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宏观 > 正文

社论丨需要站在更高的格局看待目前的市场治理

2021年08月26日  05:00  21世纪经济报道 

中概股反弹可能是一种修补,即投资者逐渐理解了中国市场治理的目标。

近日,中概股以及港股中的科技股相继出现强势反弹,早前曾表示清仓中概股的ARK基金,本周开始出手抄底买入京东股票,该基金创始人Cathie Wood(木头姐)表示,“从长远来看,我对中国并不悲观,因为我认为他们是一个非常具有创业精神的社会。”

反弹可能是一种修补,即在过去一段时间投资者因为政策变动以及不确定性预期导致过度抛售后,逐渐理解了中国市场治理的目标,比如Wood称,“中国政府正在制定更多的规章制度,但政府的目的并不想阻止增长和进步”。京东的优良业绩也给了投资者信心,表明中国经济与中概股基本面没有问题,相反,它们正在享受成功防疫策略带来的“治理红利”。

部分海外投资者减持中概股主要是短期内不明白中国发生了什么。他们得到混乱的信息,混乱首先是中国投资者造成的,即针对某些行业的治理目标与要求政府早就公开,但不管是上市公司,还是投资者并没有认真对待这些信息,当新政策出台后,他们会因为资本市场上的损失而抱怨,歪曲和流传各种错误信息,并传播到海外市场。

互联网经济主要繁荣于中美两国,中国新经济创业有美国资本市场的支持和驱动,主要发生在消费、娱乐、社交媒体等领域。美国新经济繁荣除了硅谷的创新驱动外,将制造业外包也是主要原因。一直以来,两国都对互联网经济采取了非常宽容的监管政策,最终两国新经济都出现垄断等问题以及经济结构脱实向虚的倾向,2008年后,美国大力推动制造业发展,并不惜发动贸易战。

事实上,对新经济恢复依法监管的轨道首先发生于欧美,其中包括反垄断、数据安全、隐私保护等。比如欧盟最近几年除了多次对美国科技企业实施反垄断处罚外,还通过一系列立法确保数字主权,包括隐私、数据保护以及网络安全、数据控制与在线平台行为等方面,要求美国在欧企业不可将数据存储或转移到美国,欧盟建立自己的云方案。在美国,随着贫富差距加大以及互联网企业垄断对中小企业的侵害,要求改善治理的呼声越来越高。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罗默长期主张放宽对于科技公司的政府监管,但现在他认识到科技巨头垄断对平等的伤害,开始支持反垄断和征收数字广告税。

与欧美相比,中国在新经济治理方面依然奉行包容与审慎立场,只是希望回归到正常的监管水平。以外卖行业为例,中国出台的《关于维护新就业形态劳动者劳动保障权益的指导意见》中允许存在三种关系。

有一种流行的观点猜测,对于新经济的治理是为了改善经济结构,想要将资本赶到政府所希望的硬科技领域。这种猜测是没有根据的,发展硬件科技与市场治理不是二选一而是并行关系,但具有共同目的,即实现经济的高质量发展。中国发展硬科技不缺少资本,而是缺少技术、人才与管理创新。中国也需要互联网企业创造就业,提升效率,政府正在发展数字经济,包括产业互联网、工业互联网、大数据产业以及基于数据优势的人工智能等。

就如摩根士丹利在其报告中所说,中国正在将其监管优先级进行调整,更加关心可持续性、社会公平、数据安全和自主可控,在增长、可持续性、改善社会不均衡、维护各项安全之间求得平衡。桥水基金创始人达里奥认为,中国政府一直以来通过调整政策有效避免了市场崩溃,同时实现了政策目标。“中国的方向从未改变,即稳定、快速地发展资本市场、企业家精神和对外资的开放”。

我们必须站在更高的格局看待目前的市场治理,这是创造经济奇迹的国家想要将奇迹保持下去为此而进行的伟大变革,最终实现跨入发达经济体的目标。这些变革是美国一直追求但做不到的,变革不仅关系到中国未来命运,也决定了中美竞争的结果。因此,变革将持续推进直到实现目标,企业家和投资者都应该顺势而为,参与到这一伟大进程。

 返回21经济网首页>>

分享到:
相关新闻