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金融 > 正文

全球央行美债持仓策略分化 中国连续4个月减持

2021年08月18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陈植 

面对美联储提前收紧QE步步临近,各国对美债的交易策略悄然分化。

面对美联储提前收紧QE步步临近,各国对美债的交易策略悄然分化。

8月17日凌晨,美国财政部公布最新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6月中国持有的美债规模较5月份环比减少165亿美元,出现连续四个月减持,且持有美债总规模降至1.062万亿美元,创下去年10月以来的最低值。

此外,当月比利时的美债持有量也较5月份环比减少79亿美元,创下2020年9月以来的最低值。

相比而言,日本、爱尔兰、开曼群岛、卢森堡等国家和地区的美债持仓量则有所回升。比如6月日本持有的美国国债规模较5月份环比增加111亿美元,至1.277万亿美元;开曼群岛更是增持美债约160亿美元,持仓量创下过去1年以来的最高值。

一位华尔街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表示,各国对美债的交易策略之所以出现分化,主要是受到6月负利率欧洲债券规模激增的影响。受6月美债收益率一度大幅回落影响,负利率欧洲债券规模激增至过去6个月以来的最高值——7.9万亿欧元,不但导致日元利差交易资本转而买入美债寻求正回报,也令对冲基金调整债券到期持有策略——弃欧债投美债,导致对冲基金云集的开曼群岛、卢森堡等国家和地区美债持有量骤然上升。

“但是,这种美债增持潮未必能持续很久。”他指出。毕竟,美联储提前收紧QE预期持续升温、加之美国两党围绕调高美国债务上限陷入激烈博弈,令市场担心美债价格将趋降(收益率回升),导致这些对冲基金与日元利差交易又将抛售美债避险。

值得注意的是,多数美国对冲基金经理与经济学家均认为,受美联储提前收紧QE等因素影响,年底10年期美债收益率将回升至1.6%附近,较目前仍有约37个基点的涨幅。这预示着全球资管机构与主权财富基金都必须为美债价格下跌“未雨绸缪”。

“可以预见的是,负利率欧债规模激增更像是一个短期冲击,未必会影响全球央行继续减持美债避险的大趋势。”一位美国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向记者指出。需要注意的是,一些国家减持美债举措未必等同于削减美国资产规模。

“我们注意到,不少国家一面减持美债,一面增持美国机构债、企业债与高股息美股,争取在高通胀压力下尽可能实现更可观的正回报。”他直言。

多国逆势增持美债探因

“美国财政部的这份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的确出乎市场意料之外。”上述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向记者表示,由于市场预期美联储可能会在三季度末提前收紧QE,很多华尔街投资机构预测各国央行将会持续减持美债避险。

在他看来,部分国家和地区之所以“逆势”增持美债,主要受到两方面因素的影响,一是日元利差交易再度活跃。具体而言,6月以来10年期日本国债收益率持续下跌至零附近,加之负利率欧洲债券规模激增,导致日元利差交易转而选择配置美债博取正回报,令6月份日本持有美债规模不降反增;二是6月以来负利率欧债规模激增导致大量对冲基金调整了债券持有到期策略——抛售欧债转投美债以确保正回报,导致对冲基金云集的卢森堡、爱尔兰、开曼群岛等国家和地区美债持有量增加。

这些国家和地区持有美债规模增加背后,某种程度折射出日元利差交易资本与对冲基金对押注美元回升获利的兴趣日益增加。毕竟,美联储提前收紧QE政策有助于美元汇率反弹,这些资本迅速买入美债,既能获取债券价格上涨收益,也能博取美元升值的汇兑收益。

数据显示,6月美元指数反弹幅度达到约2.3%,10年美债收率从月初的1.60%降至1.46%(债券价格上涨),令他们无论从债券价格上涨,还是美元升值均获取不菲的收益。

一位美债经纪商向记者表示,对冲基金与日元利差交易资本骤然加仓美债,还因为他们看到当月美国资本市场美元流动性持续泛滥导致美债价格易涨难跌,因而涌入美债市场买涨套利。

“但是,这些资本对美债的追捧力度,未必会持续很久。”他直言。毕竟,8月以来美国两党围绕调高美国债务规模上限的博弈趋于激烈,加之美联储越来越多官员力挺尽早收紧QE,令美债价格承受日益巨大的下跌压力(收益率上涨),因此他们很可能会选择尽早获利离场。

这位美债经纪商认为,除非全球疫情再度卷土重来导致经济衰退风险增加与避险情绪高涨,否则全球央行持续减持美债的趋势不会改变。究其原因,面对日益泛滥的美元流动性(美元长期贬值)与极低的美债收益率,各国央行都在努力实现资产配置多元化以降低单一市场风险。

全球私人资本青睐美国资产的算盘

相比6月全球央行美债交易策略有所分化,全球私人资本则对美国资产配置兴趣骤然升温。

据美国财政部发布的国际资本流动报告(TIC)显示,6月海外私人资本净买入长期美国国债109亿美元,净买入美国机构债务227亿美元,净买入美国公司债务138亿美元,净买入美股262亿美元,由此扭转过去两个月海外私人资本净卖出美股的趋势,且创下3月以来的最大美股买入额。

“这种状况并不多见。”Brandywine Global Investment Management负责人Jack McIntyre告诉记者。多数情况下,海外私人资本要么抛债买股,要么抛股买债,同时买入股债的状况并不多。

他指出,这表明6月以来全球疫情形势日益严峻,正改变不少全球私人资本的资产配置策略——鉴于很多国家疫情卷土重来导致经济复苏不确定性骤增,他们更愿将资金配置在经济复苏基本面相对良好的美国、中国等少数国家资产。

“此外,美债价格由美联储QE政策兜底,美股还在持续迭创新高,机构债企业债违约率因美国经济持续复苏进一步降低,都令海外私人资本认为美国资产的安全性与收益率得到更高的保障。”前述多策略对冲基金经理分析说。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全球私人资本涌入美国国债市场,令海外资本持有的美国政府债务总量在6月份增加668亿美元,至7.202万亿美元,创下2020年2月以来的最高。

“但是,这种增持状况也未必能持续很久。”前述美国大型资管机构资产配置部主管强调说,一旦美国通胀率持续走高导致美债实际收益率趋降,部分全球长期投资机构仍可能会选择改换门庭;此外,越来越多全球资本担心美联储一旦决定扣动收紧QE扳机,将会触发美债价格较大幅度回调,因此他们早已做好迅速离场的准备。

“目前,众多海外投资机构正将美联储固定利率逆回购工具使用规模作为评估美债价格能否继续坚挺的重要风向标,若美联储逆回购规模跌破万亿美元,由此表明美元流动性泛滥局面正在转变,美债价格就失去了最重要的上涨动能,他们将提前抛售美债避险。”他直言。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