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散财童子”式支出后果难预料?拜登万亿美元基建计划实施前景存疑

2021年08月12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施诗 

《基础设施法案》仍需在众议院“闯关”,何时能立法仍不得而知。

当地时间8月10日,美国参议院通过了价值1万亿美元的《基础设施投资和就业法案》(Infrastructure Investment and Jobs Act,以下简称《基础设施法案》)。此外,参议院还通过了一项50-49的预算决议,意味着民主党人无需共和党人的支持,就能通过他们主张的3.5万亿美元补充性支出的和解法案。

此举表明美国总统拜登的数万亿美元基建计划迈出关键一步。

不过,《基础设施法案》仍需在众议院“闯关”,最终何时能立法仍不得而知。法案的支持者们表示,跨党派的《基础设施法案》将创造更多的就业机会,促进美国经济繁荣。

多位美国问题专家在接受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采访时表示,拜登之所以敦促推进基建计划是为了兑现自己的竞选承诺,力争在明年中期选举中占据有利位置。但是,基建计划或加剧美国政府财政问题,需警惕相关风险。

美国总统拜登的数万亿美元基建计划迈出关键一步。人民视觉

基建计划实施前景存疑

《基础设施法案》要求在五年内投资5500亿美元,用于道路、桥梁、供水工程、宽带和电网等基础设施建设,其中为公路和桥梁提供1100亿美元,为公共交通提供390亿美元,为铁路提供660亿美元,为供水和污水处理基础设施以及机场、港口、宽带互联网和电动汽车充电站将投入550亿美元。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纽约州民主党人Chuck Schumer表示,“这是一条漫长而曲折的道路,但我们坚持了下来,现在我们的目标已经达到。美国人民将看到几十年来对基础设施最有力的资金注入。”

Schumer补充称,这项法案涵盖了“我们国家有形基础设施的每一个主要类别”。“今天,参议院采取了一个迟来几十年的行动,以振兴美国的基础设施,并为我们的工人、我们的企业和我们的经济提供在21世纪取得成功的工具。”

据报道,美国总统拜登近期一直敦促两党尽快就《基础设施法案》和预算计划达成协议。他强调,《基础设施法案》是一项投资,将“让人们有工作”,而且“这项法案将有助于将历史性的复苏变成长期繁荣”。

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刁大明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果两个法案的前景发生变化,那么对民主党人的中期选举是极其不利的。“中期选举的话,众议院目前是220比212,民主党领先8个席位,明年共和党只要拿到5个席位就可以翻盘。”

刁大明补充称,在1934年至2018年的22次中期选举中,总统所在党在众议院平均失去27.5个席位。“根据历史经验,这意味拜登即使什么都不做,都有可能丢掉众议院。”

刁大明认为,拜登目前急于推出“天价”支出可能是因为他很清楚在任期内的后两年可能国会将失守,难以推进任何计划。“目前感觉他想要把四年的事情压缩在两年内完成。”

在通过《基础设施法案》之后不久,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按照党派立场投票通过了一项50-49的预算决议。该决议将允许民主党人在没有共和党人投票的情况下,通过他们主张的3.5万亿美元补充性支出的和解法案。

民主党人将《基础设施法案》和和解法案视为旨在创造就业、减缓气候变化和加强社会安全网的议程的两个补充部分。

据报道,众议院议长、加州民主党人南希·佩洛西(Nancy Pelosi)正在平衡她的党团中相互竞争的利益。为了赢得对3.5万亿美元预算计划持谨慎态度的中间派和希望在儿童保育、带薪休假和气候政策方面增加支出的进步派的支持,她表示,在参议院通过《基础设施法案》与和解法案之前,她不会着手处理单独的《基础设施法案》。

分析指出,如果未来这两项法案均生效,那么拜登政府将兑现竞选时的承诺。这可能是民主党保住众议院多数席位的关键。

北京大学国际政治经济研究中心主任王勇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拜登在竞选时候的一些承诺要改善美国的基础设施。如果基建计划对美国经济能够起到正面的刺激作用,那么对于民主党在中期选举和大选获胜有助推作用。

不过,国会可能需要数月时间才能通过这两项法案。在国会起草和通过最终立法之前,众议院还需要通过一项预算决议。

至于基础设施建设资金何时开始流动,对于已经获得许可和承包商的项目来说,最快可能需要几个月的时间。其他资金可能需要大约一年的时间来支付,这取决于州和地方政府对项目的批准。

此外,刁大明认为,整个基建计划需要几年才能完成,至少跨越两个总统任期,这就意味着可能出现政党交替的情况。部分具有扩展性的基建计划可能不会受到换届的影响,但一些涉及到民主党色彩的项目可能难以推进。

他强调,如今难以出现大萧条时期两党高度一致的“罗斯福新政”。目前而言,长期基建项目存在不确定性,主要是看项目成效在多大程度上能够磨平两党分歧。

需警惕联邦政府风险

该法案的通过为白宫和国会两党长达数月的努力画上了句号。两党支持者认为,《基础设施法案》将促进美国经济和创造就业。

据了解,《基础设施法案》将来自用于新冠病毒的救助资金、未使用的联邦失业保险援助和频谱拍卖等来源。此前,拜登计划通过增收企业税、富人税以抵消成本支出,但是遭到共和党人的反对。

虽然参议员们表示该法案的支出将被抵消,但是无党派的国会预算办公室(Congressional Budget Office)估计,《基础设施法案》将在未来10年增加2560亿美元的预算赤字,不过该办公室未将经济增长可能带来的收入增加纳入计算范围。

起草该法案的10名参议员在8月10日的一份声明中表示,“跨党派的《基础设施法案》将使我们的道路、桥梁、港口和其他关键基础设施资产现代化和升级。”

他们补充道,“这项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立法将创造就业机会,提高生产力,为未来几十年的经济增长和繁荣铺平道路,而这一切都不会增加普通美国人的税收,也不会加剧通货膨胀。”

美国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Brian Deese也表示,法案中的支出将被抵消。“这是一剂促进经济增长的良方。而且从长期来看,实际上还能减轻价格压力。”

不过,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研究员罗煜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现实来看,尽管该法案支持者声称将通过一系列措施来避免增加财政赤字,并不会提升税收来支付,但由于数额庞大,政府举债可能是最终不得不依靠的手段。

罗煜还表示,“政府发债的后果就是有可能造成美联储货币的进一步超发,加重美国已有的通货膨胀风险。如果这些新增债券不能在国际市场上被消化掉,就最终会由美联储来买单,实质是通过国内扩张货币供给来支持基建融资。因此,美联储未来会面临货币增发的压力。”

王勇向记者指出,1万亿美元相对于美国当前巨大的基建设施成本而言,还是不够的。“最终对美国经济的作用与影响仍需观察。”

事实上,自新冠疫情暴发以来,在美国政府连续放水的背景之下,美国财政赤字不断扩大。不少人士担忧,数万亿美元的财政支出将进一步推高美国的财政赤字。

不过,刁大明向记者指出,疫情改变了美国政客对财政的一些固有思维。“因为疫情因素,联邦政府的‘散财童子’式状态可能会肆无忌惮地延续。”

然而,在经历了2020年2月至4月的史上最短衰退期之后,美国经济已逐步复苏。美国商务部公布的数据显示,美国二季度GDP按年率计算增长6.5%。

那么,拜登政府为何无惧债务风险、执意推出数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与预算计划?刁大明对记者解释称,对于市场而言,经济复苏的依据是经济总量的增长。而对于拜登政府而言,关注的焦点是支持他的选民是否感受到经济的复苏。

他向记者指出,“在美国疫情这么严峻的情况下,民主党的选民没有感到受益于6.5%的增长。这可能是很大问题,所以拜登可能还是要强推广义基建。虽然有项目需要8年、10年,但至少让选民感觉到经济复苏是有效的,是能令他们获益的。”

刁大明强调,由于目前民意呈下降趋势,因此拜登需要稳定一些选民的支持,向他们展示自己正在推进的事宜。

王勇则向记者表示,1万亿美元相对于美国当前巨大的基建设施成本而言,还是不够的。“最终对美国经济的作用与影响仍需观察。”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