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全面厘清市场秩序,进一步降低企业成本

2021年07月0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小微企业面临融资成本问题,以及金融之外的相关因素,应该为中小微企业创造更好的市场环境。

日前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针对大宗商品价格上涨对企业生产经营的影响,在坚持不搞大水漫灌的基础上,保持货币政策稳定性、增强有效性,适时运用降准等货币政策工具,进一步加强金融对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支持,促进综合融资成本稳中有降。

今年以来,大宗商品价格持续上涨对中下游企业产生较大影响。由于这并非是终端市场需求引发的价格上涨,而更多的是由输入性因素以及固定资产投资拉动,一些中下游企业利润受到影响,尤其是中小微企业传导能力较弱。因此,通过适度的定向降准,降低实体经济特别是中小微企业的融资成本,或许是纾缓压力的办法之一。

去年初至今,为应对疫情冲击,央行一共实施了三次降准,但距离央行最后一次宣布降准的2020年4月3日,已经过去了一年多,足见央行对待货币政策之慎重。今年以来,经济快速恢复,但是消费恢复相对较慢,尤其是中低收入群体消费可能与就业、收入相关,尚待进一步提振。随着房地产市场受到严格调控,以及出口高速增长的持续性可能放缓,经济复苏可能承受一些压力。当然,为了实现高质量发展以及结构性的调整,中国也会转变成本过高的增长方式。

但是,降准也必须考虑大宗商品价格的走势。在美国页岩气行业受到重创之后,产油国组织拥有影响油价更大的能力,石油价格在持续走高,而铁矿石、煤炭等价格则主要与国内需求有关。因此,降准等操作还要考虑大宗商品价格因素。

实体经济领域的中小微企业面临着一些困境,包括融资难融资贵等方面。由于不良率相对较高,作为商业机构,商业银行也不太可能以很低的成本为中小微企业提供更多的信贷支持,这可能进一步激发道德风险。事实上,中小微企业大部分资金需求不是用于设备等投资,而是用于缓解流动资金紧张,而流动资金紧张的主要原因则是一些客户的压款行为。

有些大型企业会利用自己大客户的地位,长期拖延供应商货款,甚至用这部分资金进行金融投资。中小微企业本身流动性不足,长期被压款的同时还要维持购买材料、支付人工成本等生产运行,就会经常性地产生融资需求,有的企业不得不因此进行高息贷款,从而挤占了利润。如此往复,这些企业也会疲惫不堪,更没有精力进行转型升级。

此外,在实施金融机构减费让利相关措施后,预估每年为市场主体、社会公众减少手续费支出240亿元。但是,就像银保监会有关负责人所说,大型互联网平台向金融机构收取导客引流费或者信息服务费,推高了融资成本。比如,银行贷款利率是4%-5%,而平台的引流费或者信息服务费高达6%-7%,比利率都高,大大增加了市场主体的融资成本。有一部分的减费让利并没有流到市场主体口袋中,而是被平台拿走。

但是,制造业最大的压力来自价格竞争。在电商平台出现之前,由于信息不对称,企业之间的价格竞争并不太激烈。电商平台出现之后,几乎所有企业的产品价格都透明化,都要在平台上参与一场全行业价格逐底竞争。事实上,出口部门长期进行价格竞争以抢夺规模化的订单,而国内销售电商平台化后,几乎所有企业卷入了国内的价格竞争。由于中国许多企业主要是制造消费品,尚不处于高价值的垄断性领域,因此,这种竞争对这些企业形成了成本压力,也在一定程度上削弱了利润。

价格竞争的最大问题是劣币驱逐良币。因此,虽然制造业存在着产能过剩的情况,但市场很难出清,价格最低的中小企业依然有生存空间。而价格竞争的结果是企业不得不向平台购买流量,进一步加大企业的销售成本。因此,这种通过电商平台进行全行业价格竞争的模式是勒在中国制造业脖子上的绳子,利润越来越低,成本越来越高,而平台则坐收服务费和广告费。

中小微企业所面临的问题众多,其面临的融资成本问题可能还有金融机构之外的因素。应该为中小微企业创造更好的市场环境,全面厘清市场秩序,降低企业成本。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