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学习成绩差出路在哪里:中考分流是与非

2021年08月13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王峰 

虽然高中难以纳入义务教育,但普及高中早就是政策目标,且已经实现。

367分,这是王崇轩(化名)的中考分数。在王崇轩所在的河北省一个县城里,这个分数考不上任何一所普通高中。

他的成绩只能读中职,虽然县城里只有一所中职,但进去读书几乎没有门槛。“来的学生也不是为了学习,只是不想在这个年纪就出去打工。”

得知自己的中考成绩后,王崇轩有点后悔,“当初应该好好学习,但自己确实读不进去。”中考结束,意味着九年义务教育结束,学生要么继续读普高或中职,要么就业。

近日,“双减”政策发布,让中小学教育的话题在全社会沸腾。对此话题的讨论,已经从学生学习负担深入到教育体制。

经济学者姚洋跨界接受专访谈教育时表示,我国必须尽快对教育制度进行系统改革,普及高中,推行十年制义务教育。

在“普职比大体相当”政策下,中考分流让学习成绩差的学生只能读中职,失去读大学的机会。这种升学压力的下移,加剧了义务教育阶段的应试教育。那么,缩短义务教育学制,或取消中考普职分流,能够给王崇轩这样的学习成绩差的学生以出路吗?

普及高中建立在很多学生分流进中职的基础之上,而他们当中的很多人并不愿如此。视觉中国

真正要变的是教育评价

近日,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接受专访时表示,“走出内卷必须从教育制度改革上入手,普及高中是必须的,如果我国的财力做不到十二年,那么可以考虑缩减为十年制义务教育,一旦推行十年制义务教育,家长想‘卷’也‘卷’不成了。”

近年来,将高中纳入义务教育的呼声一直存在。去年全国两会上,就有全国人大代表建议将九年制义务教育修改为十二年制义务教育。

国际上,美国、埃及、巴基斯坦等国也实行十二年制义务教育。国家教育咨询委员会秘书长张力介绍,2013年至2018年,实施九年制义务教育的国家从47个减至41个,实施八至十年制义务教育的从97个减至90个,实施十二至十五年制义务教育的从48个增至56个。

但教育部在对上述建议的回复中明确表示,我国义务教育阶段和普通高中共12年的课程设置,基本与当前和今后一个时期国家的社会、经济发展状况相适应,基本符合儿童身心发展规律和认识规律,目前还不具备延长学制和将学前、普通高中纳入义务教育的条件。

张力曾撰文介绍,北京市政府2001年发文希望到2010年“在保证高中阶段教育充分供给的基础上,分期分批逐步实现十二年义务教育”,但未见后续决策。昆明市2008年宣布实行十二年制义务教育试点,2009年认为条件不足而无限期推迟。

“义务教育有强制性,必须有规定的课程标准,高中和幼儿园为什么不能纳入义务教育?因为强制的课程标准不符合这两个阶段孩子的天性特征。高中更应该是一个强调多样化有特色的学习阶段。”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研究员储朝晖说。

储朝晖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改变义务教育学制无助于解决学生负担重、内卷等问题。“不能认为通过缩短义务教育学制可以减少学生刷题和无谓的学习,这个观点的前提还是认为学习是为了应试。”

“真正要改变的是教育评价方式,进而改变教育教学的方式、内容,减少刷题,让学习更充实更灵活。”他说。

职普比走出“倒V形”

虽然高中难以纳入义务教育,但普及高中早就是政策目标,且已经实现。

张力介绍,2020年,我国高中阶段教育毛入学率创91.2%的历史新高,超额完成“十三五”规划预期值,同年初中毕业生升入高中阶段学校比例高达94.6%,按国际标准,我国高中阶段教育已经普及。

中考分流是因为“普职比大体相当”政策,这一政策制定于1983年,几十年来经历过多次波折。

1983年,教育部等部门《关于改革城市中等教育结构发展职业技术教育的意见》提出,力争到1990年使各类职业技术学校在校生与普通高中在校生的比例大体相当。当时,全国中职生比重太小,大量普通高中毕业生无法升入大学,又缺少就业技能。

1993年,《中国教育改革和发展纲要》要求逐步做到50%-70%的初中毕业生进入中等职业学校或职业培训中心。数据显示,1991年到1997年,中职招生数开始反超普高,1997年职普比约为6:4。

受中专毕业生不再分配工作、1999年高等教育扩招的影响,职普比在1998年后开始下降。2001年,中职招生397. 6万人,占高中阶段招生总规模的比例已降至41. 7%。

此后的多份文件都强调普职比大体相当政策。虽然受中职生免学费等政策红利刺激,中职生比例一段时间内再次回升,但职普比终于还是走出一段“倒V形”,下降至如今的4:6。

教育部数据显示,2020年,全国共有普通高中在校生2494.45万人,中职在校生1628.14万人。这意味着,《国家中长期教育改革发展规划纲要(2010-2020)》提出的“2020年中等职业教育在校生2350万人”目标落空。

为了普职比大体相当,有的地方采取强制分流的办法。据报道,有的初中学校直接将学习成绩差的毕业生强制分流到中职,不给他们参加中考的机会。

促进普职融通

那么,普职分流是否应该取消?现实并非如此。

“到了初三,几乎每次摸底考试的倒数几十名都是老面孔,我们从来不写作业,老师也不会管我们。说实话,就算让我去读普通高中,我也跟不上。”王崇轩说。

“有观点建议将分流的节点推迟到高中毕业,但对于那些存在学业障碍的学生来说,他们的需求与高中课程之间还是严重脱节,在普通高中没有多样化发展的情况下,他们的高中生活依然没有意义。”储朝晖说。

“而就业技能的学习,存在关键期和敏感期。”储朝晖说,“民间有句俗语‘老来学木匠’学不会,也就是说,一个人过了关键期和敏感期,他可以掌握具体技能,但成不了能工巧匠。”

那么,中考分流应该如何改革?

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副研究员王晓燕曾撰文介绍,在德国,小学生到了10岁左右就要进行第一次分流,进入三种不同类型的中学:主体中学、完全中学、实科中学。

一般情况是,实践能力强的学生进入主体中学,学制为5年,毕业进行第二次分流时,大部分学生进入双元制职业教育体系或职业技术学院;文理知识强的进入完全中学,学制为9年,毕业后多数直升综合大学;智力在这两者之间的学生进入实科中学,学制为6年,多数人进入职业轨道,少数成绩优异者转入完全中学。

在美国,分流从高中阶段开始,分流的形式以“校内分流”为主,普职之间课程不同。有的高中在一校之内设置三条轨道:学术轨、职业轨、普通轨,分别对应升学、就业和没明确流向的学生。

可以发现,允许多种选择,轨道可以互换是德国、美国普职分流的共同特点。

一位不愿具名的教育专家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国内以前也有观点建议举办综合高中,开设普通高中课程的同时也开设职业选修课,在培养职业技能的同时,帮助学生发现自己的兴趣和能力,为大学选专业做准备。”

2019年6月,国办印发《关于新时代推进普通高中育人方式改革的指导意见》要求,鼓励普通高中与中等职业学校课程互选、学分互认、资源互通,促进普职融通。

这意味着普通高中和中职可以开展合作,普通高中学生可以在中职参加综合实践,中职学生可以在普通高中选修文化课。

“强制普职分流过于机械,应该给地方探索的空间,避免一刀切。”储朝晖说。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