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双支柱税改计划获130个国家“力挺” 跨国巨头“避税操作”遭遇至暗时刻

2021年07月03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双支柱”税改计划的框架设定等技术性工作预计将在今年10月完成,最快在2023年全面实施。

历经多年协商,各国围绕全球税法改革终于达成共识。

7月2日凌晨,经合组织(OECD)发布公告称,目前已有130个国家支持“两支柱”税改计划,占全球90%的GDP,以及与会139个国家的绝大部分。

所谓双支柱税改计划,一是要求大型跨国企业向实际取得利润的地区纳税,不论公司是否在该地区拥有经营实体,此举将有效遏制互联网科技巨头等跨国企业将利润转移至低税率国家以减轻税负压力;二是设立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以确保各个国家之间不会通过“低税率竞争”扩大税基。

OECD表示,“支柱一”预计将在各个国家地区间重新分配每年约1000亿美元的税收收入,“支柱二”则会新增每年1500亿美元的税收收入,并确保大型跨国公司在各地缴纳公平份额的税款。

记者获悉,“双支柱”税改计划的框架设定等技术性工作预计将在今年10月完成,最快在2023年全面实施。

目前,仅有爱尔兰、尼日利亚、秘鲁、斯里兰卡等少数国家对实施全球统一最低企业税税率持有反对意见。

“毕竟,爱尔兰等国家一直是低税率政策的受益者。”一位长期研究全球税收政策的国内大型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向记者表示,由于爱尔兰采取12.5%的企业所得税税率,远低于欧盟美国的逾20%税率,吸引众多大型跨国企业(尤其是互联网科技巨头)纷纷将欧洲总部注册在爱尔兰。当前美国前10大互联网科技企业里,9家在爱尔兰设立了欧盟总部以减少税负压力。

在他看来,目前双支柱税改计划剩下的最大悬念,是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是否会引入G7国家倡导的至少15%最低税率。

“随着全球企业税最低税率实现统一,部分国家将不可避免地遭遇新一轮资本流出。”他指出。原因是跨国企业资金流向不再遵循各国税率高低,而是各国经济增长潜力,以及是否具备良好的营商环境,包括基础设施建设、人才储备、产业资源协同性等。

这位国内大型会计师事务所负责人认为,某种程度而言,美国或许会成为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实施的受益者——美国企业税率劣势被“消除”,加之美国政府采取更积极的财政刺激计划,将会吸引美国大型跨国企业将更多全球资金回流美国本土以寻找商业机会。

备受争议的“爱尔兰三明治”

一直以来,众多美国大型跨国企业(尤其是互联网科技巨头)都将注册地设立在爱尔兰等低税率国家,成功规避巨额税收。

英国的“公平税务标志”(Fair Tax Mark)组织通过评估分析2010年-2019年期间Facebook、苹果、亚马逊、奈飞、谷歌、微软等全球六大互联网科技巨头的全球纳税情况,发现这段时间他们的纳税拨备金,与实际支付的税收相差逾1002亿美元,即六大互联网科技巨头通过将利润转移到低税率国家等手段,少缴了1002亿美元应缴税款。

“其中最典型的一种做法,就是美国互联网科技巨头将欧盟总部注册地设立在爱尔兰,利用爱尔兰12.5%的低税率减轻缴税压力。这种操作也被称为爱尔兰三明治。”一位熟悉全球避税游戏规则的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告诉记者。甚至部分互联网科技巨头还玩成了新花样,比如谷歌开创了“爱尔兰-荷兰三明治”的双重避税方法,即将大量利润在两家爱尔兰子公司与一家荷兰子公司之间来回转移,利用两国不同的缴税政策与税率,最大限度减少自己的缴税压力。

微软则将这种玩法移植到百慕大群岛等避税天堂。2020年,微软在爱尔兰的子公司Round Island One创造约3150亿美元利润,相当于爱尔兰GDP的约3/4,因为其注册地在百慕大群岛(百慕大群岛不征收企业所得税),无需缴纳相关企业所得税。

上述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向记者透露,除了利用低税率国家与避税天堂的优惠税收政策大胆避税,众多美国互联网科技巨头还充分利用传统税收政策的“漏洞”,达到避税目的。比如美国社交网络企业向欧盟用户推出了一款社交网络软件,并收取企业广告费在社交网络软件投放广告。只要社交网络企业要求广告商在欧盟以外国家支付广告费,那么前者的欧盟分支机构自然没有任何收入,且无需缴纳相关税收,真正达到避税目的。

这也令众多国家相当“愤怒”。过去3年以来,先是英国向亚马逊、谷歌、Facebook等互联网科技巨头加征2%数字服务税,后来法国、西班牙等欧盟国家纷纷效仿,均创设了数字服务税,税率在2%-3%。

“相比互联网科技巨头每年规避的数百亿美元税负,数字服务税征税额对他们而言等于是丢了芝麻,保住了西瓜。”他指出。这也促使全球各国加快了双支柱税改计划的协商,并最终达成共识。

记者获悉,随着双支柱税改计划达成共识,一些国家的数字服务税也将随之退出历史舞台。因为这些国家完全可以通过全球统一的最低税率,要求互联网科技企业补缴所得税。举例而言,若某个互联网科技巨头在爱尔兰缴纳12.5%所得税,假设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为15%,那么其他国家有权要求互联网科技巨头补缴2.5%所得税。

“不过,这是否会令爱尔兰等低税率国家遭遇企业流失,仍是未知数。”这位会计师事务所合伙人认为。一方面爱尔兰等国具有相对完善的生活配套设施与人才储备,仍会吸引跨国企业将人工智能等科技研发中心设在当地,另一方面爱尔兰等国家可以通过财政奖励等措施补偿跨国企业的科研支出,变相起到降低税负的作用。

企业全球资本流动再遇新挑战

随着双支柱税改计划即将实施,多国财政收入将迎来大丰收。

此前美国财政部预计,此举或将带来约7000亿美元的联邦收入;法国智库则预计,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统一将给法国带来43亿欧元财政收入。

“这也令欧美国家拥有更大的操作空间实施积极财政措施,刺激本国经济持续增长。”一家华尔街宏观经济型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指出。除了税收增加,令欧美国家更心动的,是双支柱税改计划还可能驱动欧美跨国企业将更多资金回流本土,为当地经济复苏“输血”。

以往,众多欧美跨国企业会因为某些国家的低税率政策,将部分资金留在这些国家账户,随着全球最低企业税税率统一,这笔钱就没有必要再留在低税率国家,转而可能纷纷回流欧美企业总部,作为支持当地经济发展的新资金。

一位美国大型跨国企业亚太区财务总监向记者透露,目前他们内部已着手研究双支柱税改计划给企业资金全球分配所带来的影响。以往,他们会根据不同国家不同税率,以及各国业务分支机构的经营开支需要,将资金分散配置在各国业务机构账户,如今考虑到双支柱税改计划带来的征税不确定性,总部更倾向先将所有闲置资金归集到总部跨境资金池,等待相关全球最低税率政策明确化再考虑新的资金分配方案。

在她看来,这无形间有助于企业将更多资金回流到美国本土寻找商业机会,令美国成为双支柱税改计划的受益者。

记者多方了解到,部分跨国企业财务总监对此持不同观点。他们认为跨国企业最终如何安排资金流向,很大程度取决于业务全球化发展需要,以及不同国家经济增长潜力与营商环境是否优越。

“目前总部没有要求我们将大中华区闲置资金归集到欧洲总部,毕竟中国经济具有稳健增长基本面,加之良好的营商环境,反而吸引欧盟总部将中国市场视为重要的业务增长点,还打算投入更多资金扩大中国业务规模。”一位欧洲机械制造企业大中华区财务总监向记者透露。

他坦言,双支柱税改计划将在多大程度影响各国FDI(外商直接投资)增减,很大程度取决于各国经济增长潜力是否足够大,营商环境是否做得足够好。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