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财经 > 正文

金运激光与“一套花活的陨落”:实控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 概念包装再融资或折戟沉沙

2021年08月21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张望 

包括上两次再融资流产和这次因实控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导致再融资“卡壳”,金运激光至今的3次再融资皆在中途画上休止符。

实控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如同惊雷炸响,导致金运激光(300220.SZ)股价在8月18日至20日暴跌29.92%。

但多米诺骨牌效应还在延续。

“(实控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对公司定增再融资有一定影响。”金运激光相关人员告诉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定增再融资方案还没有向监管部门申报。”

金运激光2021年第二次临时股东大会通过的再融资方案,拟定增不超过4536万股,募资21578.49万元全部用于IP衍生品运营推广项目。

“金运激光这个再融资,大概率要终止。”一位上市券商投行人士认为,“不说交易所和证监会是否同意,即便定增,以金运激光目前的情况,很难找到投资者认购。”

金运激光作为21世纪资本研究院证券合规课题研究关注的重点案例,其带给资本市场的启示与警示将长期存在。

操纵证券市场蛛丝马迹

根据公告,金运激光于2021年8月17日收到控股股东、实控人梁伟家属的通知,梁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淮安市公安局指定居所监视居住。

金运激光表示,梁伟未担任公司董监高,相关事项尚待公安机关进一步调查。

其实,梁伟既是金运激光实控人,也是创始人,此前一直是金运激光董事长兼总经理。

历史公告显示,梁伟于2016年2月22日提出书面辞职报告,辞去金运激光董事长及总经理职务。而接替梁伟的是其姊梁萍,并且梁萍之女肖璇也在同期成为金运激光董事。

但作为金运激光创始人和实控人,梁伟只是从前台走到幕后。当时的公告称,梁伟辞去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后,将在金运激光担任营运顾问、数字化新兴业务开发中心总监等职务。

“相信梁萍只是梁伟的马甲而已。”一位沿海上市公司董秘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某些方面看,幕后操控比前台更具隐蔽性。”

梁伟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市场传言纷纭,但并非无迹可寻,其中金运激光自2020年以来,推出了两次定增再融资预案。

2020年6月10日,金运激光公告称,拟定增不超过3780万股,募资7.4亿元用于自动化激光加工设备及配套服务扩产项目及包括IP衍生品区块链等3个IP衍生品项目。

但这个定增再融资预案发布之后,金运激光股价却从阶段顶部开始向下滑落,之后,金运激光不得已将定增数量提高到不超过4536万股。

可是,金运激光股价并未因此止跌。

其间,金运激光推出了总数为1455万股的2020年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以罕见的方式确定了高于当时实际股价的31.74元/股首次授予价格,引发市场关注和质疑。

然而,金运激光股价却继续下跌。

复盘可知,其股价从2020年6月9日的收盘价45.16元/股,变成了2021年1月15日的14.8元/股。

2021年1月18日,金运激光公告称,决定终止本次向特定对象发行股票事项,并向深交所申请撤回相关申请文件。

在申请撤回定增之前,金运激光发生了诡异现象。

据深交所1月13日披露,金运激光在2020年12月10日至2021年1月13日跌幅严重异常期间,获自然人买入15.14亿元,占比61.46%;其中,中小投资者累计买入10.78亿元,占比43.75%。机构投资者买入占比38.54%。

到了2021年6月22日,金运激光再次推出定增再融资预案,并于7月2日获股东大会通过。

在这之前,金运激光股价突然放量暴涨,从6月3日至10日的6个交易日,飙涨72.58%。

“梁伟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原因是意图操纵金运激光股价。”有知情者独家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透露,“去年有关方面就注意到金运激光的异常情况,对梁伟的外围合作者进行了调查。”

屡次触碰监管“红线”

梁伟辞任金运激光董事长兼总经理,与其触碰监管“红线”有关。

根据金运激光2015年11月5日披露收到的证监会行政处罚决定书,自2015年2月5日至3月17日,金运激光控股股东、董事长兼总经理梁伟与其一致行动人合并减持占总股本的8.83%,没有在履行报告和披露义务,并存在限制转让期限内减持行为。

因此,证监会对梁伟超比例减持未披露行为处以40万元罚款,对梁伟在限制转让期限内的减持行为处以1280万元罚款,合计罚款1320万元。

此举不仅直接导致梁伟丧失董事长兼总经理职务,还造成金运激光当时的定增再融资计划流产。

2014年底,金运激光拟非公开发行不超过1008万股,募资2.9998亿元全部用于补充公司流动资金。

对于终止定增再融资的理由,金运激光公告称,因梁伟受到证监会行政处罚,根据再融资相关规定,本次非公开发行股票事项不具备继续推进的条件。

但梁伟辞职后,金运激光就公布重大资产重组和再融资。

2016年5月24日,金运激光披露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预案,拟以定增及支付现金的方式购买作价7亿元的致趣广告100%股份,并募集配套资金金额5.2亿元。

此次重组及再融资,3个月后金运激光以证监会新规“募集配套资金不能用于补充上市公司和标的资产流动资金”为由终止。

而此番重组及再融资预案公布复牌后,金运激光亦启动股价维护措施,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和董监高进行了增持。

但增持只是象征性,金运激光公告显示,各自增持金额不低于自2015年1月1日至2015年7月8日各自累计减持金额的10%。

梁伟及其一致行动人除了违规在限制转让期限内进行减持之外,至今累计减持套现的数量相当庞大。

公开资料表明,金运激光上市之初,梁伟及一致行动人梁萍、金盛通等,合计持有占金运激光总股本59.99%,其中梁伟直接持股54.85%。

但截至2021年6月16日,梁伟的持股比例仅剩下35.85%。

今年一季报显示,金盛通(全盛通)持股为2.79%,而其在上市之初的持股为3.71%;上市之初持股1.43%的梁萍则已经在10大股东中消失。

以此计算,梁伟及一致行动人约合计减持了占金运激光总股本21.35%股票,而按照减持计划,梁伟在今年9月15日之前,尚有243.6万股减持计划等待实施。

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注意到,梁伟及一致行动人不仅大肆减持套现,还刻意隐瞒了关联交易。

按照湖北证监局2021年4月29日对金运激光、梁伟、梁萍出具警示函措施的决定,2019年12月,第三方广顺惠佳向金运激光购买了220台终端机,合同金额1100万元,12月20日广顺惠佳按合同支付了330万首期货款,金运激光当月确认了973.45万元收入。

但经核查,330万元来源于金运激光实控人梁伟的近亲属、金运激光董事肖璇。金运激光与广顺惠佳的交易实际为关联交易,由梁伟主导,但金运激光按与第三方发生销售业务进行披露,未按关联交易审议程序进行审议及披露。

此外,2019年1月7日,金运激光与时任关联企业玩偶一号签订了终端机项目开发协议,2020年4月7日金运激光子公司与玩偶一号签订了品牌推广协议,这两个关联交易均未履行关联交易审议程序,也未披露。

湖北证监局指出,金运激光实控人、数字化新兴业务开发中心总监梁伟主要负责公司的IP衍生品业务,主导并隐瞒了关联交易;董事长、总经理梁萍在已知项目开发协议为关联交易的前提下,未告知董秘办履行相应的审议程序,做好信息披露工作,违反了相关规定。

僵尸公司运作逻辑

包括上两次再融资流产和这次因实控人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导致再融资“卡壳”,金运激光至今的3次再融资皆在中途画上休止符。

雪上加霜的是,金运激光一季报预计,2021年1月至6月累计净利润可能为亏损。

实际上,2011年5月上市的金运激光,是一家不折不扣的僵尸公司。

上市当年,金运激光净利润就同比下降39.54%,并且连续5年皆处在下降通道,至2015年发生亏损1486.8万元。

此后,金运激光玩起了微利和巨亏的循环游戏。

根据21世纪资本研究院统计数据,2016年其盈利673.4万元,2017年大亏4234.51万元,2018年和2019年分别实现净利润714.2万元与425.61万元,2020年巨亏5552.57万元,今年一季度续亏456.25万元。

计算可知,获得IPO募资2.1024亿元的金运激光,上市10年来(2011年至2020年)的盈利和亏损对抵,总共还要亏损5182.98万元。

另外,金运激光上市以来的分红金额仅为931万元,扣除梁伟及一致行动人拿走的大部分,投资者得到的微乎其微。

但金运激光进入资本市场以来,炒概念和忽悠的本领却非同小可,如今看来对市场和投资者产生了误导。

在招股书中,金运激光声称:2014年力争实现营业收入5亿元左右的经营目标。

翻查定期报告发现,金运激光历史最高年度营收是2019年的2.22亿元,仅为提出的2014年5亿元目标的44.4%。

2014年6月20日,金运激光时任董事长兼总经理梁伟面对100多家机构投资者、媒体和供应商宣称,“我们的梦想是5年内把公司3D打印业务做到几百亿元,保守要做到20亿元”。

梁伟还表示,婚庆和儿童影像领域,每年就有400亿元的市场,“我们取市场的百分之一就是非常大的蛋糕”。

但时过境迁,金运激光2020年的3D及其他营收仅为2639.87万元,只相当于上述20亿元的1.3%。

不过,作为当时的3D打印概念龙头股,金运激光股价直线上升翻了数倍,最高市值达到114.85亿元,乘机减持的实控人及董监高赚了个钵满盆溢。

而曾经拥有区块链、虚拟现实、3D打印、元器件等诸多热点概念的金运激光,随着泡沫不断破灭,目前市值仅剩下19.34亿元。

金运激光概念炒作甚嚣尘上,亦离不开机构的推波助澜。

公开资料显示,推荐金运激光最为卖力的是国泰君安,在2020年,其发布多份证券研报给予金运激光增持投资评级,目标价分别是75.48元与62.88元。但截至今年8月20日收盘,金运激光股价仅为12.81元/股。

如今,梁伟因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被监视居住,金运激光被市场质疑的财务洗澡和概念包装等问题,或将陆续揭开头盖。

“公司目前没有其他人涉及(梁伟涉嫌操纵证券市场罪),案件的具体情况我们这边都不太清楚。”金运激光相关人员对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说。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