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支付产业年增长50%背后考验:央行继续推进减费让利和反垄断

2021年07月0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李玉敏 

支付行业竞争激烈,减费让利是否会加剧部分中小机构的压力?

在国新办于2021年7月8日举行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上,中国人民银行副行长范一飞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2020年支付行业采取减免商户手续费等措施,向实体经济让利超过百亿元。

今年6月25日,中国人民银行、银保监会、发展改革委、市场监管总局联合下发了《关于降低小微企业和个体工商户支付手续费的通知》。范一飞表示,这些措施实施后,预计每年为市场主体、社会公众减少手续费支出240亿元,其中惠及小微企业、个体工商户超过160亿元。

支付行业竞争激烈,减费让利是否会加剧部分中小机构的压力?

范一飞在回答记者提问时表示,我国支付手续费整体是低于国际平均水平的。欧美的移动支付服务费率在1.9%左右,网络支付费率大概在2.9%,我们国家这两项费率不超过0.6%。

部分中小支付机构面临着一定的发展压力,很多企业出现亏损的情况。范一飞坦言原因很多,基于这些市场现状,人民银行在制定政策过程中进行专项调查研究,确保降费措施对行业的影响整体可控。此外,还通过同步降低发卡行、清算机构等成本端收费,来减轻支付服务主体特别是中小支付机构的成本压力。

反垄断不只蚂蚁集团

当下,我国的支付业务快速发展,特别是移动支付规模巨大。央行支付结算司司长温信祥在会上透露,2020年支付系统处理的支付业务金额8195万亿元,是同期GDP的81倍,有力支撑了我们国民经济资金循环。2020年,银行处理电子支付业务2352亿笔,支付机构处理网络支付业务8273亿笔。现在支付业务主要由两个主体提供,就是商业银行和支付机构。人均办理移动支付笔数是615笔,根据普华永道的消费者调查数据,我国移动支付使用率86%,位居全球第一,是美国的两倍以上,是全球平均水平的2.5倍。

范一飞也表示,这几年支付产业发展速度是很快的,近年来保持50%以上的增长率。同时,在这个发展过程中确实出现了一些不规范的行为。一方面是发展速度非常惊人,另一方面,针对发展中出现的垄断、资本无序扩张等行为。

“我们也在陆续开展工作。特别是前几年成立了网联公司,对支付备付金进行管理,这对扭转支付市场出现的情况起了一定作用。下一步,我们还会继续本着促使支付市场更好更快发展的同时,针对支付市场出现的不规范行为,持续予以规范。”范一飞表示。

他介绍到,前段时间,包括像对蚂蚁集团反垄断情况进行了一些约谈,也披露了相关信息。垄断现象其实不仅仅存在于蚂蚁集团一家,其他机构也有这样的情况。“对蚂蚁集团采取的措施,我们也会推行到其他的支付服务市场主体。”

银保监会消保局局长郭武平也在会上点名大型互联网平台导流推高实体经济融资成本的问题。他表示,“减费让利不仅涉及银行业,同时也涉及多方市场主体。目前存在多个市场主体多头收费的问题,比如我们披露的案例大家也可以看到,一些大型互联网平台通过导客引流来收取费用,这可能就占到百分之六七,再加上一些提供风险缓释措施的市场主体收取百分之六七,真正银行收的可能也就是百分之四五,坦率地讲也不多。在有的案例中,这三方面加起来就到了20%左右。”

郭武平表示,我们下一步的监管措施,既要规范银行这一端收费,同时还要在与融资收费相关的其他市场主体方面加大规范力度,包括大型互联网平台,以及其他一些提供风险缓释措施的市场主体等。

严控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服务

7月6日,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微信公众号发布消息称,为防控虚拟货币交易炒作风险,保护人民群众财产安全,近期,北京市地方金融监督管理局联合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怀柔区政府相关部门,对涉嫌为虚拟货币交易提供软件服务的北京取道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予以清理整顿,责令该公司注销,官方网站已停用。

而在这之前的6月21日,人民银行有关部门就银行和支付机构为虚拟货币交易炒作提供服务问题,约谈了工商银行、农业银行、建设银行、邮储银行、兴业银行和支付宝等部分银行和支付机构。

为此,范一飞表示,数字货币发行主体可以分成私人数字货币以及央行数字货币。私人数字货币的典型代表是比特币等这样的货币,也包括推出的各种所谓“稳定币”。这些货币本身已经成为一个投机性工具,市场出现了这种情况,也存在威胁金融安全和社会稳定潜在的风险。同时,也成为一些洗钱和非法经济活动的支付工具。

他表示,一些商业机构所谓的“稳定币”,特别是全球性的“稳定币”,有可能会给国际货币体系、支付清算体系等带来风险和挑战。“我们对这个问题还是比较担心的,所以我们采取了一些措施。对这些私人数字货币,它是不是作为货币信贷存在,我们还在观测和研究。”

范一飞表示,同时,央行要大力推进央行数字货币,央行数字货币也可以分为两种,一种是批发型央行货币,主要是面向商业银行等机构类主体发行,多用于大额结算;另一种是零售型央行货币,主要是面向公众发行,可以用于日常交易。

他坦言,目前社会各界对批发型央行数字货币影响基本上已形成一些共识。大多数研究认为,批发型央行数字货币不会对现有金融体系带来影响。对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的认识分歧是比较大的,零售型央行数字货币会不会引发金融脱媒、会不会削弱货币政策、会不会加剧银行挤提等,争论比较集中。我们对这些问题也高度关注。

据范一飞介绍,央行目前正在数字人民币试点过程之中,对货币体系、货币政策、金融稳定带来的影响,央行始终高度关注。他表示:“我们也努力通过业务、技术和政策设计,确保数字人民币体系对这些宏观方面的影响降到最低。我们还是有信心把这项工作继续扩大试点面,加大试点范围。我们主要是白名单邀请方式,据我所知,白名单用户已达1000万。北京冬奥会场景是下一步试点的重点领域。”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