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中小银行2.3万亿资本缺口 花式“补血”马不停蹄

2021年08月18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叶麦穗 

有分析表示,尽管2021年经济增速提升,银行资产质量有望好转,但是考虑到银行对贷款进行延期处理以及不良贷款暴露滞后,银行不良率仍承压,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需求将增多。

银行加速“补血”,进入8月以来已经有多家银行甩出再融资方案,可转债、定增、永续债等花样一应俱全。有分析表示,尽管2021年经济增速提升,银行资产质量有望好转,但是考虑到银行对贷款进行延期处理以及不良贷款暴露滞后,银行不良率仍承压,商业银行补充资本的需求将增多。根据中信建投的报告测算,今年中小银行的资本缺口至少在2.3万亿。

中小银行花式“补血”

常熟银行8月16日晚间交出2021年半年度经营“答卷”。上半年,常熟银行实现营业收入36.8亿元,同比增长7.7%。其中,非利息净收入5.55亿元,同比增长44.1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0.01亿元,增幅15.52%。拨备覆盖率突破500%,达521.67%。不良贷款率0.9%,较年初下降0.06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11.98%,较年初下降1.55个百分点。

为补充资本金,常熟银行在披露半年报的同时抛出可转债发行预案。方案显示,该行拟发行不超过60亿元可转债,在转股后用于补充核心一级资本。本次发行的可转债期限为发行之日起六年。

除了常熟银行之外,8月4日,广州农商银行也给出了“补血”方案,拟通过定向增发补充资本金。方案显示,拟定向增发内资股不超过13.40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81.44亿元,非公开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不超过3.05亿股、募集资金不超过18.56亿元。本次发行所募集的资金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资本金。

由于盈利水平明显下滑导致资本内生能力减弱,同时资产质量弱化导致超额贷款损失准备下降较快,截至2020年末,广州农商银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降至9.20%,资本充足率降至12.56%,“补血”已经迫在眉睫。由于此原因,今年4月,中诚信国际一度将广州农商银行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为负面。

目前,广州农商银行增资事项已获得广东银保监局审批通过,增资完成后该行资本实力有望得到提升,为业务进一步发展奠定基础。

长安银行也在本月发布了2021年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发行公告。公告显示,此次该行计划发行不超过人民币30亿元无固定期限资本债券(即永续债)用于补充其他一级资本,此外,增资扩股的方案也已经过陕西省人民政府的审议通过,该行还表示,将力争在其“三五”规划期间实现A股主板上市。

中小银行资本缺口较大

对于商业银行来说,充足的资本金既是经营的“本钱”和规模扩张的原动力,同时也是缓冲风险的最后的屏障。

冬拓投资基金经理王春秀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银行融资主要是出于三种目的:一是,为了快速规模扩张,规模的快速扩张会加速银行核心资本的消耗,如果内生性利润无法覆盖资本支出,就需要通过融资补充;二是,应付监管的要求,比如:应对巴塞尔协议三和央行MPA考核对银行资本金和杠杆率的要求等;第三,为了应付坏账。银行是一个经营资本和风险的行业,所以随着规模的扩张对资本金的需求也在不断加大。

从目前来看,进行融资的银行多是中小银行,王春秀认为,主要原因在于国内监管机构预计将很快把更多的银行纳入国内系统性重要金融机构的范畴。这不仅意味着对这些银行在公司治理、风险管理和信息系统方面提出新的要求,更是提出了在资本和杠杆率方面的附加监管要求。

钜融资产副总裁刘之意也认为,随着商业银行资产规模的膨胀和隐含坏账率的上升,中国主要商业银行的资本充足率面临着不足的压力。为了在满足宏观审慎监管的条件下支持区域经济增长和重点项目建设,商业银行补充资本金非常迫切。这也是国务院常务会议要求疏通货币政策传导机制的重要方面。

根据中信建投的报告测算,在最好的情况下,城商行、农商行贷款增长15%、20%情况下,2021年、2022年中小银行的资本金缺口为2.3万亿、3.9万亿;在最坏的情况下,城商行、农商行贷款增长20%、25%情况下,2021年、2022年中小银行的资本金缺口为3.08万亿、5.34万亿。

中国银保监会公布的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二季度末,商业银行(不含外国银行分行)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50%,较上季末下降0.14个百分点;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1.91%,较上季末下降0.01个百分点;资本充足率为14.48%,较上季末下降0.03个百分点。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看来,这种资本充足率下行的趋势也是中央经济工作会议强调“多渠道补充银行资本金”的原因之一。“疫情以来,商业银行不仅经营效益下滑,承担着向实体经济让利的主体责任,而且企业信用违约逐渐暴露,银行不良资产增加,核销处置需求加大,对资本金的消耗也有所加快,因此需要及时补充资本增强风险抵御能力。”

实际上,随着过去一年一系列支持性政策的出台和落地,我国商业银行资本补充的政策环境已经进一步改善。除发行普通股、永续债、二级资本债等传统“补血”方式持续发挥作用外,还不乏过千亿元地方政府专项债额度正式下达以及配股募资“重出江湖”等补充银行资本金的新亮点。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