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评论丨凝聚社会共识,扎实促进共同富裕

2021年08月19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庄宇默 

8月17日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以下简称“会议”)研究扎实促进共同富裕问题,并提出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这标示着共同富裕道路探索在全国层面的新进展,中国正步入走向共同富裕的新时代。

庄宇默(首都师范大学文化研究院教授)

共同富裕不仅是当代中国的发展目标,而且正在成为具体的行动方案,形成汇聚民众力量的“道路”。今年以来,中央反复强调“全体人民共同富裕取得更为明显的实质性进展”之后,得到社会公众的热烈回应,逐渐形成有点有面的探索格局。8月17日召开中央财经委员会第十次会议(以下简称“会议”)研究扎实促进共同富裕问题,并提出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这标示着共同富裕道路探索在全国层面的新进展,中国正步入走向共同富裕的新时代。

会议指出,党的十八大以来,党中央把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采取有力措施保障和改善民生,打赢脱贫攻坚战,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为促进共同富裕创造了良好条件。这一论述指出了脱贫攻坚战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之后的继续进步之间的延续性,呈现了中央在应对发展不平衡不充分的问题方面的深谋远虑和稳步推进。脱贫攻坚战解决了发展不平衡首先需要解决的难题,而当前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的系列探索,试图逐步解决的是数量更为庞大的基层民众的生活水平、收入水平和幸福感提升的问题。

相对而言,脱贫攻坚战更容易形成社会共识,而中下收入水平的普通民众收入和生活水平提升问题则不容易取得共识。新世纪以来,围绕如何缩小社会差距的问题,中国社会舆论领域一直存在一些争论。这些社会辩论,以及基层社会民意,是中央持续推出涉及社会保障、公共卫生、三农问题、区域发展等领域系列社会政策的重要动力。正是在中央与社会公众的密切互动过程中,把世纪初的更加重视效率,进一步推进到党的十八大之后“把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摆在更加重要的位置上”。

与此同时,围绕如何实现共同富裕,社会舆论场域仍然存在分歧与争论。此次会议指出,“要坚持循序渐进,对共同富裕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有充分估计”。对于共同富裕的具体进程的社会争论,即是“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的一个重要表现。一种比较常见的社会忧虑是,担心在走向共同富裕的进程中会出现追求绝对平均的潮流。此次会议回应了这种社会意见,提出“共同富裕是全体人民的富裕,是人民群众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不是少数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齐划一的平均主义,要分阶段促进共同富裕”。这一论述值得回味,一方面,它指出促进共同富裕与追求平均主义不是一回事,即不必因为惧怕平均主义而拒绝共同富裕;另一方面,共同富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既需要不同地方因地制宜进行探索,也需要分阶段推进,不可能一口吃成一个胖子。也就是说,走向共同富裕是已经确定的大政方针,问题只在于,具体如何做,才能更好、更稳妥、更能凝聚社会共识。

促进共同富裕,无疑是最能够凝聚中国社会大多数公民共识、最能获得广大民意支持的政策方针。近年来,城市中产阶层在互联网舆论平台上对教育、住房等问题的讨论,表达了对上升通道变窄等问题的焦虑和关注。城市中产阶层尚且如此,更不用说农村地区的广大民众。最近一段时间,人口出生率的变化问题备受关注,中央在中小学教育、校外辅导班、学区房政策、互联网经济管理等领域连续推出针对性的政策,降低民众负担,提升年轻人的社会活力尤其是家庭建设的活力。这些政策的具体落实可能还会面临各种各样的挑战,但广大社会公众已迅速意识到了它们致力于减轻普通民众负担、推动共同富裕的政策目标,并予以积极肯定和支持。最近这些政策的社会反馈,初步显示了“在高质量发展中促进共同富裕”探索的重要性和影响力,以及增强执政党的凝聚力和执政基础的潜力。

此次会议提出的具体政策方向和思路,颇多值得注意之处。其一,此前中央提出浙江先行先试,推动高质量发展建设共同富裕示范区。此次会议进一步提出“鼓励各地因地制宜探索有效路径”,探索共同富裕不只是浙江一地的事情,是所有省份的工作。此前脱贫攻坚战的经验,也是探索共同富裕道路的重要经验,需要进一步总结。其二,探索共同富裕道路,打开了众多制度改革和探索的空间。此次会议指出了分配制度改革的多元路径,包括整顿收入分配秩序,鼓励高收入人群和企业更多回报社会,构建初次分配、再分配、三次分配协调配套的基础性制度安排。随着三次分配的发展,可以期待社会慈善事业的配套制度建设会有所进展。

从全球应对发展不平衡的经验来看,累进遗产税的征收、公民基本收入、劳动者在企业治理中的话语权提升等重要问题,也将成为越来越重要的议题。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