺激措施。与美国庞大的财政赤字和经常账户赤字相比,人民币的基本面是稳健的。”

国际金融研究所(Institute of International Finance)数据显示,2021年第一季度,各国央行人民币储备占流入中国国债资金的60%,为去年流入的三分之一。

“中国债市方面,鉴于中国国债将于今年10月开始被纳入富时世界政府债券指数,我们预期资本有望继续大量流入,”Kenneth Akintewe补充,“中国政府债券市场评级为A+,10年期收益率达到3%,因此相对风险回报颇具吸引力。在全球市场内,中国债市及货币波动性较低。此外,外资持股比例为3.5%,为投资者提供多元化作用。”

国家外汇局在7月23日会议中表示,境外投资者今后还将继续投资中国债券,未来外债的增长仍主要以此类资金为主。6月末,国内债券托管量中外资占比3.1%,未来提升的空间比较大。外资增持境内债券的步伐将会更加稳健,并以长期投资和多元化资产配置为主。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